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1 / 2)

“魔力亲和度,0阶,精神力,9阶!”试炼之殿传来一道令人匪夷所思的声音。

“三少爷也没能继承老爷的魔法天赋,尽管是见所未见的九阶精神力,但无法感受到魔力的存在,更别说学习魔法了,哎!”

叹气的人叫菲洛,是奥丁家族的大管家,三十年前跟随奥丁公爵在王国崛起战争中,为了保护虚弱的奥丁公爵,被敌人用魔法箭矢洞穿了右臂,也算是和奥丁公爵经历过死里逃生的人,因此也深得奥丁公爵信任。如今芬兰王国和平稳定,从前线卸任的菲洛被公爵钦认培养自己的孩子,而今天,正是老奥丁的三儿子加里·奥丁的十二岁天赋测试。

“大少爷心思全在剑术上,脑子又是一根筋,整天想着和人比试,如今在前线倒是天赋得以释放,就算当不成大元帅,凭借老爷的影响力也能成为一名将领。二少爷小时候虽然满脑子鬼点子,但毕业后却每天去酒馆喝酒赌博,但好在国王殿下和公爵大人曾有过约定,和莱茜公主有了婚约,相信以后也会有所约束。最可惜的还是小少爷,为人谦和,平易近人,哪怕对仆人也一视同仁,而且这三年来几乎是住在了家族的图书馆里观阅魔法书籍,一个十二岁的少年能有这种心境,如果能成为魔法师会多有伟大啊!可惜还是没能继承老爷的天赋。“菲洛想着被自己给予厚望的周良,满是遗憾,虽然是管家,早些时候投身战争,后来帮公爵打理家族,疲于工作的菲洛没有留下血脉,再加上和奥丁公爵的交情,已然是把他们三个当做了自己的儿子。

毕竟周良在天赋测试中的成绩和废物没什么两样,一个不能修炼魔法的精神力天才,就和空有一身蛮力却不会战斗技巧一样,在这个魔法师最高贵、其他人靠边站的世界,不能学习魔法就等于宣布了人生的“第一次死亡”。

“想不到奥丁公爵堂堂七阶大魔导师,更是被誉为王国的强心剂,曾经还在战争中释放殿堂级魔法—千里冰封,可笑的是他三个儿子都不能学习魔法,家门不幸啊!”文斯幸灾乐祸道。

文斯作为约克逊公爵的儿子,对莱茜公主可谓是爱慕已久,如今因为国王将公主许配给布里奇·奥丁,也就是奥丁公爵的二儿子,自然对奥丁家族心生不满,再加上一山不容二虎,约克逊公爵对奥丁公爵本就抱有敌意,如今看到奥丁公爵三个儿子都无法学习魔法,自然抓住机会狠狠地讽刺。

一旁周良看着眼前毫无波动的魔石,心情却和魔石一样毫无波澜,平淡的和平时睡觉一样,文斯的话并没有刺激到他,他甚至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家伙。自从三年来到这个世界,凭借自己的探索和发现,周良明白了自己来到了一个剑与魔法的“西方世界”,这个世界被称为云罗大陆,自己所在的地方叫芬兰王国,位于云罗大陆北方,是北方群体势力“联合王国”中的一员,东南与西南与芬迪王国、芬奇王国接壤,北部则是魔兽森林。整个世界以魔法为信条,人们赞颂魔法,因为打破阶级统治的也唯有武力与魔法。魔法的阶级分为入门级,初级,中级,高级,大师级,宗师级,殿堂级,毁灭级,神级,以及禁咒。魔法师的等级则分为魔法学徒,魔法使,进阶魔法师,大法师,魔导师,大魔导师,魔皇,法圣,以及更为恐怖的法神!尽管历史上没有记载过有人使用禁咒,甚至毁灭级都是寥寥无几,但这并不妨碍人们对禁咒的幻想。而魔法的阶级和施术者的等级也不绝对,比如奥丁公爵作为芬兰王国的护国将军,也算是天赋秉异,曾在魔法学徒时就能施放出中级魔法,冰之囚笼,尽管是缩小版,但是还有很多人到了魔法师等级也不能施放出来。

周良也渐渐得接受了自己是三少爷加里·奥丁的身份,奥丁公爵作为冰系七阶大魔导师,可以说是王国数一数二的存在,深知自己有一个实力强悍的爹,早早就准备躺平了,所以对魔石的反应才如此平淡。虽说是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但是有多少人再走也走不到公爵的位置?至于菲洛管家所想得“住在图书馆”,纯属是因为不想练习格斗技巧而找的借口,与其在炎炎烈日下苦练,难道在图书馆安静喝杯茶不是更好?更何况图书馆里女佣个个着装整齐“得体”....

菲洛管家看着“深思”中的周良,开口安慰道:“没关系小少爷,回去我就为你特训格斗技巧,你选一个趁手的武器,索菲亚学院还有半年开学,现在学应该还来得及,以公爵大人的身份,入学测试一定有办法!”老管家生怕周良自暴自弃,贵族的子嗣哪有不进学院的?哪怕是酒囊饭袋也要走这条必经之路,没有进过学院对于贵族来说就是耻辱。索菲亚学院,也被称之为强者的摇篮,是北部联合王国所有魔导师级以上的魔法师们联合打造的,而芬兰王国同样有索菲亚学院,尽管在分院中排名末尾,但仍是芬兰王国最好的学院。

“您不用担心,我没事的!”周良看着老管家回答道,随后走出了试炼之殿,回头看了看议论纷纷的人们走上了独角马车。

独角马是一种低阶魔兽,因高贵的外表和相比普通马匹三倍的速度,也成为了贵族们出行的标志,尽管独角马性格暴躁,但仍挡不住王国贵族对它们的喜爱。

“坏了,终究还是没能躲过啊!”秉持着能躲就躲的原则,周良眼看着自己的提前养老计划泡汤,看着窗外王国道路上的人生百态,想着公爵老爹托付自己的话语,周良还是动了恻隐之心。

“毕竟我才十二岁,在这个世界就想过退休生活是有那么一点为时尚早!”

你那是为时尚早吗?你可要点脸吧....

“也罢!回去看看什么武器趁手,可惜这个世界没有剑法,如果能成为像前世电视剧中那样的剑仙,一剑光寒十九洲,也不是不能一学,毕竟帅是一辈子的事。”当然,这也只是周良的幻想罢了,回想起来到这个世界之前,周良生活在一个叫岚星的地方,二十六岁的他依旧度过着躺平的一天,他的人生信条就是躺平,他不躺平,怎么突显别人的努力?所以周良也不在乎外人的看法,人生过得是一帆风顺,当然,这也离不开他的市长老爹。周良也慢慢地,从一个愤世嫉俗、哀叹世间不公的热血青年,躺成了一个不争不抢不攀比,新世纪优秀他人青年,他也深知那种无力,无法打破规则,又不能无视规则,所以选择了最小的代价去适应规则,虽然正值青年,但已经过上了一眼望到头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