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角逐(1 / 2)

纪灵启元 x夜黎 5322 字 14天前

“干你xxxxxxxxxxxxxxxxx。”

一句国粹熟练的从苏隐口中飙出,同时他脚底发力,整个人瞬间向门口奔了过去。

“无用的抵抗,何必呢....”

神秘人虽然自信的说着,但他手上并没有丝毫懈怠,全力催动魂力,力图用最少的时间夺舍占据躯体。

凭着动身时的力量,苏隐比较轻松的越过门口来到走廊,他扶着栏杆望了一眼楼下,见全是绿绿麻麻的地带,迟疑了一下。

随后又立马靠着栏杆在过道间移动,但身体被侵蚀的后患开始显现,整个人好像迅速衰老一般。

眼眸中浮现丝丝血线,手臂额头上的经络突起,短短的几步路,汗如雨下。只看背影,如同一个八九十岁扶着墙壁行走的老叟一样。

“劝你现在就放弃,附近几百米吾早就探查过了,跟你一样全是凡人,根本不放在吾眼里。”

痛苦与疲软的加剧,苏隐不得不将所有的心力都花费在了前行的道路上,无论是下方热闹的人流,还是耳边的劝语,一切都置若罔闻。

眼看着即将到达楼梯口,神秘人又忍不住道:

“你们这个世界的人太弱了,越多的人在此刻接触到你,只会徒增吾的杀戮。”

“是吗?那看来我的选择并没有错,果然不能将你留在世上。”

当敌我实力相差悬殊,悬殊到连对敌人造成有效伤害的方法都毫无头绪时,弱者对抗强者,只剩下了最后的底牌。

苏隐头也不转地越过楼梯口,爬上了大楼最边沿的围栏,扶住墙壁慢慢的挺直腰杆站立。

“你要自裁!”

神秘人一直波澜不惊的语气似乎终于泛起了涟漪。

“没错!”苏隐望着即将落幕的夕阳,一副因痛苦而扭曲的五官也渐渐变成了一副安然的神态。

此时此刻,他承认了现实—不管记忆中的那个男人如何权倾天下,富可敌国,这一世的他的的确确如敌人口中那样实在太弱了。唯有抱着舍弃掉所拥有的一切的决心,以不怕死的姿态,拼命一搏。

“你先冷静下,行事不要这么鲁莽!你这么做只会白白的死去,而对于吾来说,大不了换一副身体夺舍。”神秘人苦口婆心的劝道。

“既然这样,那你紧张什么?”苏隐随口应了一句。

“吾....吾只是不想浪费这么好的一具躯体。”神秘人略微慌乱的回道。

“好也不能留给你啊!你实在太危险了。”

“那这样,除了自保外,吾保证绝不干涉这个世界。”

“保证能值几个钱?那时候我都挂了,谁知道你信不信守承诺。”苏隐讥讽的笑道。

“吾一脉向来将言而有信视为教规,从祖上传下来从未有人违背过。”

“别跟我玩这套,说不定这句话就是为了糊弄我现编出来的。”

“吾需要将精力浪费在你这个无名小卒身上.....”

东方影气得咬牙切齿,她有些后悔,在梦境夺舍失败后,看着现实世界一脸痛苦的这家伙就不该遵从内心的愧念,现身说什么帮他实现遗愿之类的,之前被一通骂,现在又搞个‘瞎编’的名头戴上,无声无息的夺舍多好,起码现在落个清静。

“现在又开始瞎编了。”

“吾瞎编什么!”

“你不是说不将精力浪费在我这个无名小卒身上吗?你想想你现在在干嘛?”

“好一个满嘴喷粪的家伙!”

一股强烈的胜负欲侵占着东方影的思绪,急切的钻磨着,她迫不及待地想要在语言上扳回一局,连凝聚出的攻势都恍惚间被遗忘了。

“还不是喷在你身上。”苏隐骂得起劲,化身疯狗,逮住语言的漏洞就咬了上去。

“你一个弱到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放到过去,连与吾接触的资格都没有。”东方影冷笑道。

“你都说了是过去,现在你躲在我的身体里,哪来的脸讲这话?”苏隐还以颜色。

......

夕阳映照着天穹,学校里的干饭人四面八方犹如滔滔江河般汇聚到前往食堂的主干道上。

“哎..哎,你们看,那里有个人在干嘛!”

不知道谁说了这句,众人好奇地跟着他的视线望去,整条队伍犹如被掉落的巨石截断,很快形成一条断流。

苏隐注意到下方停滞了密密麻麻的学生,楞了一下,赶紧一拍脑袋。

“你!....”东方影也意识到不对劲欲言又止。

下一刻,两人心底同时埋汰道。

“怎么莫名其妙跟他扯起皮来了!”

“吾跟一个凡人较劲什么!”

奇特的情感在东方影心底久久未消散,她自懂事以来就是跟在严苛的师父身边修行。之后修为大成出世,周围也全是一群唯唯诺诺,趋炎附势的人,这是她从未体验过的一段经历。

“如果结识一个这样的家伙,说不定今后的生活就不会再那么枯燥乏味。”她心底下意识地想道。

但这股萌动的情感并不足以完全压制理智,随着余热降温,东方影渐渐陷入了思绪当中。

她如今只剩灵魂完全是苟延残喘的状态,再加上之前构造梦境花费了大部分剩余的魂力,现在光是脱离这副躯体,暴露在外界中都有身死道消的几率,更别说再次找到一副适合修行躯体,并进行夺舍....

“再见了世界!”

缅怀似的感叹了一下,随后苏隐极为小心翼翼地调整姿势,渐渐倾斜着身体。

六楼的高度再加上正下方的水泥地板,一旦跳下去基本就注定魂归西天,退路彻底截断。说实话苏隐真的不想跳,这个世界有太多他不想舍弃的。

所以即使到了这个关头,他仍旧抱有一丝冀望,能以自己协同肉身的死亡作为威胁博取到最后的一线生机,只是语言上的博弈莫名其妙就演变成了双方比较谁更口齿伶俐是他没有考虑到的。

不过任谁突逢生死变故心里都会压抑一股憋屈,刚刚的着魔也属实是正常反应。

“呵...既然如此,请便!”

东方影冷傲地哼了一下,她虽然很惋惜这副和自己绝佳匹配的躯体,但之前都闹到了那个份上,她何许人也?过去九天十地的最强者。就算身处绝境面对那些差点将她困死的老阴货时,也照样未产生过半点忍辱求全的心思。

“对了,临时补充一句,吾夺舍这副肉体后如果心情好,说不定会选择让你的灵魂在夹缝里苟且偷生。加上未来懂得讨好的话,给你配一副肉体也不是不行。”

苏隐嘴角僵硬地抽了抽,心里忍不住腹诽,“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娇生惯养的家伙,未免太心高气傲了吧!说句软话就好像要命一样。

沦落自此,想必和他那张金口玉言的嘴脱不了关系。”

看着距离二十来米的地面,骑虎难下的苏隐咽了一口唾沫,跳的话,他世上割舍不下的就再也没有挽留的机会....但如果不跳的话,难道就为了对方口中那点渺茫的生还希望,干等着被占据身体,以至于很可能留下祸害在将来造成更大的危害。

本以为可以算计对方,却没想到反被补了一刀,绝望与侥幸同时撕扯着他的理智。

好在记忆中的那个男人无论面对何种情况都足够稳健,这赋予了苏隐解决磨难的一丝经验—任何感情,任何理念都能够定义为一份价值,当价值都加起来后,哪边更重,自然该选哪一边。

苏隐闭上了双眼。

他要在绝望与侥幸之间重新定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