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夺唯一血脉(1 / 2)

温怀秀的脖子躲开了钟怀义的左手,受伤左臂却被钟怀义抓了个正着,无奈之下,温怀秀一咬牙,反扑向钟怀义,右手化刀,精准而迅速地切向钟怀义的颈部。

钟怀义身形后撤,躲过手刀,右手用力一拧,一拉,温怀秀的左臂连带袖子竟自肩处被生生的扯断。

温怀玉痛哼一声,狠狠地摔倒在了汪克海的尸体身边。

钟怀义将断臂扔开,三步并作两步,狠狠地扑向躺着挣扎着想要起身的温怀秀。

一道亮光,一闪而没。

温怀秀被重重的踢得在地上滑了五六米远。

钟怀义的攻势终于停下,他低头,看着自己右胸,只露一截剑柄,这是温怀秀最珍视的近战兵器——无垢剑。

“君子无垢,不若凡尘,自清明心,方得人尊。”

这是温怀秀给这把剑取名无垢的原因。

现在这把剑,杀害了大司令。

这把剑,又刺在了钟怀义的胸膛。

温怀秀痛苦地躺在地上,看着钟怀义,眼光中完全是不屑:“你的战技,是我教的,但你已经超越了我,我教你剑技,你不学,你说现在的战斗,全是机甲,只要练好战技足矣,幸好当时你没有学。”

钟怀义的目光由愤怒转向痛苦,他不解,所以他问:“为什么这么做?”

温怀秀咬着牙,不服左肩流淌的鲜血,挣扎着站起,说:“为了千年号不灭,我只有这样做。”说完,大步走到控制台前,按下了一个按钮。

原来寂静无声和黑暗融为一体的千年号战舰,顿时发出警鸣,灯光从舰首到舰尾,逐一亮起,接下来是各种机械设备发出轰鸣之声。

“你启动了反应堆和推进器,你这才是要害死千年号上的全部兄弟。”钟怀义的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温怀秀扯下一截衣服,很小心也很细致地包扎着自己的左肩断臂处,本来就白净的脸,更显苍白,但他还是很从容地做着包扎,右手的动作丝毫不乱,口中说着:“只要我们重归联邦的怀抱,兄弟们就不会死,最多发配到矿星,虽然苦些,累些,总比死了强。司令死了,他唯一的血脉还在千年号上,可怜的孩子,只能代爷爷抗下所有罪责了。”

钟怀义的目光一凝,他再也顾不上温怀秀,也没有拔身上的剑,如簧般弹身而起,冲到门前,一掌拍在一个按钮上,门开,冲出指挥室,大声喊着:“温怀秀弑杀司令,欲要向联邦投降,你们跟我来,快点救出小公子。”

而一直唯他马首是瞻的手下五虎,却只有一人跟了上来,其他四人一动不动。

钟怀义的心一沉,他知道,这四个人应该早就背叛了自己,或者被温怀秀控制住了。但此时已经顾不上许多,他带着这名手下,冲向后面的休息区。

“各位千年号上的战士,十三年前,由于联邦政府的不公,千年号在大司令的带领下,脱离了联邦,踏上了流浪之旅,与星盗争夺资源,与反联邦联盟虚与委蛇,远征军第三军昔日的荣耀也离我们而去。

二十分钟前,大司令与至阳号取得了联系,现在新联邦政府已经答应我们只要千年号重归联邦,将对我们即往不咎,大家可以重回联邦怀抱,重回家园,再见亲人,千年号或以重新找回我们已经失去的荣耀。

大司令接受了联邦的条件,但是战王钟怀义反对大司令,并动手袭击大司令致大司令离我们远去,现在我——代表大司令,暂代千年号的指挥官,现在我命令,全舰将士,对钟怀义展开追杀。”

温怀秀的声音从千年号的每一个角落响起。

钟怀义一声不吭,不顾旁人置疑的目光,疾步冲向休息区最里间的房间。

本来跟在身后的那名手下,脚步也迟疑了起来:“将军,广播里说得是真的吗?”

钟怀义丢下一句:“大司令是温怀秀杀的。”

那名团长虽然依旧半信半疑,却还是咬牙跟了上去。

撞开最里间的休息室,看到一个两三岁的小男孩儿正在专注地玩着机甲游戏,钟怀义松了一口气。

小男孩儿抬头看到钟怀义,甜甜地一笑,说:“钟叔叔,这个游戏我马上就要通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