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完)(1 / 2)

娘娘腔 水千丞 5665 字 2021-11-20

邵群的目光漫无目的地在客厅漂移着,最后眼睛定在了李程秀的手机上。他心里涌上一个奇怪的念头,起身就去拿起了李程秀的手机。

他翻了下通话记录,昨晚有一个陌生的号码,估计就是黎朔的,而季元祁给李程秀打得最近的一个电话,已经是一个礼拜之前了。他又翻看了短信记录,也是没有什么新的信息。李程秀的手机在他眼里没有任何秘密,他经常趁着李程秀洗澡的时候随手翻翻,他不觉得有什么不行,但是多少是有些心虚的,至于李程秀知不知道他这么干,他自己也不清楚。收件箱看完了,他心念一动,又进了垃圾箱。

这手机是市面上最新款的,李程秀除了会打电话发短信之外,大部分功能都不会用。他似乎至今都不知道,这个系统的手机,短信删除了之后不会彻底不见,只是移到了垃圾箱里。

垃圾箱里最新的一条短信,就让邵群的心沉了下去。

是署名“小季”的一条彩信。

他内心是如此地挣扎,以至于盯着那条彩信看了半天,才犹豫着点开。他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

那条彩信不出他意料,是他跟昨晚那个人的照片,角度及其暧昧,看上去就像在亲吻,只有当事人知道其实没碰着。

发信时间是昨天半夜,他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知道李程秀是不是在他回来之前就已经看到了。

但他肯定是看到了。

虽然看到了,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昨晚照常地照顾他,今天照常的吃饭打扫,对这条彩信的事情只字不提。

李程秀能装作不知道,他就不用绞尽脑汁地解释,按理说他该高兴的,可是他心里汹涌而上的却是愤怒和悲伤。

为什么李程秀连问都不问,直接就把短信删了?说李程秀对他信任到了这种程度,他自己都不信。

俩人虽然重新在一起了,李程秀在生活上对他的无微不至,也几乎跟以前一样,但是邵群还是感觉得到,李程秀只是习惯了这么对人好,就连Adrian住他家里,李程秀都会给Adrian洗袜子。

以前他还能得意地认为李程秀是因为爱他,所以对他的事事事上心,后来才发现这不过是李程秀性格如此。对他来说是因为充满爱意才会去做的事,李程秀仅仅是出于生活习惯。

这让邵群沮丧到了极点,尤其是现在的生活状态,虽然看似很美好,但他一直有种如履薄冰的危机感。

他感觉得到李程秀对他的防备。

尽管李程秀对他是这么的好,可是却全不是当初那样,眼神中带着毫不掩饰地爱慕,对他全心全意毫无保留地付出。

那个只知道爱他的李程秀真的回不来了。

可这他妈怨谁呢。

邵群握着这只薄薄的手机,指关节发出了咯吱地声音。

“你在看什么?”李程秀清透地声音从厨房地方向传来。

邵群猛地抬头,看到李程秀正看着他,眼神非常地复杂。

邵群颤抖着把手机地正面冲着他,“你看到了?”

他跟李程秀不同,他藏不住心事,跟感情有关的事,他更是不愿意藏,很多时候他明知道太直接太迫切会适得其反,他却控制不住自己。

李程秀拿毛巾擦着手,低低地“嗯”了一声。

邵群吸着气,“我,我跟他没什么……”

李程秀又“嗯”了一声,低下头没看他,“没关系……我去超市买点儿菜,你看着正正吧。”

邵群急道:“你不相信我吗?我昨天喝多了点,但我还记得,他自己靠过来的,我真没碰他。”

李程秀觉得自己连呼吸都在颤抖,他默默转过身,脑子里充斥了一堆乱七八糟地画面,好多都是他根本没看到,却自行幻想出来的邵群和那个有着秀丽侧面的少年缠绵的场景。他甚至不想再和邵群说一句话。

他很想大声地告诉邵群,别再骗他了,有什么意思,他不在乎,他无所谓,他再也不会为了邵群,生出这个世界没有他容身之处地绝望念头。他早就准备好了,无论邵群做出什么,他都准备好了。

他抓起桌上的家门钥匙,转身就要出门。

邵群喊道:“为什么不问我!”这句话才是他真正想说的。

李程秀顿了一下,背对着他,双拳紧握,“问什么。”

“为什么不问我这个照片的事?我可以解释!”

李程秀轻声道:“有什么好问的。”

邵群大步走过去,把他的身体扳过来,寒声道:“什么意思,什么叫有什么好问的。”

李程秀清亮地眼睛蒙上了一层让邵群看着心惊的东西。

两人对视了几秒,李程秀的眼神黯淡了下来,他慢慢推开邵群的手,“我去买菜。”

邵群哪里能这时候放他走,他死死拽着李程秀,怒道:“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叫有什么好问的,说清楚。”

“没什么可说,我,我相信你,你怎么说,我信就是了。”

这句话无疑是把邵群的怒火给层层往上推,李程秀这样的态度,就好像他昨晚跟谁做了什么,他根本不在乎,连问一问都直接省了。

这个认知简直能把邵群烧着了,这比李程秀拿着照片质问他,还要让他无措和恐惧。

有什么比全然不在乎更让人心寒的。

邵群的嗓门也拔高了,“你这都是什么意思,你这样子像是相信我吗?你为什么不问,为什么不让我解释!还是你根本一点也不在乎,我他妈在外边儿是死是活跟谁干了什么,你是不是一点都不在乎。”

李程秀撇过头去,低声道:“别说了,够了。”

“你给我说清楚李程秀,我邵群对你掏心挖肺的,恨不得把你供天上去,我把你当什么你明白吗?啊?你明白吗?我把你当我老婆,你把我当什么?你要是真把我当一回事,看到这玩意儿你就不是这个态度,你应该甩我俩嘴巴子让我以后晚上不准出去胡混!可你他妈这是什么意思,不闻不问是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你什么意思!”邵群说到最后,声音已经哽咽了。

他绞尽脑汁地想着怎么才能对李程秀更好,怎么才能让他放下缔结,回到俩人当初那么美好的时候。可是李程秀却把自己的心保留了起来,似乎做好了随时跟他一拍两散地准备。他不是傻子,有曾经的好时光作对比,李程秀是全心全意对他,还是藏着掖着不敢放感情,他怎么会感觉不出来。

如果不是这个事情,让他实在忍不下去了,他只能一直装作什么都感觉不到,毕竟现在的日子已经是他好不容易过出来的,他本来该知足的。只是人就是这么不能轻易填满的生物,有了一瓢水,就想要一缸,有了一缸,恨不得能拥有整个湖泊,他多希望李程秀每一根头发每一个细胞都是属于他的。

李程秀激动地又开始结巴,“你,你凭什么,凭什么你质问我?我,我不管,你的事我管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