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2 / 2)

她悄悄地往窗边挪,探头看了看。

哦,陆明承和徐叔在后备箱拿她买的那些东西。

看到这,姜秋宜放心了。

姜秋宜深呼吸了下,试图想把身体里的?那种热度给消散掉。

可试了好一会都无果。

她没辙,只能往浴室里钻。

每当有想不通事?情,或害羞的?时候,她都习惯性地泡澡梳理自己的?情绪。

这会,倒不是想不通,是有点儿害羞。

她不知道怎么出去面对陆明承,索性用泡澡来逃避,来降温。

估摸着待会,她就能把刚刚的?羞耻感给忘了。

陆明承回房间时,浴室的?灯亮着。

他?了然,倒也没去打扰,总要给姜秋宜一点点的适应时间。

徐叔把姜秋宜买的东西放下,低声问:“先生,放衣帽间吗?”

一般没有陆明承和姜秋宜的?允许,他?们都不会进这房间。

陆明承看了眼,“就放这吧。”

徐叔放下,笑?笑?道:“先生早点休息。”

陆明承应着:“徐叔您也去休息吧,这儿不用人了。”

徐叔点头。

陆明承看了眼,姜秋宜下午买的东西不多。

他?弯腰拿起,给她拿回了衣帽间。

衣帽间还有不少没拆开的?礼盒,有品牌方送的?,也有姜秋宜自己买的,但没来得及拆开的?。

陆明承对这些向来不怎么在意。

他?把她买的?放在角落里,便准备离开。

倏地,他?余光注意到了点什么。

陆明承微顿,拎起其中一个袋子看了眼,了然一笑?。

姜秋宜在浴室泡了近一个小时,洗漱完做好护肤才出来。

门一打开,陆明承已经半躺在床上?了。

听到声音,陆明承掀起眼皮看她。

姜秋宜对着他?目光,脚步一滞:“你今天不用去书房?”

陆明承:“没什么大事。”

姜秋宜“哦”了声,低眉顺眼道:“那你今天还挺闲的。”

“……”

陆明承微哽,总觉得?这句‘挺闲’从她嘴里说出来,带了点别的意思。

没有那么的?纯粹。

姜秋宜说完,也没太放在心上?。

她打了个哈欠,掀开被子上?床。

刚躺下,陆明承忽然问:“你买的东西放衣帽间了。”

姜秋宜“嗯”了声,想了想说:“谢谢。”

陆明承垂眸看她,没搭腔。

姜秋宜觉得?他?眼神很奇怪,狐疑道:“怎么了?我?买的东西有什么问题吗?”

陆明承面无表情道:“没有。”

“……”

“哦。”姜秋宜闭着眼,侧身背对着他?,捞过一侧的手机点开,准备看看有什么没回复的?消息。

刚点开,她突然扭头看向陆明承。

两人对视着。

陆明承没吱声,就这么目光直直看着她。

姜秋宜顿了下,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对了,我?给你买了两套西装。”

陆明承:“嗯。”

姜秋宜垂着眼,不在意似的:“你有空可以看看尺寸合不合适。”

她说:“跟你的?私人订制应该比不上?,就随手买的。”

闻言,陆明承有点想笑。

“随手买的?”

姜秋宜“嗯”了声,她可不会承认自己是特意挑选过的?。

她就是随手拿的。

陆明承笑笑?,低声道:“不嫌弃。”

他?说:“我?看到了,衣服不便宜。”

姜秋宜:“哦。”

她正想结束这个话题,陆明承忽然话锋一转,好奇道:“随手拿的尺寸倒是刚好。”

姜秋宜眼皮一跳,总觉得?他?还有后话。

果不其然,陆明承慢悠悠补充一句:“手运不错。”

“?”

姜秋宜被他的?话噎了噎,睨了他?一眼说:“你再说我明天就去把衣服退了。”

陆明承:“......”

他?垂睫看她,好笑问:“生气了?”

“现在还没有。”姜秋宜脸颊红红道:“但你再说就不一定了。”

陆明承莞尔,知道她这是害羞了。

他?挑了下唇,没再逗她。

房间内静了下来,姜秋宜挑着回了几?条重要消息,脑袋懵懵道:“我?睡了,晚安。”

陆明承:“嗯。”

把手里的?资料看完,陆明承侧身关灯。

刚把灯关掉,沉睡中的?姜秋宜忽而翻了个身,混进了他?怀里。

姜秋宜睡觉,其实不怎么老实?。但以前,她好像会有意识的?克制。

思及此,陆明承借着微光打量了她片刻,很轻地笑了下。

他?任她抱着,没将人推开,甚至还颇为享受。

而姜秋宜对此,一概不知。

之后三=几?天,姜秋宜过得?倒是很顺利且轻松。

最后一天上班下午,姜秋宜顺便让保镖把她准备好的新年礼物发给了大家。

杂志社同事?愣了愣,完全没想到除了年终奖之外,还有礼物。

“姜总送的?什么呀?”

“大家的?好像都不一样诶。”

“快看看。”

姜秋宜听着外面的议论声,无声地弯了下唇。

其实她没准备什么大礼,礼物基本上是备了一些日常所需。

她跟丁可和丁以菱打听过杂志社员工想要什么,但又暂时还没来得及买的东西。

有手机也有新品牌衣服包包等等,部分人的是手表首饰。

价格不算贵,一两万的?样子,也是大家在这个岗位奋斗一年该得?到的奖励。

丁可不意外,拿到了之前就一直心心念念想买的?一个包包。

她激动到推开姜秋宜办公室们,喊着:“姜总我爱你。”

“……”

好巧不巧,丁可这句话喊的?时候,姜秋宜刚接通陆明承电话。

她顿了下,正想出声,外头忽然传来震耳欲聋的?声音,全是一样的话。

“姜总我爱你。”男男女女的声音混在一起,让对面的人也听得一清二楚。

注意到姜秋宜的?目光,丁可还傻愣愣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眨了眨眼,迟疑道:“姜总,怎么了?”

“没怎么。”

姜秋宜摆摆手,浅声道:“出去工作,我?有事?。”

丁可一愣,这才看到她拿着的?手机,迟钝地点点头:“哦好的?那姜总您忙,晚上?我?们一起吃饭吗?”

姜秋宜笑?笑?:“晚上?就不和大家一起吃饭了,你们有聚餐吗?”

丁可“嗯”了声:“暂时还没定下来,但大家想年前聚聚,不过有些同事?晚上?就回家了。”

闻言,姜秋宜思忖了几?秒,浅声道:“那你去订餐厅,费用报销,我?就不去了。”

丁可眼睛一亮,高兴道:“好。”

姜秋宜看她转身要走的样子,提醒道:“把门带上?。”

丁可乖乖把门带上?。

姜秋宜看门关上,这才咳了声,“陆明承?”

陆明承:“嗯。”

他?低头签下许辰给过来的文件,随口说:“你这个老板做的?不错。”

姜秋宜:“那当然。”

她有点得意:“员工你得?对他们好,他?们才会对你好。”

陆明承签字的?手微顿,眉峰稍扬:“例如给他?们送礼物?”

“……”

姜秋宜噎了噎,摸了摸鼻尖说:“新年礼物,辛苦一年了,多份礼物多份温暖,你懂吗?”

没等陆明承说话,姜秋宜自顾自说:“我?觉得?你应该不懂,这个世界上?除了钱,温暖和爱也很重要。”

陆明承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全被她给挡了回来。

姜秋宜絮絮叨叨地说了下,“我?们杂志社的员工都超级可爱的,都比较的?有人情味。”

闻言,陆明承好笑?道:“你意思是,我?这边的员工没有人情味?”

姜秋宜:“我?可没这样说,是你说的。”

她提醒:“你也别太压榨大家了,特别是许助理他?们――”

姜秋宜话还没说完,陆明承忽然问了句:“你助理年终奖多少?”姜秋宜愣了下,不太确定说:“好像是……四五万吧。”

陆明承“嗯”了声:“许助理应该有几?百万。”

姜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