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两个有点实力的蠢货(1 / 2)

昭阳之乱过去已有半年,有司空月的命令,不设县尊和司正的昭阳,可以说完完全全就是侯氏之城,没有一点折扣。

侯氏一族的生意产业,已经深入到了昭阳全县的任何一个角落,没有了竞争,铁矿、药草,产量更是节节攀升,源源不断的销往郡城,带来海量的盈利。

不止如此,侯氏的生意还做到了铜陵郡城,明面上有王恭开设的昭阳镖局、暗地里有声震四郡的青龙会,这两项产业带来的收益,可谓是丰厚至极。

尤其是三月份开始的妖魔之乱,让铜陵全境都陷入了恐慌,唯独只有昭阳县安然无恙,这更是吸引了大量人口朝这里汇聚,短短半年,昭阳就从32万人口暴增至60万。

更关键的是,整个郡城各家人心惶惶,独善其身的侯氏,生意越来越好做,扩张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了。

这样的大环境之下,侯氏自是赚的盆满钵满,海量的银两换来的,不单单是族中武者数量的暴增,在各种丹药灵材的支持下,他们的修为更是一日千里。

首先是老二侯玉成、老三侯玉灵,于上月正式突破成为聚煞期武者,远在郡城的老四老五,更是已经聚煞期巅峰,且在郡城也已经闯下了赫赫名声。

再就是王恭、张空、苏离、熊怒涛、高成、高虎、侯非、侯英、侯寸,九人都于本月,刚刚突破到凝罡境。

族中罡气境武者的数量,一下子就有了13个。

最后就是族中武者的数量,从去年底的千人左右,暴涨到了2219名,增幅足足一倍。

其中176个开身七重以上,开身五重以上武者就有500多人,三重以上700多人,余下900多虽都只是初入武道,但在家族强大的资源供给下,修为也都是一日千里的。

侯玉霄看着四面八方涌出来的两千人,眼中露出了一丝满意之色,上个月在万阳郡的时候,侯玉成便已传信将家族的情况告诉他了。

宗师被称作千人敌,两千武者虽能对陈玉河跟柳扶风两人起到威胁作用,但他们还另外有有十一个抱丹期高手,按说侯玉成不该这么嚣张。

“这就是你们的倚仗,可笑!”

陈玉河心中虽震惊,可很快就反应过来,眼前这批力量对他的性命造不成什么威胁,语气森然的开口。

边开口,他体内的真气也浑然凝聚而起,抽出腰间那炳长剑,一股雄浑的气势瞬间朝着四面八方席卷。

咻……

突然,一道弩箭穿金裂石般从侯玉成身后射出,陈玉河眉头一挑,长剑横向一扫,拨开弩箭的同时,察觉到恐怖的力量,脸色骤然发生了剧烈变化。

砰!

弩箭被他拨到侧翼,疾射到地面,猛然炸开,犹如一枚小型炮弹,竟是硬生生炸出了一个直径半米左右的小圆坑。

“十石劲弩,五百架,小小侯氏怎么可能这么有钱?”

陈玉河发出一声惊呼,全场除了赵清雪、不争和尚、佟虎三人之外,其余人脸上,顿时都爬满了骇然。

天下弓弩,以重量划分,最高可达百石。

寻常一到五石的弓弩,最多只能威胁到开身十重武者,需开身一重武者才能用,即便如此,一架五石弩起码也要上千两银子。

五石以上,十石以下的弓弩,则需开身三重以上武者才能使用,数量只要过百,就能对罡气境武者产生威胁,价格在2000到4000两之间。

而十石便能称为劲弩,必须要开身五重修为,才能使用,数量一旦过百,即便是宗师境高手也不敢长时间力敌,如此厉害,价格更是高达五千两银子。

眼前两千武者中,拿着十石劲弩的可有五百人啊,这意味着什么。

五百架十石劲弩,这可是一百五十万两银子啊……

这侯氏,区区一个三流小族,而且还是年初刚刚晋升的,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别说其他不明所以的人,就是去年低才来过昭阳的佟虎,此刻眼中都露出了一丝骇然神色。

他是天鼎宗少宗主,即便他们是二流势力,门中十石劲弩也才千架左右。

侯家,五百架,怎么可能?

“冥顽不灵,都给我滚出昭阳!”

侯玉成朝着众人怒吼了一声,显然刚刚陈玉河的试图出手,把他给激怒了。

而已经被侯玉成三番两次羞辱的陈玉河,此刻脸上也是有些挂不住了,露出一抹阴森之色,和旁边的柳扶风对视了一眼,两人眼睛里同时露出一丝厉色,显然读懂了对方的意思。

“擒贼先擒王!”

两人距离侯玉成都只有不到十米,真气同时催发,从马背一跃而起,悍然出手,想赶在弩箭射出之前,抓住领头的侯玉成。

夜空中,柳扶风手中凝出两团星光,只闪了三下,身体瞬息就到了侯玉成的左侧。

陈玉河身体没动,只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拔剑挥出,一道蓝色耀眼剑气就径直掠过黑夜,封住侯玉成的右侧。

彗星双刃柳扶风,江雨剑陈玉河,两大显法境宗师同时间出手,按说侯玉成应该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但事实却截然相反,侯玉成仿佛未卜先知一般,抽刀的动作比两人还要快上一步,体内罡煞浑然凝于四尺刀刃,电光火石之间,斩出一式惊艳全场的刀光。

那刀光呈黑色,如芒似电,夜色也盖不住其锋芒,与陈玉河斩出的蓝色耀眼剑气悍然对碰,锋利的罡煞与真气剑芒撞在一起,顿时带出一阵呼啸的狂风。

这一刀虽然足够惊艳,可到底两人之间有着很大的修为差距,刀气只挡了陈玉河三息,便被彻底击溃,好在他被封锁的右侧,已经算是空出来了。

只是,他却没有逃跑的时间了!

挡住了右侧的剑气,代价就是左侧的柳扶风,手持两把双刃已经到了他的面门,柳扶风眼中露出蔑视,双刃往前一送,就要架在他的脖子上。

被侯玉成一刀惊住的陈玉河,看到柳扶风马上就要得手,心中微微顿时松了口气。

只要将这个小子的命握在手上,他们就能安然无恙。

可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道宛如蛇影的赤色长鞭,倏然从侯府大门内飞出,目标赫然就是柳扶风手中的彗星双刃。

那赤色长鞭上附着着一层红色罡煞,破风断流,顷刻间就缠绕在柳扶风的两只手腕上,一股巨力传来,柳扶风顿时脸色一变,真气汇聚手腕,狠狠往后一带。

那罡煞还是不如他的真气,只一带,柳扶风就脱离了辫子控制,可他脸上却没有露出任何高兴之色。

他这一撒手,就失去了控制侯玉成的机会了。

当然,他们还可以再出手,只是还有机会么?

“你们真是不见黄河不死心啊,弟兄们,手上弩箭全招呼好,等我一声令下,把他们全都射成马蜂窝!”

侯玉成往后退了五六米,和门里走出来的侯玉灵并肩站在一起,咆哮一声,直接下了命令。

那五百手持劲弩的武者,瞬间将弩箭全都上好膛,瞄准了陈玉河跟柳扶风,以及他身后的赵清雪等人,只等侯玉成的命令一下,五百枚弩箭便会蜂拥而至。

陈玉河、柳扶风,还有佟虎等人,瞬间面色就变得有些难看了,这五百只弩箭过来,他们丧命不至于。

问题是,他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对上区区一个昭阳侯氏,落荒而逃,脸面多少都有些挂不住。

侯玉霄在后方一直静静的看着众人,眼神愈发阴翳。

刚刚侯玉成和侯玉灵能提前做出反应,自是因为他预先传音提醒,他是真没想到,家族摆出这幅架势,侯玉成此前也算是好声好气,这陈玉河跟柳扶风两人居然还硬要出手,这么不识趣!

夜色下,侯玉成的目光不经意看了自己好几次,眼神里的质询意思很明显,显然是在等侯玉霄的命令。

尽管心中烦躁,可侯玉霄还是忍住了,没有给侯玉成下令出手。

两千武者,外加五百架十石劲弩,这股力量的确足以威胁到这些人,但不得不承认,真要在这里跟他们爆发大战,侯府武者也要死伤不少,最后城中肯定又是一片狼藉,到头来损失最严重的,还是家族。

此刻陈玉河等人碍于颜面,不愿主动离开,而侯玉霄又不想大动干戈,迟迟不下出手的命令,侯玉成自然也不会下令,于是乎,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两方谁也不开口,居然就这么僵在侯府门口了。

终于,还是赵清雪面带笑意的打破了沉寂,她下马往前走到侯玉成的面前,微微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