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1 / 2)

姜秋宜从上场赢到最后,手气好到没再输过。

赢着赢着,梁太太先出了声:“时间也不早了,要不今天就到这?”

李太太笑笑,附和道:“好啊,也该回家吃饭了。”

王太太热情道:“要不大家就留在家里吃?”

“不用了。”梁太太笑,看着姜秋宜说:“秋宜手气真不错,希望下回还能在一起打牌。”

“……”

姜秋宜微顿,轻声答应着:“好,只要梁太太不生气就行。”梁太太睨她一眼,大方道:“我怎么会生气呢,我就喜欢跟秋宜你这样的年轻人玩。”

姜秋宜微微点了点头。

甄萍道:“行,那今天就到这,谢谢大家给我送的新年礼物啊。”

众人:“……”

好想打人怎么回事。

梁太太先离场。

姜秋宜知道甄萍和王太太关系好点,等两人寒暄聊完,她才道:“妈,这个钱真的拿吗?”

甄萍看她,诧异道:“你有什么别的想法?”

之前她们打牌,赢了就是赢了。大家当场可能会有点闷,但这点钱对她们而言确实是小钱,大概几个小时过去,就不会有人记得这事。

姜秋宜“嗯”了声,低声说:“感觉一直赢大家的也不太好。”

她想了想,轻声道:“但直接把钱还给几位太太,又容易造成看不起她们,担心她们输不起的意思。”

甄萍扬扬眉,讶异看她,“然后呢?”

姜秋宜笑笑:“这样吧,妈我们去买几个包包?给三位太太送过去,您觉得如何?”

打牌的几个太太谁也不差这个钱,但输了钱肯定没人会开心的。

姜秋宜想,买几个包包送过去,既能让她们重新开心起来,也能维护她们的面子。

这是她要送的,不是说她们输不起。

甄萍没想到姜秋宜会想得这么全面。

她点点头,看她道:“好主意。”

反正她也不差这点。

姜秋宜莞尔,温声道:“那我问问品牌店那边,有什么新款?”

甄萍颔首:“回去的时候看看,我知道王太太喜欢什么款式的。”

“好。”

姜秋宜正想问梁太太,甄萍道:“至于梁太太,随便买个行了。她说你骗人,别想得到漂亮小包,哪个款式丑你挑哪个给她送。”

姜秋宜:“……”

她忍着笑,答应着:“好。”

甄萍想了想,补充道:“不要在意价格,反正挑丑的。”

她小声嘀咕:“有些品牌很丑的包,反而很贵。”

姜秋宜默了默,想着说:“可能是因为独特?”

甄萍瞥了她一眼,没说话。

反正话,尽在不言中。

两人到家时,姜秋宜也在网上选了几款不错的包包,让甄萍看看。

甄萍选了选,“这两个吧,王太太喜欢红色,李太太喜欢深蓝色,给她们选这两个颜色。”

姜秋宜点点头,“好,我问问经理。”

甄萍“嗯”了声:“给梁太太的选了吗?”

姜秋宜看她,“还没有。”

甄萍瞅了她一眼,接过她手机看了看,正愁没看到丑的,忽然注意到了角落里的一款。

“秋宜,你看这个是不是很丑?”

姜秋宜:“……”

她低头一看,还真有点。

设计师设计的时候可能在走神,设计了一款造型很独特,又很丑的包包。

姜秋宜也不知道该怎么具体形容,反正怎么看怎么丑。

甄萍看她也同意模样,激动道:“那就要这个,买这个送给梁太太。”

“......”姜秋宜忍笑,“确定这个吗?”

甄萍:“确定,就要这个。”

姜秋宜没辙,轻声答应:“好,我问问看。”

姜秋宜想要的包包,调货再难,经理也会帮忙弄来。

两人到家时,经理就回了消息过来,说是明天给她送到,只不过经理大概也对她的眼光产生了一丝丝怀疑,不忘追问――是确定要那款绿色的造型独特的包包吗。

姜秋宜:【确定。】

经理:【好的姜小姐,这几款明天都会给您送到。】

姜秋宜:【谢谢。】

......

回到家后老宅只有忙碌的阿姨。

甄萍问了声:“他们呢?”

“先生和少爷在后院钓鱼。”在陆家老宅,陆明承一直都是陆家的大少爷。

甄萍应了声:“这样啊。”

她没太在意,看向姜秋宜说:“秋宜,妈去楼上换套衣服,你也休息休息吧。”

姜秋宜点头:“好的。”

她也想回房间换衣服。

两人一前一后往各自的房间走,姜秋宜走得近了点,还听到了甄萍的嘀咕声,大概是累之类的话。

姜秋宜听着,无声地弯了弯唇,有点儿想笑。

她发现,甄萍确实比她想象中的要好交流一些,以前或许是她太狭隘了。

换好衣服,姜秋宜在房间里转了转。

她推开落地窗,一眼便看到了在后院钓鱼的两个背影。

后院有陆家自己的鱼塘,姜秋宜也是觉得蛮神奇的。

陆家老宅这儿,你能想到的它基本上都有。

鱼塘不大但也不小,还弄得很像模像样。

陆荣退下来后,也没别的爱好。

甄萍喜欢找小姐妹打麻将逛街,满世界飞,陆荣倒是年轻时候飞累了,老了只想窝在家里颐养着。

每天养养花草,钓钓鱼,时不时跟好友们打打球,还去爬爬山,到山里弄点纯天然的美食回来。

……

姜秋宜走神地望着那边,手里拿着的手机振了下。

陆明承:【要不要过来?】

姜秋宜一顿,垂眸往他那边看。

陆明承恰好回头,朝她这边看。

距离隔得很远。

但姜秋宜就是觉得他们的目光在空中交汇了。

她抿了抿唇,低头回复:【会打扰到你和爸吗?】

陆明承:【不会,过来穿多点,外面冷。】

姜秋宜:【嗯。】

她换了衣服,套了件羽绒服出门。

时间不早了,家里的厨师在忙着做晚饭。

姜秋宜跟阿姨说了声,径直往陆明承他们那边走。

走了好一会,姜秋宜才到。

陆荣看到她,笑了笑:“回来了?”

姜秋宜点点头:“爸,外面冷不冷?您在这坐恨久了吧。”

陆荣摆摆手:“吹吹自然的风更舒服,不冷的。”

姜秋宜瞟了眼陆明承。

陆明承一笑,看她说:“放心吧,爸身体比你的还好。”

姜秋宜:“……”

谁要他说这个了。

看姜秋宜神色,陆明承勾了下唇,侧头看她:“到这边坐还是站?”

“我站一会吧。”姜秋宜说:“打麻将坐了好久。”

闻言,陆明承倒是有点好奇了。

“玩的怎么样?”

姜秋宜小心翼翼地瞅了眼旁边的陆荣,压着声音道:“赢了超多。”

她说这话时候,声音有自己压着的雀跃。

陆明承看她有点得意的神色,弯了弯唇:“超多是多少?”

“八位数。”

陆明承挑了挑眉,佯装惊讶道:“是还挺多的。”

“……”

不知道为什么,姜秋宜总觉得他这话有点儿不那么真诚。

她觉得八位数很多,但在陆明承眼里,估摸着就跟几百块钱一样,不值一提。

想到这,姜秋宜摸了摸鼻尖,讪讪说:“你别说话了。”

“……”

陆明承哑然失语,瞥了她一眼:“过河拆桥?”

“嗯。”姜秋宜毫不客气应下。

两人在旁边旁若无人交流着,陆荣偶尔瞅一眼,还觉得挺惊奇的。

陆明承现在,情绪变化倒是还挺多。

陆荣笑笑,也不想在这儿坐电灯泡,主动道:“有点冷,我先回去了。”

姜秋宜一愣,正想问自己是不是打扰到他们钓鱼了,陆明承先应了下来。

“我们吃饭回。”

陆荣点点头:“行。”

陆荣走远后,姜秋宜才看他:“我是不是打扰到爸了?”

“没有的事。”陆明承淡淡说:“别忘自己身上揽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