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银色符纸(1 / 2)

王立惊诧不已,这段时间以来,他可没少花时间召唤那张残符,可任由他费尽心思,对方也不出现,让他试图窥探它的秘密的想法彻底地破产,没想到这回对方竟会有所反应。

王立带着莫大的好奇心往炉内一瞧,清水上漂浮着一张银光闪闪的符纸,以及两张铜光闪闪的符纸。

“竟然成了一张银色符纸!”王立惊呼。

银色符纸等阶高于铜色符纸,出品率极低,但对于符师却极为重要,能够提升他们绘制符箓的成功率,比之铜色符纸要好上几倍,若是有一大把的银色符纸给符师挥霍,他们绘制符箓的技艺也会快速提升,毕竟越是成功,就会越来越成功,这是一种势!

王立当即抛掉杂念,快速伸手捞起符纸,小心翼翼地放入一早准备好的长条木盒,而后就着这一炉灵水,继续熬制符墨。

不知是否因为银色符纸的出现,吸收了之前灵材的大量灵力,这一炉灵水最终凝结出来的符墨竟少了一大半,只装满了一个玉质石盒。

王立高兴不已,就地盘膝坐下冥想,默默运转灵符殿特有的养魂诀,一点一点地恢复着几近枯竭的魂力。

直至中午时分,他才恢复过来,吃完杂役弟子送来的午餐后,二话不说,他再次开炉,似乎想趁着这一天的好运气,熬制出更多的银色符箓。

可惜,事与愿违,他这一炉只出了四张铜色符纸,比之前段时间的五张还稍逊一筹。

“哎,看来还真不能勉强。”

王立讪笑一声,便不再尝试了,回房冥想恢复再次消耗一空的魂力。

接下来的七八天时间里,王立一如既往地熬制符纸,但都没能再有所突破了,每日一炉,出品率都稳定在五成,也再没有银色符纸的出现。

时间过得很快,一个月到期,王立一早起来,练功完毕后就用布袋装好一百三十多张铜色符纸以及一百三十多盒符墨赶到万纸楼。

万纸楼坐落在灵符殿的西北角,高达十多丈,占地却有十多亩,通体金光灿灿,像是一个金钵似的。王立赶到这里的时候,外面已经聚集了大量的学徒,他们也都是前来上交符纸跟符墨的,此刻正排着六条长龙在等待进入万纸楼。

王立表现得很低调,默默走到左边的一条长龙等待。

“韩师弟,你也来了。”

忽然间,木子崖的声音在队伍前面响起。

王立抬眼一看,赫然是木子崖排在前头三四个人的位置上,正向着他摇手示意。

“木师兄,早上好。”

王立连忙抱拳一礼。

“没想到第一个月你就来这里了,看来是成功熬制出符纸了,袋里装了不少的样子,一共熬出多少张啊?”木子崖微微一笑,瞄了一眼他手上拎着的布袋,随意地问道。

王立一时不知如何作答,正想说话之际,却被木子崖身后一人抢着说道:

”原来是新人啊,一个月下来,能有三五次成功就算不错了,还能有多少,袋里怕是装了废品吧,须知哪怕是废品也得带回来交还给宗门,只允许有百分之五的溶蚀率,否则是要被调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