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1 / 2)

霍寻感受着陆明承的沉默,笑问:“怎么样,晚上要不要一起喝一杯?”

陆明承:“可以。”

霍寻挑了下眉:“行,老地方。”

刚把手机放下,刘栋敲了敲门进来。

“陆总。”刘栋把资料放在桌上,低声道:“这是覃经理那边新给出的度假村建筑方案,您看看。”

陆明承抬手接过。

他敛目,低头翻看了几页,淡声道:“修改后的?”

刘栋:“是。”

陆明承“嗯”了声,搁在一侧:“我晚点看,有问题再说。”

刘栋了然。

他站在原地,思忖了会后,有点不知道该不该把在温泉酒店遇到姜秋宜的事告知。

正纠结着,陆明承抬起眼看他,“还有事?”

刘栋缄默片刻,低声道:“中午我跟覃经理他们吃饭,遇到了太太他们。”

闻言,陆明承顿了下:“酒店?”

“是。”

陆明承想了想,淡声问:“太太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

刘栋如实告知:“太太只和我们简单打了个招呼。”

陆明承没搭腔。

刘栋回忆了一下,低声道:“不过徐小姐跟太太说了两句话。”

陆明承略微疑惑:“徐小姐?”

刘栋:“广调建筑的一位建筑师,徐宛白。”

陆明承不咸不淡问:“她们认识?”

刘栋沉默了会,不确定说:“应该不认识。”

陆明承:“……”

他颔首,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出去吧。”

刘栋出去后,陆明承把手头事忙完,这才翻开建筑方案。

陆氏的度假村项目,规划了很长一段时间。但建筑提案却一直没定下来,还在修改中。

广调是之前合作过的建筑公司,知根知底,相对靠谱点。

陆明承正看着,电话内线响起,是刘栋的。

“陆总。”

刘栋快速道:“覃经理那边说,方案有疑问的话,可以联系徐小姐那边进行沟通修改,她是这一方案的主设计师,联系方式我已经发到您邮箱。”

陆明承:“知道了。”

把方案简单过了一遍,陆明承在霍寻第二个电话进来时,拿过椅背搭着的衣服,离开公司。

而此刻,姜秋宜和黎妙已经吃过东西,打算去酒吧俱乐部玩一玩。

今晚那边有乐队表演,还有小姐妹聚会,正好热闹。

“你出来跟陆总说了吗?”黎妙侧目看向旁边的人。

姜秋宜:“没有。”

黎妙看她淡定神色,扑哧一笑:“不说没问题?”

“嗯。”姜秋宜想了想,淡声道:“他应该不会放在心上。”

她和陆明承的夫妻关系,向来都非常相敬如宾。

她很少过问他的行程,他也没问过她的。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她每天都在家,他一回家就能看见,没必要问。

闻言,黎妙骂了声:“狗男人。”

姜秋宜笑,挑眉表示赞同。

两人到酒吧包厢时,里面人不少。

这酒吧俱乐部是会员制,能进来的人大多是圈子里有身份有地位的,互相也都认识。

即便不熟,也听说过名字。

姜秋宜和黎妙没到一楼大厅逗留,直接去了楼上包厢。

刚进去,里头的人便喜笑颜开迎了上来。

“妙妙来了呀。”

“稀客呐。”

“妙妙越来越漂亮了,包包是新出的吧?”

“……”

姜秋宜听着,唇角往上牵了牵。

她正想往另一侧走,黎妙“诶”了声:“去哪?”

“我去那边坐一会,高跟鞋穿的我脚不舒服。”

到这会,才有人注意她。

“秋宜也来啦?”

姜秋宜“嗯”了声,并没将她们的忽视放在心上。

在这些人眼里,她能嫁给陆明承那是天降馅饼恰好捡到罢了。

不单单是她们,连带着陆家的人也从未把她当作陆明承的太太对待。

不过,今天可能会有点不一样。

姜秋宜正猜着,有人率先出声。

“秋宜,好久不见呀。”

一个娇滴滴的女声钻入耳内,她人也直接朝姜秋宜扑了过来,笑盈盈道:“今天的裙子真漂亮,脖子上这条项链是陆总在拍卖会拍的那条吗?”

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姜秋宜的脖子上。

除去Bling的裙子在闪闪发光外,姜秋宜脖子上的蓝宝石项链更是耀眼。

“真的假的?”

有人发出疑惑:“陆总上回在拍卖会拍的那条项链,不是三千万吗?”

那是送给姜秋宜的?不可能吧。

姜秋宜在陆家什么待遇,她们又不是不清楚。

陆明承会送她那么昂贵的项链吗?

姜秋宜深谙众人的怀疑,她和黎妙对视看了眼,笑了笑说:“应该是吧。”

她笑笑,非常不要脸说:“家里相似的项链比较多,我随便拿了条配裙子,没细看。”

众人:“……”

一时间,她们脸上表情各异。

姜秋宜是飘了吧,竟然说这种大话。

蓦地,黎妙笑了笑:“我看看。”

她走近,当着众人面拿起姜秋宜脖子上的项链端详了下,点评道:“果真是那条,不愧是珍藏品,色泽度和净度都高。陆总眼光真好。”

姜秋宜兀自一笑。

“还好。”她没在这个事上多浪费时间,“去那边坐会。”

黎妙点头。

姜秋宜和黎妙找了包厢靠窗的位置坐下,这个地方视野好,恰好能看见一楼大厅的表演台。

两人一走,原本惊奇的几个小姐妹凑在一起,小声嘀咕着。

“姜秋宜那项链真是陆总拍的那条啊?”

“黎妙说是啊,你敢质疑黎妙?”

“陆总对姜秋宜这么好吗?不是说她在陆家的生活连个佣人都不如吗?”

“可能黎妙只是配合她演戏,骗我们,想让我们对她刮目相看呗。”

“有道理,她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总得在我们圈子里刷刷存在感。”

“……”

孙惜刚进来,听到的便是这番讨论。

她小小地翻了个白眼,往里捕捉着姜秋宜的身影。

她顿了顿,捏着嗓子喊了声:“嫂嫂!”

听到声音,姜秋宜茫然转头看她。

“啊?”

在众人注视下,孙惜跺脚往她那边走,边走边嗔怒道:“你晚上是不是没看手机呀。”

姜秋宜正想问有什么事吗,孙惜提前出声:“我的驾照好像落在你下午买的那辆车上了,你有发现吗?”

“?”

姜秋宜懵了下,还没反应过来,孙惜又说:“不在车里的话,会不会是落在梵家了呀?”

她自言自语嘀咕:“我们下午不是去梵家订了珠宝吗,你帮我打电话问问他们经理?”

“……”

姜秋宜看孙惜疯狂朝自己眨眼,忽地反应过来。

她顿了顿,面不改色说:“明天给你问?这个点他们也该休息了。”

孙惜:“那好吧。”

她撇撇嘴,心有不甘道:“实在不行给他们经理打电话,你刚在他们那定了几千万的首饰,就算是深更半夜他们也会非常乐意为你服务的。”

姜秋宜:“那我先微信问问。”

“嗯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