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苍穹之上(1 / 2)

“不要和他单独对战!”

郭志天三人见李小七短时间内便击伤三人、击杀一人,不得不感慨李小七修炼的速度。只得紧密配合,不再给李小七抓住破绽的机会。

战斗也因此陷入胶着,然而,由于李小七之前以伤换伤,随着时间的拖延,他的伤势开始恶化,战斗力开始下降。

郭志天三人见状开始转守为攻。

玄慈一式龙爪手直指李小七心窝,李小七则抬脚踢在玄慈手腕,将攻击化解。

鬼道子又一剑刺向李小七后心,李小七急忙转身挥剑抵挡,但仍被剑刃划出一道深深的伤口,而此时郭志天的打狗棒却已经离他的脑袋不足一寸。

李小七眼看躲避不过,微微偏头的同时举剑后刺,他的肩膀骨头被瞬间打碎,肩膀也脱臼,而他的剑也刺入了郭志天的肩膀,李小七咬牙猛地催动内力将剑上挑,生生撕下郭志天一臂。

李小七单手持剑,拖着伤臂,继续对战玄慈和鬼道子。

鬼道子满眼阴鸷,猛攻李小七伤臂,李小七则转动手中剑,寻找机会刺向鬼道子手腕,鬼道子吃痛松开手,长剑落地,李小七则趁机一剑而出,划破鬼道子喉咙,此时玄慈又一掌打在了李小七后背,李小七再次吐血,踉跄几步。

李小七转身挥剑与玄慈战作一团:“老秃驴,虽一剑一臂,斩你如杀鸡屠狗!虽然身受重伤,但一对一,仍没人是李小七对手,几招下去,玄慈就被李小七长剑刺穿了心窝。

李小七又拖着伤体,用仅剩的内力解决了重伤的峨眉掌门和唐门门主。

最后,李小七来到郭志天面前。

郭志天倒也有几分骨气,眼睛一闭,沉静开口:“成王败寇,你动手吧。”

李小七看着闭上眼的郭志天,苦笑一声:“你虽纵容帮众胡作非为,但我一身所学,皆来自丐帮,如今我断你双臂,从此之后,你我恩断义绝。我的一身本事也还给你们,你好自为之。”

话落,李小七挥剑,银光一闪,再次斩掉郭志天一臂,然后他又运转内力,猛力一震,自废了武功,便向着山下走去。

郭志天转头看着李小七,苦笑道:“何苦呢?”不知道是问自己,还是问李小七。

郭志天又看向满地尸体,再看向天空,残阳如血,红霞满天,微风吹过,似有些凄凉。

然而,可能是李小七震断经脉所致,其石心上遍布裂痕的石皮全部脱落,融入了他的身体之中。而石皮脱落后,那颗石心却变成了一颗真正的心。李小七只感觉心脏一阵剧痛,呼吸越来越困难,冷汗直流。不久,他便昏了过去,直直向后倒在地上。

突然,一道直径三米粗细的五彩霞光从天而降,照射在李小七身上,

而后只见那五彩霞光闪烁了几下,便消失不见,随之不见的还有李小七。只留下原地陷在震惊中的郭志天和远处的狼嚎声。

同一时间,苍穹之上,天外天。

羽化谷剑锋山的天池泉边,一位女子和一个老者正在对战。

女子名为叶思邈,手持一柄长剑,看着十五岁的样子,身材高挑,体态轻盈,乌发如漆,肌肤如玉,白净的鸭蛋脸上,皓齿琼鼻,眼中有光,五官美而不妖,面容艳而不俗。

老者名为诗浪,是女子的师父,一袭灰色长袍,胡子、眉毛和头发都白了却鹤发童颜,身姿轻灵飘逸,气血旺盛,和蔼可亲的面容下又有着一种不怒自威的眼神,如得道高人一般。

二人对战的场景,让人看不清他们的动作,从残影纷乱的拳脚碰撞,到万千刀光剑影碰撞,再到龙飞凤舞兽影满天,最后又水火齐出天地共鸣,华丽而炫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