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1 / 2)

娇嗔 时星草 5952 字 2021-01-23

迟绿怔住,她诧异地看着博钰,忍不住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博钰勾唇一笑:“字面上的意思。”

迟绿还想要多问,他已经不打算多说了。

他低头,望着她:“打算回去还是在这住下?”

“……”

迟绿望着他,刚想要说话,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两人皆是一顿。

博钰脸色沉了沉,往门口那边走。

他看了眼站在门口的人,没开门。

迟绿听着那没停的门铃声,疑惑问了声:“你不开门吗?”

“没必要。”

迟绿:“……是博盈吗?”

她大概也只能猜测来按门铃的人是博盈。一般的人,没那么大胆子敢一直在门口胡乱按。

博钰应了声:“是她。”

迟绿:“那你开门吧。”

“你想见她?”博钰回头望着她,略显诧异。

迟绿点了点头,“迟早都会见的。”

博钰拧眉,站在原地沉思了几秒:“你确定?”

迟绿无语,起身走了过去:“这有什么不确定的。”

她漫不经心道:“如果是你爸妈,我就不想见。”

但博盈,她们虽然两年多没见,可有友谊在里面。

迟绿是那种会把事情迁怒的人,但不至于记恨。

她仅仅是,会觉得不舒服。但不会说恨他们,只是没想好要怎么相处,所以选择了逃避。

博钰盯着她看了半晌,拉开了门。

门一打开,博盈差点摔了一跤。她稳住身子,抬眸瞪着面前的人:“哥!你是不是太过分了!昨天把我丢在机场就算了,你今天在家还让我敲了那么久——”

后面的话,在看到客厅沙发上的人后,像是卡在了喉咙里。

博盈不可置信地看着迟绿,唯恐自己出现了幻觉。

“我……是不是眼花了?”

她转头看向博钰:“哥你现在是孤独寂寞找了个赝品吗?你这样对得起迟绿吗?”

“……”

博钰皱了下眉看向她:“你是不是差钱了?”

“?”

博盈不明所以看他。

“没钱看眼科医生?”

迟绿听着兄妹两的对话,没忍住笑了起来。

博盈一怔,抬眸看向她。

两人四目相对。

迟绿抿了下唇,刚想要开口说话,博盈先把博钰给推开了,径直朝她这边走了过来!

她直接把迟绿给撞倒在沙发上,扑了过来。

迟绿被她一压,差点没能喘过气。

“不是,你给我淡定点。”

“不行。”博盈抱着她呜呜呜哭着:“你好烦啊,为什么回来都不说一声。”

她拍了下迟绿肩膀:“你怎么这么没良心,回国了不找我找我哥算什么,你们不是分手了吗!”

迟绿:“……”

博钰听着,脸色沉了沉:“博盈。”

“干什么?”

博盈回头看他眼:“我还没吃早餐,你给我准备点吃的呗,你别来打扰我和我姐妹说话。”

“……”

博钰捏了捏眉骨,就不该放她进来。

迟绿瞥了眼博钰神色,忍俊不禁:“好了好啦。”

她拍了拍博盈后背:“你先起来,再不起来我要喘不过气了。”

“你怎么那么弱啊。”

博盈翻了个白眼:“这体力也太差了吧。”

迟绿:“……这不是体力问题,是你太重了。”

“哪有?”

博盈不服气道:“我明明就很瘦。”

她转头,看向博钰:“哥,难道我胖了吗?”

博钰连个眼神都没给她,冷漠道:“挺胖的。”

博盈:“……”

她骂了句脏话:“你们两人现在是又要合伙来欺负我了吗。”

迟绿笑:“我可没有哦。”

博盈睇她眼,麻利地起身坐在一侧。

她稍稍想了想,转头看她:“所以昨天我哥在机场是把你接走了,然后忘了我是吧。”

迟绿眨眼。

博盈冷笑:“还好是接你,要是接其他人,我跟他没完。”

迟绿扑哧一笑:“算是,我们不小心碰上的。”

博盈“嗯”了声,伸手抱了抱她:“回来怎么也不说一声。”

“我以为……你应该也知道了。”

“啊?”

博盈愣了下,瞬间知道了她的意思。她摇了摇头:“不知道啊,我没看微博什么的,微博上发了吗?”

“有人发了。”

博盈“哦”了声:“没看呢,气了一晚上,哪顾得上啊。”

迟绿失笑,拍了拍她后背安抚:“别气了,待会吃个早餐消气。”

“哼。”

-

吃早餐时候,博盈全程霸占迟绿,一点也不给博钰空间。

博钰冷冷淡淡地看着两人,没一句话蹦出来。

迟绿瞥了他眼,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吃完后,博盈看她:“你今天打算做什么?”

“……还没决定。”

博盈眼睛亮了亮,激动道:“要不去逛街吧。”

迟绿:“……”

她沉默了片刻,看着她:“你想去逛街?”

博盈“啊”了声:“也不是说想吧,就觉得在这挺无聊的,不想看到我哥。”

迟绿没忍住,弯了弯唇。

博钰淡淡扫了她一眼,拿着杯子进了书房。

人一走,博盈瞬间开心了。

她拉着迟绿到另一边沙发上坐下,蹭着她说:“你好狠心啊。”

“……”迟绿无奈:“哪有。”

博盈转头看她:“你有。”

迟绿不说话。

博盈也后知后觉自己好像说错话了。她抿了下唇,看着她:“对不起。”

迟绿好笑看她:“道歉干什么?你也没说错。”

博盈安静了几秒,望着她:“你现在……和我哥复合了吗?”

说着,她呀了声:“不对,在我哥这里,你们就没分过手。”

“……”

迟绿转头:“怎么就没分过手了。”

“他没答应你吧?”博盈回忆了一下:“是你单方面宣布的分手,但我哥没同意啊。”

迟绿无语:“分手还要双方同意?我们又不是结婚离婚,需要签字。”

她停顿了下,毫不留情说:“再说了,就算是离婚,分居两年法院也可以判别离婚了。”

博盈:“……”

完全说不出反驳的话。

她无奈叹了口气,哎哟了声:“那我哥这辈子不是要孤独终老?”

“谁知道呢。”

迟绿开玩笑说:“指不定哪天他就找到真命天女了。”

“哦。”博盈冷冷淡淡的:“这天女正在家里坐着呢。”

两人说着没营养的对话,到累了的时候,还凑一起看电视。

到中午吃饭,博盈也没走。

她甚至还留到了晚上。

“我们晚上出去吃饭吧。”博盈兴致勃勃道:“我有点想去喝酒了。”

迟绿:“……不太好吧,我们昨天刚喝了。”

博盈:“真不去啊。”

“过几天再去,我现在去不合适。”

博盈撇撇嘴,了然道:“行吧,那要不在家里喝?”

她悄悄说:“我哥收藏了好多酒,我们喝吗?”

迟绿哭笑不得:“你哥不会同意吧。”

“我说他肯定不同意,但你说嘛,他不会拒绝。”

很早时候,博盈就知道她和迟绿在博钰心中的地位。

一个是可有可无的妹妹,一个是能无条件妥协的女朋友。这地位,根本不能对比。

好在她早就看开了,倒也不觉得难过。

迟绿想了想,倒是没多纠结。

她找博钰开了酒,和博盈凑一起边喝边看电影。

博钰开始还陪着两人,但后来发现两人真的太闹了,他受不了进了书房。

当然,也恰恰是有人打电话给他。

“迟绿。”

“嗯?”

“你知道吗,这几年我改学专业了。”

迟绿一怔,诧异看她:“改学什么了。”

“管理和时尚方面的。”

没等迟绿说话,她先自顾自笑了起来:“你知道为什么吗?”

迟绿垂下了眼:“大概能猜到。”

博盈竖着手指,对她摇了摇头:“你猜不到。”

她叹了口气,半醉半醒的模样:“我哥啊,因为你的事,直接和我爸妈断绝关系了。他们没办法,只能培养我出来接手公司。但是我好笨啊,我就算是用百分之百的精力去学,也没有我哥花百分之五十精力在上面做得好……”

后来,博盈说了什么,迟绿已经听得不那么真切了。

她只知道,博钰和家里不再来往,甚至被赶出了博家。所有人都以为他会受不了外面的委屈回去,但他从未动摇过。

到现在,已经是博盈父母求他回去,他却依旧不愿。

他只有一个要求,让他们给迟绿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