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1 / 2)

姜秋宜是被敲门声吵醒的。

她睁开眼,望着天花板下的水晶吊灯怔了片刻,才出声:“怎么了?”

屋外的佣人放轻着声音说:“太太,夫人她们到了。”

姜秋宜怔了下,这才想起她的婆婆前两天跟她提过,今天要带她小姐妹来家里喝下午茶。

想着,她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知道了,我马上下来。”

担心楼下的人久等,姜秋宜暂将梦到的诡异故事抛于脑后。

她匆匆洗漱好,往楼下走。

刚走到楼梯口,她便听到下面传来的交谈声。

“秋宜怎么这个点还在睡觉?”

是她婆婆甄萍的声音。

佣人诚实道:“太太今天有点不太舒服。”

甄萍皱了下眉,“找医生看过吗?”

“太太说不用麻烦,是小毛病。”

闻言,甄萍不再多问。

一侧的王太太听着,揶揄道:“这可不行,秋宜是陆家太太,生病了怎么不让医生过来看?你说是吧陆太太。”

甄萍瞥了她一眼,端着面前的茶抿了口,没搭腔。

另一位年轻点的刘太太捂嘴笑,出声说:“王太太,你这是故意给我们陆太太插刀呀。”

王太太睨她一眼,“我哪有。”

她笑笑,忽而转开话题说:“不过说到这,我还真的挺想问问你,明承就没那方面想法?”

甄萍看她,佯装听不懂模样:“什么?”

王太太轻笑,“你说呢,明承和秋宜结婚也一年了,秋宜那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这不就是表示明承在做别的打算?”

刘太太点头附和:“对啊,明承准备什么时候和秋宜离婚?”

“……”

姜秋宜听着,眼睫微垂,神色不明。

过了半晌,她才加重了脚步声,引起楼下几个人注意。

“秋宜醒了呀?”

注意到她出现,王太太立马换了嘴脸,长辈式地关切:“听说你身体不舒服,现在好点了吗?”

姜秋宜点点头,轻声道:“好多了,谢谢王太太关心。”

甄萍坐在沙发上,抬眸看了她一眼:“晚点让医生过来看看。”

姜秋宜点头。

刘太太打量了她一会,笑着说:“秋宜,我想吃你上回做的甜点了,今天能做吗?”

姜秋宜压下自己内心的酸涩,轻声道:“可以的。”

王太太“诶”了声:“秋宜,我想喝你泡的茶,上回那个味道不错。”

“……”

几位太太争先恐后提出自己的要求,姜秋宜一一应下。

没别的,谁让她是让陆家丢失颜面的陆明承妻子呢。

进去厨房,姜秋宜依稀还能听见外面传来的声音。

对话听得不那么真切,但她知道她们会聊什么。

一整个下午,几位豪门太太在客厅坐了会,又去了外边的院子里看风景。

姜秋宜在厨房和院子里来回穿梭,把这群人伺候好。

到五点,她们乏了,纷纷告别离开。

人一走,院里院外变得安静。

甄萍在客厅看了两眼,看向在帮忙收拾的姜秋宜,眸子里闪过一丝不悦。

“秋宜。”

“妈。”姜秋宜抬眸看她。

甄萍蹙眉,低声道:“跟我出来下。”

姜秋宜连忙放下手里东西,跟着她去了外边院子。

傍晚夕阳很美,她和陆明承婚后住的这套别墅,视野广阔。

四周没有过多遮挡物,景色极美,远处还有波光粼粼的湖景,夕阳斜斜映下,尤为漂亮。

甄萍盯着她看了会,随口问:“最近都在做什么?”

姜秋宜低垂着眼,轻声道:“还在上课。”

甄萍打量了她一会,点头说:“仪态确实好了点,把礼仪课上完,再去学学插花吧。”

姜秋宜一怔,正想拒绝,又听见了甄萍声音。

“上回给你安排的钢琴和舞蹈,都学会了吗?”

姜秋宜:“还没有。”

闻言,甄萍拧眉:“那记得多去几次,你是明承的太太,如果连基本的舞蹈和钢琴都不会,是会被人笑话的。”

这些道理,姜秋宜都懂。

她垂下眼,轻声道:“我知道。”

甄萍看她这样,没再多说。

但临走前,她还是给姜秋宜安排了不少‘工作’。

豪门太太,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当。

把楼下收拾好,姜秋宜回了房。

蓦地,她脑海里再次钻入了一大段文字。

姜秋宜闭上眼,那些文字在她眼前浮现,让她看得清楚。

看完后,姜秋宜惊住了。

原来,她生活在一本小说里。小说的男主是陆明承,也就是她的那位丈夫,但女主不是姜秋宜,女主另有其人。

她只是小说里的炮灰女配。

根据她看到的内容,她在这本小说里的戏份并不重。

在故事前篇,陆明承便和她离了婚。离婚后,除了偶尔有人会提到她茶泡的不错,甜品做的还行之外,再无人想起她。

哦,还有拉踩对比时,他们会把她拎出来评头论足一番。

想到这,姜秋宜非常生气。

凭什么?

她战战兢兢地扮演好陆明承的贤内助,勤俭持家,伺候着一群人吃喝玩乐,不仅得不到任何正面评价,甚至还要被他们在背地里吐槽嫌弃。

更重要的是,在这本小说里,她和陆明承离婚,没拿到一分钱。

虽然她最初答应嫁给陆明承,就没想过要拿他的钱。但只要一想到他让自己净身出户,却把别的女人宠上天后,姜秋宜就非常不爽。

这世上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陆明承娶个妻子睡一两年,最后连个青春费都不给。

姜秋宜自认为自己不是什么大善人,如果陆明承要不仁,那也别怪她不义。

她当然可以和他离婚,毕竟两人的婚姻来的不清不楚,也确实没感情。

但她小气且心胸狭窄,在知道这样的事情后,还真没办法心平气和地跟他离婚。

想到这,姜秋宜又忍不住怀疑。

这小说世界是真的存在吗?会不会是自己这段时间太累出现的幻觉。

思及此,姜秋宜决定先观察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