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1 / 2)

挂断电话,陆明承看着姜秋宜那两条消费信息,陷入沉思。

他发现,他和姜秋宜结婚一年多,却依旧不太了解他的这位太太。

以往勤俭又持家的一个人,为什么会突然间转变如此之大。

陆明承思忖了会,给人拨了个电话。

与此同时,姜秋宜已经刷完卡了。

“姜小姐。”经理笑意盈盈问:“这辆车,您是要今天开回家呢,还是我们帮你送到家?”

他们这边的店,提供送货到家服务。

特别是对姜秋宜这种大客户。

姜秋宜想了想,看向折返回来的孙惜:“你有驾照吗?”

孙惜眨眨眼:“有啊。”

姜秋宜:“之前开过车?”

孙惜继续点头,狐疑看她:“你想干嘛?”

姜秋宜“嗯”了声,看向店员:“麻烦把手续办好,我今天开回去。”

经理:“好的,您请休息室稍等。”

跟着姜秋宜进了VIP休息室,孙惜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你该不会是想让我帮你把车开回去吧?”

姜秋宜端着桌上茶水轻抿了口,撩起眼皮看她:“不愿意?”

孙惜:“……”

她哽了下,瞪了她一眼:“我和你又没有很熟!我为什么要帮你。”

“嗯?”姜秋宜挑了下眉,唇角微勾道:“不熟跟你哥告什么状。”

“……”

孙惜一顿,低头看她:“你偷听我打电话?”

姜秋宜懒懒地给了她一个眼神。

她没空去偷听,但孙惜这人太单纯,习惯性地把所有想法都写在脸上。

看她淡定神色,孙惜气不打一处来。

她撇撇嘴,不情不愿地到一侧坐下:“你最近心情不好?”

姜秋宜:“没有。”

孙惜狐疑看她,“真的?”

闻言,姜秋宜觉得好笑:“我哪儿看着心情不好?”

孙惜老实道:“我哥说的。”

“……”

姜秋宜微哽,轻扯了下唇:“你哥想多了。”

孙惜瞅着她看了半晌,嘀咕道:“我也觉得。”

她还想说话,姜秋宜忽然问:“这个项链怎么样?”

孙惜低头一看,“这是什么品牌的?”

“梵家。”

孙惜一愣,眼睛瞪大:“高定系列的?”

姜秋宜“嗯”了声。

孙惜拿过她手机,退出大图看了眼价格,扭头看她:“你不会是想买吧?”

姜秋宜听到这话,也不生气。

她微微一笑,反问:“我不能买?”

孙惜:“……”

她数了数上面的零,低声问:“你只买项链还是买一套?”

一整套的话,包含项链戒指手镯和耳环,价值千万。

姜秋宜拿回自己手机,漫不经心地刷着其他款式的珠宝,淡淡说:“买一条项链有什么意思。”

她语调轻松,像买一颗大白菜一样的随意:“当然是买整套。”

孙惜:“……”

她转头,盯着旁边的人看了许久,开始怀疑人生。

办理好所有手续,陆明浩看向姜秋宜:“嫂子,真不用我帮忙开回去吗?”

他刚刚在办自己车手续时便知道,姜秋宜买了两辆豪车。

陆明浩没孙惜那么震惊,虽说姜秋宜是节俭的类型,但人总会改变的。

而且就陆家的资产,她就算买几十辆豪车,也不会有任何问题,最多是意外。

姜秋宜点头,指了指:“小惜说她开过车,我让她帮忙开。”

陆明浩怔了下,看向孙惜:“你开?”

孙惜:“嗯。”

她想着姜秋宜对自己发出的诱惑,非常听话道:“我和嫂嫂还要去商场逛逛,你跟着不合适。”

陆明浩想了想,倒也是。

“行,那你们有问题给我电话。”

“嗯。”

两人上车。

孙惜坐上车,便转头看向旁边的人:“说好了啊。”

姜秋宜扬眉。

孙惜提醒她,“我给你当司机,你给我买那条项链。”

刚刚在休息室看各类珠宝,孙惜也有看上的。

但她现在是大四学生,她妈妈是陆家嫁出去的女儿,爸爸那边的家世和陆家是不能比的。

也因此,她想要的部分奢侈品,除了节日生日外,一般很少拥有。

姜秋宜轻笑了声,“知道,走了。”

孙惜眼睛一亮,瞬间有了斗志。

姜秋宜要的那套珠宝,需要预订。

她也不着急要,付完订金,她另外给自己买了套现货珠宝,顺便给孙惜买了她想要的项链。

花陆明承的钱,她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到家后,姜秋宜安排家里司机把孙惜送回去,上了楼。

房间大且空旷。

姜秋宜往衣帽间走,余光扫了扫镜子里的自己。

她盯着脖颈上挂着的粉钻项链,走了神。

莫名的,姜秋宜想到了今天看见的徐宛白。

一身浅白色西装,看上去干净利落又知性,还有点小女人的性感。

和小说里写的,一模一样。

不过,性格有待考究。

姜秋宜不知道是自己多想了,还是因为对她有先入为主的观念,她总觉得徐宛白说的那两句话,有别的意思,让她不太舒服。

她想半天,没想出所以然,索性作罢。

船到桥头自然直,到时候再说。

忽地,手机铃声响起。

姜秋宜看了眼来电显示,挑眉接通:“喂。”

“我听说你这两天转性了。”轻快的女声在耳畔响起,带着点揶揄趣味:“是真的还是假的?”

姜秋宜听着,弯了弯唇道:“你消息还挺灵通,在国外也能知道。”

黎妙轻哼:“你果然不关注我,我都回来啦。”

姜秋宜诧异:“什么时候回的,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

黎妙控诉:“我发了朋友圈昭告全世界,你都不看。”

姜秋宜失笑,“我这两天比较忙,没刷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