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念念朝朝暮暮,含情最多(1 / 2)

林新宇累得直接坐在了地上,看着手里的宝剑,赞叹了一声“好剑”。

此次,望月教五十多名弟子,损失了五名,其他弟子多数受伤。杨晨静及众人向唐运走来,林新宇连忙起身,杨晨静对着唐运躬身道:“多谢公子出手,要不然我们望月教今日凶多吉少”。

林新宇心中荡漾,心跳加速,道:“没,没,举手,举手之劳罢了”,他突然结巴了,心道:只要你安好,只要你开心,我怎么都愿意。

宋明玉笑道:“不知公子尊姓大名?我宋明玉一直以为是天之骄子,今天才认识到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林新宇颔首微笑。

站在宋明玉旁边的陆争小声道:“宋师兄,他既然遮住了面部,就是不能让别人知道他的名字,他即使说出来也是个假名”。

林新宇早就用布擦好了杨晨静的宝剑,双手横向递给了杨晨静,有点结巴道:“杨,杨姑娘你的剑”。

杨晨静莞尔一笑道:“刚才听公子赞叹这是一把好剑,我就送与公子了,就当做答谢公子的出手相助”。说罢杨晨静把剑鞘也递给了林新宇,林新宇自然而然地伸手接过了宝剑。

杨晨静继续说道:“此剑名为绝命,是我教铸剑名师石涯子的得意之作,是一把四阶兵器”。

林新宇踌躇不定,道:“应呼而动,勇往直前,绝命争强,置之死地,是为绝命,好剑,剑名也好。”

短暂休整过后,陆凡道:“宋师兄,这条巨蟒蛇怎么处理?”

宋明玉笑道:“此次蒙面公子的功劳最大,这头四阶巨蟒的内丹就直接给蒙面公子了”。

林新宇心道“如果我直接拿了巨蟒内丹,杨师姐就得不到了,就不知是宋明玉得到还是杨师姐得到。”于是,林新宇道:“我已经获赠绝命宝剑,内丹就不要了,这内丹要不就给姑娘吧。”

宋明玉哈哈大笑:“这内丹要是蒙面公子不要,我们也是要给杨师妹的。不知蒙面公子还有什么需求吗?”

林新宇本想说要两千多的中品灵石,感觉这样说出来太俗气,于是道:“不知诸位谁有圣心丹,我需要圣心丹。”

此时,陆凡说道:“我这里有两瓶圣心丹,每瓶有十粒”,说完就递给了林新宇,林新宇大喜,这几个月一直惦念的小还通丹终于到手了,接过丹药后,唐运双手抱拳“多谢陆公子”。

陆凡诧异,他认识我名字?可能刚才打斗时候,其他师兄弟喊我名字,他听到了吧。

林新宇心道“在望月教几个月,望月教也并那种非无恶不作的教派,各位师兄弟也比较团结,就不知道为啥能和青浩宗成不死不休的地步?”

跟众人道别后,林新宇继续在银屏山脉中击杀妖兽,他现在对自己的实力也有了大概的了解,离玄境初期,却可以和离玄境中期的武者较量,宋明玉就是一名离玄境中期武者,他感觉他可以胜宋明玉,宋明玉还是望月教十大核心弟子之一。

想来巳水剑法确实是十分了不起的剑法,不然青浩宗祖师也不会从短短的两年内就成为了天燚大陆的强者。

从银屏山脉回来后,林新宇把击杀妖兽得到的内丹拿到望月教珍宝阁中换了一个储物戒指,储物戒指虽然只有一丈方圆的空间,但林新宇也非常满足。

林新宇心情大好,蚀骨丹毒已解,自己又可以修炼成为一名武者,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把徐长老从牢狱中解救出去。

林新宇轻轻的收起了绝命剑,这是她心目中的女神送给他的宝剑,心想这是杨姑娘赠送的,以后肯定不能拿来战斗了。

林新宇回到杂役房,见到猴三已经把房子修好,林新宇问道:“猴三,在牢房中的那个囚犯可好?”

猴三笑道:“可好了,我给他送几次饭,他每次都问我你什么时候回来,去哪里,我说我也不知道你去哪里,感觉他还蛮关心你的”。

林新宇拿着饭菜去到牢房中,徐木峰惊奇的道:“你可以做到灵元入体,你可以修炼了?”

林新宇道:“是的,徐长老,我现在的境界为离玄境初期。徐长老,我想把解救你出去,应该是这几天吧,我准备一下就来救你”。

徐长老激动的道:“想不到传言是真的,宗内一直有传言祖师爷十八岁时候筋脉是废脉,二十岁后就成为了天燚大陆前十的强者,我也一直持有怀疑这种传言,哈哈哈,我青浩宗复兴有望,复兴有望啊”。

见到林新宇回来后,徐长老心情特别好,也没问林新宇是怎样做到灵气入体,成为一名武者的。

饭后,徐长老意味深长的道:“如果要救我出去,你必须要做到万无一失,否则你出现意外可是我青浩宗的一大损失,我体内被圣玄境强者下了禁制,除非是圣玄境强者出手,否则我体内的禁制是无法解除。”

“徐长老,望月教中一共有六十多位圣玄境强者,只要不碰到圣玄境强者,普通的离玄境我应该可以应付。”

徐长老道:“此事万万不能操之过急,有把握就做,无把握就不要做。”

回到杂役房,林新宇拿着笔在纸上画着从牢房到望月教山外的路线图,林新宇看着猴三,心想如果把徐长老救出去会不会把猴三给连累了?

林新宇心中早就把猴三当成朋友看待,如果被发现,他可以直接杀人吗?杀了人,以后还可以面对杨晨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