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1 / 2)

陆明承垂眸看她。

姜秋宜一脸无辜:“是他们说的,不是我。”

她自证清白,“我只是如实告知。”

“......”

陆明承怀疑她是故意的,但看她玩得开心,也没想和她计较这些。

他“嗯”了声,“知道了。”

姜秋宜眨了眨眼,笑问:“你?准备怎么做?”

“还不清楚。”陆明承沉默了会,低声说:“但一定要让他们知道,在网上说话,也要负责任。”

闻言,姜秋宜表示赞同。

现在的部分网友,无论成年还是没成?年,总喜欢在网上重拳出击,在不知道具体情?况,真实真相的时候,疯狂辱骂diss,好像自己就是道德的最高点,所有人都是错的,只有他是对的。

姜秋宜很不喜欢这样的风气。

谣言能害死人,语言能杀死人。这样的道理,好像很多人都不懂。

他们只知道按照自己的想法敲键盘,从不管自己做的对不对。

陆明承看她沉默模样,安慰道:“你?先睡个午觉?我忙完了我们去基地。”

“好。”姜秋宜点点头,“你?忙你?的吧,不用管我。”

“......”

下午四点,两人出现在基地。

这一回和上回来,气氛完全不同。

姜秋宜刚进去,便感受到了屋子里的低气压。

她的心情?早恢复好了,也不太会把网上那些垃圾话放在心上。

当然,偶尔想起的时候还是有点不舒服的,毕竟她也是血肉之躯的凡人啊,被人骂肯定不会高兴。

姜秋宜环视看了一圈,对着邱建白的笑问:“宋善他们呢?”

邱建白指了指:“楼上训练呢,没敢跟他们说你?们来了。”

姜秋宜“哦”了声。

她看不说话的陆明承,浅声问:“你?想不想去看看他们打游戏?”

陆明承微微顿了下,颔首道:“可以。”

姜秋宜非常主动:“那我带你去吧。”

两人上了楼,特意让邱建白别告诉他们。

训练室是有一片玻璃窗,落地的,能让路过的人看到训练室的情?况。

姜秋宜带着陆明承到的时候,里面打的正激烈。

只不过,每个人脸上都没什么笑,不像是在打游戏,像是在打架。

她瞥了眼,这其中宋善情?绪最低落,都差点要跟键盘干一架了。

那键盘敲的特别响,咬牙切齿的模样。

另一边几个人,倒是略显淡定。

不过情?绪,也不太好。

之前姜秋宜过来,他们都是说说笑笑地聊天,神情?专注,特别享受打游戏这件事。

想到这,她幽幽叹了口气。

陆明承顺着她目光去看,倏地注意到了点什么。

宋善在哭。

也只是个刚成?年不久的孩子,十九岁不到,以前受了不少委屈,这回冲动惹了事,有后悔,但也有怨恨。

恨自己冲动,恨自己能力不足。

他眼泪在往下掉,可即便如此,手里的速度却没放慢,眼睛依旧瞪得很大,在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

他还在操控,没有放弃自己这一局游戏。

两人看着,里面传来了激动的声音。应该是赢下了这局游戏。

可兴奋声过后,便是嚎啕的哭声。

陆明承到这会,算是彻底明白了。

姜秋宜为什么会想帮这群人追梦。换作是他年轻热血的时候,可能也会有这种冲动。

在力所能及时拉人一把,在多年后回忆起来,想必也是满足的。

至少,满足了自己当年的英雄梦。

他正看着,姜秋宜拉了下他衣服,启唇道:“我们下去。”

她估计里面的人不希望他们看见他们在哭。

陆明承点头。

两人到楼下,邱建白正在跟人打电话,在沟通宋善的处罚问题。

挂了后,他才看向?两人:“怎么下来了?”

“嗯。”姜秋宜没多说,浅声道:“他们在打游戏,不好打扰。”

邱建白点头。

“怎么说?”姜秋宜看他,“处罚出来了吗?”

“不意外的话,宋善禁赛,其他人罚钱。”

邱建白看向?他们,低声道:“这已经是沟通之后的结果了,打架这事过于冲动,惩罚严厉是一定的。”

姜秋宜明白这个道理,无论事情?你?再怎么占理,可只要是你先动手的,你?就输了。

她虽不赞同所有事都是如此,但也无话可说。

她沉吟着,看他:“对方呢?什么处罚?”

邱建白一顿,“罚钱。”

“只罚钱?”姜秋宜不敢相信地瞪圆眼,“那个出口成脏的人不禁赛?”

邱建白:“我听那边的意思,是这样的。”

姜秋宜不敢相信:“他也动手了啊,如果说宋善禁赛,那他也必须禁赛,不然这个惩罚我们不认。”

邱建白瞅了她一眼,提醒说:“人家官方的惩罚,你?不认也得认。”

姜秋宜张了张嘴,想也没想说:“那我就把――”

话到了嘴边,她隐约觉得不太对。

她可能买不下人家官方,人家官方应该也不让卖。

陆明承看她憋红的脸,失笑道:“有钱也买不下,别想。”

“哦……”姜秋宜无言:“好像是不能买。”

陆明承看向?邱建白,淡声道:“我们可以接受宋善被禁赛,但前提是对方也禁赛,你?向?上面反映,这是我们的意见。”

他稍稍停顿了下,淡声说:“如若不然,我也有办法让他禁赛。”

邱建白看着面前这对夫妻,总觉得很魔幻。

他揉了揉眉骨,连忙答应:“行,我再去沟通沟通。”

每个战队在官方那边,也都是有熟人的。

陆明承颔首,看向?姜秋宜:“我去打个电话。”

姜秋宜狐疑看他,“你?还认识人吗?”

陆明承:“我不认识,陆明浩应该认识。”

姜秋宜愣了下,这才想到被她遗忘了的陆明浩。

对啊。

陆明浩是很喜欢玩游戏的,之前还跟几个打电竞的选手关系特别好。

陆明承去打电话,邱建白索性安静地坐在客厅。

等陆明承电话打完他再去,事情?才能得到最好的解决。

他看了眼旁边安静的人,想了想问:“你?看网上消息了?”

姜秋宜正在跟黎妙聊天,应了声:“你?觉得呢。”

邱建白叹气:“我们战队现在是树大招风。”

姜秋宜挑眉,好笑问:“怎么树大招风了?”

邱建白觑她一眼,“你?对他们太好了,其他战队的人都羡慕。之前没打出成绩,大家羡慕归羡慕,嘲讽也很多。”

SY战队有钱,老板对大家好,这是电竞这个小圈子都知道的。

在一个小圈子里,向?来没有什么秘密。

SY的老板给他们请了专业厨师,让他们住最豪华的别墅,什么都给他们备齐。

每一个节日会给?大家准备礼物,还能给大家发红包,过生日的人也有大礼。

而?且,他们也渐渐地接到别的赞助,这怎么可能不让人羡慕。

圈内现在传,要不是SY战队没名气,也只是刚成?立的,他们都想跳槽过来了。

这待遇,真不是一般的好。

当然,也有人觉得说一个老板不可能无缘无故对人那么好,这也因此有了那些不入流的传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