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1 / 2)

说实话,姜秋宜并不是很想穿。

但她又实在磨不过陆明承,更何况本身出来旅游泡温泉,就存了那方面的心思。

两人心意勉强算得上是相通,偶尔玩点小情趣,还挺促进夫妻感情的。

但姜秋宜还是有点害羞。

她受不住陆明承落在自己耳侧的呼吸,酥酥麻麻的,还有点儿痒。

她正想说话,陆明承忽然张嘴,含住了她柔软的耳垂,又喊了声:“老婆。”

这两个字,简直带着某种杀伤力。

姜秋宜心一软,含糊道:“……勉强答应你。”

陆明承低低一笑,滚烫的呼吸落在她脖颈,沉沉应着:“好。”

姜秋宜脸颊绯红,正想抱着泳衣去浴室换,还被陆明承拦下。

她愣怔看他,不明所以:“你干嘛?”

陆明承看着她,低声道:“就在这换?”

“......”

姜秋宜一哽,忙不迭拒绝:“不要。”

他们夫妻虽没什么隐私,该看的早看光了,可姜秋宜还是不好意思在陆明承面前换衣服。

看姜秋宜这么强硬拒绝,陆明承倒也不强求。

他扬了扬眉,说了句:“行,依你。”

姜秋宜无语,这怎么搞得她无理取闹是的。她怀疑陆明承换人了,真的换人了,怎么变得像一个彻底的流氓了。

陆明承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看她进了浴室,他也不急这一时半刻,拿着泳裤进了温泉池。

温泉池就在房间里,有一扇屏风挡住。

姜秋宜换完泳衣出来时,身上还欲盖弥彰地披了件浴袍。

她看了眼,陆明承已经在温泉池了。

姜秋宜脚步顿了顿,朝他走近。

听到声音,陆明承睁开眼看她。在看到她身上的浴袍后,他弯了下嘴角:“不下来?”

姜秋宜别扭了三秒,突然就觉得好像是没必要害羞,该做的早做过了,还怕这会吗?

想着,她很爽快地把浴袍丢下,迈进池里。

陆明承虽想象过她穿这套泳衣的模样,但真真实实看见时,还是有片刻的怔松。

他知道姜秋宜身材好,适合穿这套泳衣,但也没想到效果会这么好。

她人瘦,但该有肉的地方有肉,在暖黄色的灯光下,更显得冰肌玉骨,肤如凝脂。

姜秋宜身材比例很好,腿特别长,又白又直。是网上说的腿精。

陆明承看着,脑海里忽然涌现她环在自己腰间时的模样。

思及此,他喉结滚了滚。

姜秋宜不是没注意到陆明承那危险的目光,但她暂时不想管,也不是很害怕。

不就是......过夫妻生活嘛,她又不担心。

只不过,让姜秋宜意外的是,陆明承在她下了温泉池后,并没有什么行动。

她狐疑地看了眼安静泡温泉的男人,还觉得有一点点奇怪。

这和他之前的表现,怎么还有反差了呢。

姜秋宜不解。

但陆明承,虽然是对自己的妻子有想法有欲念,但也并非是不讲道理的人。

她下午在滑雪场玩了那么久,也累了,他在给姜秋宜好好休息的时间。

她休息好了,陆明承才能有福利。

姜秋宜琢磨了一会,实在不知道陆明承心里在想什么。

她想了想,拿过一侧的手机点开。

恰好,简夏也在群里发了到了酒店的照片。

简夏和林珊珊盛清霓三个人今天出门旅游,不过她们几位在国内,在一个风景优美,温度也比较舒适的地方。

姜秋宜点开一看,笑着回复:【酒店看着不错。】

简夏:【我们刚到不久呢,现在打算去吃东西,你们呢。】

姜秋宜:【在泡温泉。】

简夏:【那我速速撤退。】

姜秋宜:【。】

林珊珊:【日本的温泉怎么样,下午滑雪好玩吗?】

姜秋宜:【好玩,以后有机会我们一起来。】

盛清霓:【好,妙妙呢?】

简夏:【泡温泉呢,哪能玩手机啊,我估计待会秋宜也会消失不见。】

姜秋宜:【......】

瞬间,几个人也不问黎妙了。

大家好像都很心照不宣。

姜秋宜讪讪,陪她们聊了一会反倒被问陆明承是不是不在旁边,她为什么泡温泉还能玩手机?陆总不太霸道啊。

姜秋宜看着,正想回复,忽然感受到了温泉池水的波动。

她手指一顿,抬起头看向陆明承。

两人对视一眼,陆明承看她被氤氲气蒸红的脸,肌肤红润透亮,有种说不出的温软感。

姜秋宜嘴唇动了下,没出声。

陆明承垂眸,看她握着的手机,声线沉沉问:“在跟谁聊天?”

“简夏她们。”

姜秋宜也没瞒着,“随便聊了两句。”

陆明承没再问。

姜秋宜往群了发了个表情包,就把群设置免打扰模式了。

鬼使神差的,她还把手机调成了静音。

弄完,她看陆明承:“泡多久了?”

陆明承:“四十分钟。”

他看姜秋宜,低声问:“感觉怎么样?”

姜秋宜没多想,直接说:“还不错,挺舒服的。”

她这会的心思已经被转开,也没总纠结那种事,直接道:“泡的更想睡觉了。”

陆明承微顿,敛目看她,低声说:“那休息了?”

姜秋宜一愣,还没反应过来,他先逼近,吻住了她的唇。

“......唔。”

陆明承根本没给她反抗的机会,一点也不废话地直入主题。

姜秋宜差点没在池子里站稳,她踉跄了下,被陆明承抱住,和他黏在一起。

池子里的水荡漾着,起起伏伏。

姜秋宜被吻的差点缺氧,她肌肤细腻光滑,触感极佳。

陆明承碰到她的蝴蝶背,把人往自己怀里带。

两人体温逐渐升高,池子里的水也溅到了边上。

姜秋宜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只能依照最真实的身体需求去回应他。

她一回应,陆明承变得激动。

......

泳衣飘在温泉池,谁也顾不上。

姜秋宜被陆明承抱着,任君所求。

从温泉池回到房间,地板上留下了不少水渍,湿湿嗒嗒的。

姜秋宜面红耳赤,嗓子也都有些哑了。可陆明承却好像还没够一样,仿佛想一夜间把她榨干。

......

这一片静谧无声,房子是独立的,隔音效果极佳,既听不见外面的喧闹声,外面也听不到里面的暧昧声响。

这一点,小木屋做的极好。

结束时,姜秋宜嗓子哑了。

她全身无力地窝在陆明承怀疑,总觉得他真的......体力超出她想象。

明明下午两人都在滑雪场玩了一下午,晚上回来吃过饭,他甚至还处理了两份紧急文件。

可刚刚运动后,他还有精神和体力收拾乱糟糟的房间。

想到这,姜秋宜不由暗暗觉得不公平。

明明出力的也是他,可为什么他还跟个没事人一样,不知疲倦也算了......看着精神还很饱满。嗯,是餍足后的饱满。

两人拥抱在一起,谁也没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