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第一百七十九章(1 / 2)

曹寅是康熙帝的奶兄弟, 通诗词,晓音律,才学极好,他平日里喜欢结交文人雅士, 待人接物更是温和有礼, 可谓是翩翩君子, 风流蕴藉,这样的曹寅很容易让人忽略他在骑射武艺方面的优秀成绩。

其实,曹寅十六岁起就入宫成为了康熙帝的銮仪卫,有着一身十分出色的功夫,他尤其擅长使剑, 绝对不是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因此, 当一众护卫将婢女小丹所说的小屋严严实实地围住后,曹寅立刻扬手挥退想要上前探查情况的属下,手持长剑率先靠近小屋,准备亲自确认屋内情况。

曹寅悄无声息地走到小屋窗前,前一刻还在担心屋内是否有歹徒挟持了儿子曹颀,下一刻就听到内里好似有小孩子的交谈声隐约传出。

他微微扬眉,朝着身后方向做了个手势。几息之后, 一名身材瘦小的中年男子屏气凝息地来到曹寅身边。

两人迅速交换了一个眼神。瘦小的中年男子轻轻点了点头, 而后立刻上前并伸出双手在窗沿和窗框边缘处上下探查摸索了一番。片刻后, 不知中年男人是怎么弄的, 也不见他使用任何奇巧特殊工具, 就见之前被关严的窗户缓缓露出了一道缝隙。

而就在窗户开启的瞬间,那名中年男子同时双脚轻挪,一个转身,便用身子巧妙地挡住了照射进窗户缝隙的光线, 避免屋内之人察觉到窗户已然被打开了。

这一切都是在无声无息中进行的,又完成得非常迅速。

下一瞬,属于曹颀的清脆童音就从屋内清晰地传了出来,这让围在小院中的众人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皆暗道一声孩子活着就好。

在曹寅身后,被捂住嘴的沈启堂也被“请”进了小院,由长随白桦亲自看管,此时正被迫安静地站在距离曹寅不远的地方。

与此同时,现任江宁织造郎中桑格和沈启堂的顶头上司徐然堂也来到了小屋门前。

两人都没有上前,而是被府中护卫保护在较远靠后的地方。可此处本来就狭窄偏僻,说是较远靠后的位置,其实也没有多远的距离。因此也听清楚了屋内传出的男童说话声,不由得露出了放心的微笑。

只是,这笑容稍纵即逝。因为两人很快又猜测起了屋内曹颀的真实情况,担心那孩子此时正在和歹人待在一处,并随时有成为人质的风险——这也是院中所有人都在担心的问题。

不等曹寅示意属下去悄悄撬开房门,就听曹颀对屋内另外一人说道:

“姨娘非常疼爱妹妹,我想让姨娘像疼爱妹妹那样关心我,不,也可以少一些关心,不必和妹妹一样,就……比现在多一点就好。”

窗外的曹寅不知屋内之人听到曹颀的这番话是什么反应,他自己则是诧异非常。

曹寅自然清楚儿子口中的“姨娘”就是他的妾侍唐氏,但是他从来不曾料到,儿子竟然觉得亲娘唐氏不疼爱他,这委实有些奇怪了。

曹寅心生疑窦,可当下状况不明,根本不容他细思其中缘由。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转移到了那个和曹颀交谈的人身上了,暗道不知此人是男是女?还有就是,除了曹颀外 ,屋内尚且有几人?又都是何种来历?

思绪飞转之际,曹寅听到一道属于女童的声音传了出来。

“阿颀,你姨娘喜欢女儿,并没有错,但是因为喜欢一个孩子就让另一个孩子感到失落难受,那就不对了。你被忽视了,感到难受,这很正常,所以就别自责了,这是大人们的问题,不是我们小孩子的错。”

“不是我的错吗?我是哥哥,应该爱护妹妹的,可偶尔、偶尔我会觉得不高兴……”曹颀的语气有些低落。

与此同时,窗外的曹寅剑眉一扬,暗道刚刚出声的小女孩应该就是丫鬟小丹口中的“湘儿”了。单听这一段话,确实是个非常机灵的六岁娃娃。

想到这里,曹寅回头瞧了一眼不远处的沈启堂,然后发现这位沈文书此时向前倾着身子,正全神贯注地听着屋内小女孩的声音,一看便知他十分关心说话之人。

白桦轻轻拍了拍沈启堂的肩膀,用眼神询问他女童的身份。

被捂着嘴的沈启堂在来的路上已经知道了这场意外的大体经过。此时见白桦瞪视自己,他连忙点头,表示里面说话的小姑娘就是自己的亲闺女。

紧接着,沈启堂就听屋内毫不知情的女儿继续给曹家金贵的小少爷出馊主意。

“当然不是你的错。阿颀,你才六岁呀,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大坏事呢,所以,这里面肯定还有别的内情。这种时候,你想靠一碗寿面就彻底解决你姨娘偏心的问题,我认为不太可行。唔,我要是你的话,就会把心思都花在寻找真正问题根源上,而不是绞尽脑汁琢磨怎么背着大人跑出来偷偷学做寿面。”

裴湘的话令外面的曹寅露出恍然之色。以他对儿子曹颀的了解,这孩子之前大概是被有心人撺掇着学做寿面讨好亲生母亲,所以才会甩开身边保护的人偷偷溜出来。

听到此处,曹寅已经不想再继续耽搁时间了,他给门前的杜老五使了个眼色,让他尽快在不惊动屋内之人的前提下撬开房门。

然而,让曹寅失望的是,这名有着师门祖传撬门窗技巧的属下这次似乎碰到了实力相当的行家,杜老五这次没能再像之前许多次那样迅速而无声地打开房门,而是露出了为难之色。

尝试了片刻后,杜老五朝着曹寅轻轻摇了摇头,又伸出两根手指晃了一下,表示他至少还需要两盏茶的工夫,才能顺利打开眼前的房门。

“尽快!”曹寅无声地给杜老五下了命令,心弦更加紧绷。他暗自深吸了一口气,继续侧耳倾听屋内的各种动静。

曹寅和杜老五等人都以为贼人中藏有机关高手,都暗自提高了戒备,却忽略了不远处沈启堂瞬间古怪的神情。

作为一名多次被亲闺女研究设计的小机关算计到的受害者,沈启堂莫名地从这撬不开的门栓上感觉到了女儿的气息。

提起这段经历……难道他沈启堂不想重新找回被忽悠走的私房钱吗?难道他沈启堂竟是正人君子?人家说不给他,他就不要了吗?当然不是!呵,不是他不想通过坑蒙拐骗的手段重新弄回私房钱,而是根本行不通!天知道他女儿怎么那么会藏东西,还有就是不知道从哪里读了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书……

就在这时,屋内的曹颀终于暂时放弃了亲手做寿面给亲娘品尝的主意,开始向裴湘认真询问如何弄明白唐姨娘不疼爱他的真正原因。

裴湘立刻说道:

“你之前提过,乳母严嬷嬷告诉过你,唐姨娘不亲近你是不得已而为之,那关系到你们家内宅的嫡庶礼法和妻妾之争。可你却觉得严嬷嬷说得不对,因为你认为唐姨娘就是从心底里漠视你……哎,你看,你们家的问题多复杂呀,真真假假的,你才六岁,连想独自偷偷学厨艺都很难办到,难道还真打算独自解开这么大的一个疑惑吗?

“阿颀,如果我是你,在自知能力有限的时候,就会去向外寻求帮助。嗯,这就像打仗一样,绝对不能孤军奋战,要寻找友军和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