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初访酒馆(1 / 2)

迷雾酒馆 凉水降火 2979 字 14天前

来到大学的第三天,骁阳浑身上下已经掏不出一分钱来了。

回忆起那天新生报道,爸妈在帮忙搞完一系列入学手续后,老妈踮起脚尖摸着骁阳的头说,“阳阳,钱不够一定要和妈妈说哦,可不能默默受了苦......”

老妈说着,声音竟颤抖起来,带起了哭腔。

骁阳头皮发麻,拿开老妈的手。这样的场面出现太多次,已经无力反抗了,乖乖地接受老妈的疼爱吧。

是的,骁阳想说,已然完全被母爱驯服了。

他的老爸在一旁冷眼斜视,在老婆每个短语的短暂呼吸间歇时,发出冷哼声。

在老妈为和宝贝儿子分别不忍掩面哭泣的时候,老爸侧头往地上啐了一口痰,严厉地斥责道:“就是因为你百般怜爱,才能教的出这样的废物儿子出来,软弱得像个婆娘!我像他这么大的时候,早就干出事业发家致富了!”

是的没错,这一切的对话和场景,在骁阳和父母同行的旅途中已经发生了不知道多少次。

例如,第一次去幼儿园,第一次去小学念书,第一次参加小学春游,第一次参加小学夏令营......

算了,数都数不清了。

以至于他们每每做出一个动作,都早就能在心里预判到他们后续的对话展开。

“好了好了,您二老赶紧回去吧!老爸,您不是还有和市长的饭局嘛!赶紧去,别为了您这废物儿子浪费时间了!”

骁阳用手推着爸妈,往停在路边亮着双闪的黑色奔驰车走去。

目送父母的车消失在马路尽头,骁阳心情大好。

啊!这自由的空气!

啊!这快活的小鸟!

骁阳好久都没有这么心胸开阔过了,他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手机银行界面,余额一栏分明写着10000元!

他开始盘算要如何享受这梦寐以求的大学生活了。

头顶的太阳圆鼓鼓的像个大盘子,骁阳头顶冒着热汗,回忆戛然而止。

眼前,身无分文才是现实。

要打电话给老妈吗?

不行!绝对不行!

老妈会因为我身处这样的情况而悲伤到晕厥的。

要打电话给老爸吗?

不行!打了也没用。

他或许一看到是废物儿子打来的电话,就直接转成忙线。

怎么办才好呀!

骁阳的肚子今天第三次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他感到脑袋沉重,双腿发软。

感觉浑身都在冒着烟。

他今天一早就在学校饭堂里问了一圈,可是他们那边的兼职需要有贫困证明,这骁阳是绝不可能拿的出来的。

只好出校门四周转转。可惜学校四周也是非常荒凉,除了高速公路就是山,这荒郊野岭的,谁会开店嘛!

骁阳无奈摇头叹息,又向天呐喊,老天!救救我吧!

万里无云的天空里只飞过几只嘎嘎叫的乌鸦,并没有神明出现。

“啊!不行了!”

这是骁阳记忆中自己的最后一句话,之后他便双眼一黑,失去了意识。

骁阳做了一个梦。

在朦胧的梦境中,一个身着黑白女仆装,长相甜美的可爱小萝莉正抚摸着他的脸蛋。

柔软的手掌覆在脸颊上,一股温柔的电流充涨着他浑身上下。

“啊,好舒服!”

骁阳如痴如醉,抓住了那只美梦中的小手。

当他终于清醒,双眼睁开,只见自己眼前是一张蓄满络腮大胡子的大叔的脸。

此时骁阳的手还抓着大叔的手,甜丝丝地摩挲。

“臭小子,大叔的豆腐都敢吃啊?”

低音炮般的嗓音让骁阳彻底清醒了过来。

他赶忙从床上爬起身来,原本敷在额头上的湿毛巾狼狈地掉到了地上。

“我这是在哪里?”

骁阳青着脸,环顾这陌生的四周。

身处的房间似乎仅仅是用红砖块堆砌成的,拼接的水泥在砖墙上分隔出一个个长方形。自己正躺在一张红木床上,老旧的样式更像博物馆里的古董。

这简陋复古的房间,让骁阳不自觉地想起小时候在乡下过暑假时住的老祖宅。

“这里是哪里?你是谁?是要绑架我吗?”

骁阳连珠炮似的发问。

络腮胡大叔一脸莫名其妙。

“你中暑晕倒了,我们老板心善,把你给带了回来。”

心善?

骁阳很难把这样美好的词语和眼前这个凶神恶煞的络腮胡大叔联系到一起。

他支着身子缩在角落,和络腮胡大叔保持一定的距离。

“我现在醒了,该把我送回去了!”

骁阳警惕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