第二百章 冷遇(1 / 2)

傍晚,“小喜”从后门进了秦王府,很快回了自己的屋子。

秦王被关了几个月,脾气愈发阴晴不定。身边伺候的人倒了血霉,潘二郎上个月就被打发出府,书房里又换了一波新人。

倒是小喜小禄伺候的余襄,竟撑了下来, 不过,每次去“伺候”秦王,都是遍体鳞伤地回来,至少两三天下不了床榻。

也不知能不能撑到明年。

“小喜,”小禄凑过来,上下打量一眼, 忽地说道:“我怎么觉得你今日格外好看。”

脸还是那张脸, 还是木木的不爱说话的样子。不知怎么地, 却又忍不住想多看两眼。

小喜瞥了小禄一眼:“都净过身了,好看不好看的,又有什么用。”

这倒也是。

小禄叹口气:“胯下少了一块,谁都瞧不上我们。府里的宫人,便是结对食,也要挑个头高脸生得俊的。像你我这样,想找个对食,实在太难了。”

不说别的,就是好男风的秦王,也挑五肢俱全的男子伺候。书房内外那么多内侍,不乏生得唇红齿白生得俊俏的,秦王一个都没碰过。

这也是冯少君要扮成小喜的重要原因。

既能靠近书房,又能避开好男色的秦王。

在秦王府里做密探的生活, 就在波澜不惊的生活中悄然度过。

冯少君很有耐心, 并不着急。

秦王疑心极重, 书房是重地, 书房外有数十个侍卫,不错眼地盯着。等闲内侍根本进不了书房。冯少君前世花了三年时间, 才潜入书房, 搜到了秦王谋反的证据。

不过,一旦到了年底,麻烦事也会接踵而来。

冯家平日对她不闻不问,到了过年,碍于颜面也会派人接她去冯府。还有大冯氏,也会心疼她“孤身”住在崔宅里,说不定也会邀她去沈家小住。

到时候该怎么应对?

天这么冷了,还是病一场吧!

冯少君心中暗自思忖着,就见一个内侍过来了:“咱家奉殿下之命,来请余公子前去书房。”

余襄听到秦王传召相伴,目中闪过惊惧,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了起来。

只是,他没有拒绝的勇气,颤巍巍地应了。

冯少君跟在余襄身后,去了书房,照例在书房外守着。

门里隐约传出的惨呼声,冯少君充耳不闻。她站在不起眼的角落处, 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周围的内侍和秦王亲卫。

就在此时,秦王妃来了。

朱晅死后, 秦王妃病了一场,在床榻上躺了两个多月。

丧子之痛,如剜心割肉。秦王妃消瘦了许多,神色间多了挥之不去的阴霾。

“请娘娘留步。”赵公公上前拦下了秦王妃,恭敬地说道:“殿下有要事,暂时无法抽身。”

都被关在府里小半年了,敢登门来探望的官员寥寥无几,还能有什么要事?

秦王妃听到书房里隐约的动静,脸都黑了,狠狠捏了捏帕子,板着脸道:“我也有要事见殿下。你去通传!”

赵公公哪里敢在这时候去敲门。

宁肯开罪秦王妃,也不能激怒秦王。开罪秦王妃,最多是被冷嘲热讽,厚着脸皮也就过去了。激怒秦王,自己这条命就别想要了。

赵公公不肯动弹,依旧拦着秦王妃:“奴才不敢惊扰殿下,请娘娘可怜奴才这条贱命。

秦王妃心火蹭蹭,愤愤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