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1 / 2)

看姜秋宜呆愣的表情,陆明承嘴角噙着笑,补充说:“怎么?”

“......”姜秋宜缄默片刻,盯着他看了三秒,重新拉着被子躺下,温吞道:“没怎......妈怎么忽然让你陪我――”

她停顿了下,实在是觉得泳衣二字有点烫嘴,含糊道:“去逛街。”

“......”

陆明承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窘迫,轻扬了扬唇角说:“她大概觉得我上班太忙,基本没陪过你。”

姜秋宜:“......”

她并不太需要陆明承陪。

正确来说,她不需要陆明承陪着去买泳衣。

思及此,姜秋宜还是狐疑地看了陆明承一会。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甄萍不太会说这种话。可一想到两人在健身房的事,她又觉得......也不是没有可能。

其实甄萍,确确实实找陆明承提了两句,但是呢,没有刻意说泳衣。

甄萍从健身房撞到那一幕后,也觉得有点尴尬,但尴尬之后是懊悔。

她要是没去的话,他们家可能要有大喜事了。

陆荣听她嘀咕,忍不住笑:“不至于。”

“怎么不至于了。”甄萍瞪了他一眼,“小年轻冲动,非常至于。”

甄萍很是后悔,早知道不去找陆明承了。家里的阿姨也真是,不告诉她两个人都在健身房。

陆荣噎了噎,怀疑她是想要宝宝想疯了。

甄萍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目光直直道:“难道你不想?”

“......”

陆荣缄默了会,微点了点头。

说句实话,这实话可能会让很多年轻人不太舒服,但人老了,确实就想儿孙满堂,想无聊时家里有个闹腾腾的小孩,添加点喜色。

陆荣是商人,但也是普通人。退下来之后,每天也就想过过普通人的生活,自然也是想早点抱孙子孙女的。

甄萍轻哼,小声嘀咕:“我就知道你也想。”

陆荣失笑,沉默了会道:“是想,别给他们压力,秋宜也还年轻。”

甄萍“嗯”了声:“这我知道,那我不是心急吗?”

夫妻俩聊了会,甄萍也冷静了下来。

她在客厅看了会电视,无聊地玩了玩手机,也觉得没什么意思。

甄萍正想上楼休息,陆明承下来了。

他神色淡定,甄萍也不好提刚刚的事。

“妈。”陆明承看她,“您找我有事?”

甄萍其实忘了开始找陆明承是有什么事了。她“嗯”了声,瞅着他道:“我听秋宜说你们年后打算去日本?”

陆明承颔首。

甄萍看了他几秒,笑着说:“趁着放假去放松放松也挺好的。”

她问:“打算哪天走?”

陆明承想了想,“我休息时间不能太长,初三晚上过去吧。”

陆家有自己的飞机,也不用考虑航班各方面问题。

甄萍点点头:“会不会太晚了?初二晚上去也没事的,家里亲戚什么的爸妈也能招呼。”

她看陆明承:“你工作太忙,要多花点时间陪秋宜,她嘴上不说,但也是需要人陪的。”

甄萍就是这样过来的,自然能感同身受一些。

只不过,她年轻时过得比姜秋宜更幸福。她也是豪门家庭养大的,虽后来父母去世了,但爷爷奶奶也都是纵容她的。

这一点,和姜秋宜不同。

陆明承没料到甄萍会和他说这种家常,他点了点头,淡声道:“知道了。”

甄萍怕他不懂,提醒道:“明天不是没什么事吗?你可以陪秋宜去逛逛街,新年了,那些商场都很热闹。”

陆明承:“嗯。”

甄萍看他不为所动模样,继续道:“正好你们要去日本,买点日本穿的新衣服,日本温泉滑雪都不错,滑雪服泳衣什么的先备好。”

陆明承顿了下,看甄萍还有要说下去的架势,连忙应着:“好,知道了。”

甄萍“嗯”了声,也不多言:“也没什么事,你也早点休息吧。”

......

陆明承看姜秋宜还有些费解的神色,也不解释,径直去了浴室。

但进去后,他也对自己有些不齿。

只是这念头一闪而过,很快陆明承便觉得自己没做错也没说错什么。

他没骗姜秋宜,甄萍是真提了让他陪她去买泳衣。

翌日,姜秋宜早早醒来。

她进浴室时,陆明承也正好在洗漱。

两人对视一眼,姜秋宜心照不宣地挪开目光。

她垂眸,拿过一侧的牙刷牙膏专心刷牙。

陆明承比她早了几分钟,这会刚收拾好。

但洗漱好,他也没走。

姜秋宜刷了一会,这才借着镜子看到了旁边站着的人,她愣了下,含糊不清道:“你有话跟我说?”

陆明承:“什么?”

姜秋宜微顿,快速刷完牙道:“你有话跟我说吗?”

“......没有。”陆明承扫了眼,淡淡说:“怎么?”

“?”

姜秋宜不解看他,什么?

这人问自己什么,他难道心里没数吗?他站在这看着自己是为什么。

姜秋宜在心里嘀咕了一会,想了想还是没问出口。

陆明承看她一脸纠结的模样,眸子里闪过一丝笑,随便找了个话题。

“秋宜。”

“啊?”姜秋宜正洗脸,“你说。”

陆明承看她:“你想早上出门还是午饭后再出去?”

姜秋宜洗脸的动作一顿,思忖了片刻道:“我昨晚,在你说之前约了妙妙。”

陆明承挑眉。

姜秋宜回头看他,弱弱道:“我和妙妙去逛街,你就不用陪着了吧。”

她非常善解人意说:“你工作太辛苦,好不容易有空,在家好好休息休息。”

姜秋宜不是不想陆明承陪,只不过买泳衣这事,陆明承陪着她真不太能买的下去。

两人过过很多次夫妻生活,可在这种生活的小事上,她还是会非常不好意思。

同样的,也觉得陆明承在做和他身份不相关的事,有一丢丢违和,不适应。

闻言,陆明承没再追问下去。

他目光灼灼盯着她白净的脸看了须臾,倏地一笑:“也行。”

姜秋宜看他这么好说话,暗暗松了口气。

她“嗯”了声,随口问:“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买的吗?”

陆明承看她,不紧不慢说:“有。”

姜秋宜诧异,“你说。”

陆明承:“泳裤。”

“......”

姜秋宜下楼时,甄萍狐疑看了她一眼,“秋宜,你脸怎么那么红?”

姜秋宜微哽,举起手扇扇风说:“暖气太足了,有点热。”

“......”

甄萍“啊”了声,深信不疑:“这样啊。”

“嗯嗯。”姜秋宜眼神飘忽,扯着慌:“不过也就刚刚,可能是刚睡醒的原因吧,待会好了。”

甄萍点点头。

她正要坐下,这才看见陆明承慢悠悠地从楼上下来。

甄萍没多想,招呼着两人:“去吃早餐吧。”

陆家有必吃早餐的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