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1 / 2)

等陈浮拍完广告,黎妙还很小粉丝地给他送了花。

陈浮一脸懵逼,他之前就看到两人来了,但因为在拍摄,不太好意思过来打招呼。

“妙妙姐,这是什么?”

“给你的花啊。”黎妙一脸姨母笑说:“刚刚表现真棒,你很上镜啊。”

黎妙夸赞道:“有没有考虑去你秋宜姐的杂志社拍照?我让她把c位留给你。”

陈浮:“……”

姜秋宜听着,翻了个白眼说:“你别把他给吓着了。”

黎妙撇嘴:“怎么会呢,我们都是老熟人了。”

陈浮笑了下,笑起来清爽且干净,就很阳光。

姜秋宜瞅了眼,不由感慨,难怪现在越来越多人喜欢他了。她必须要承认,陈浮是真长开了,越来越好看了。

“不会吓着。”他看姜秋宜:“今天不忙吗?”

姜秋宜点头:“不忙,我和妙妙听说你接到新广告了,特意过来给你加油的。”

陈浮失笑:“就是一个小广告。”

邱建白听着几个人对话,幽幽道:“小广告也别嫌弃,不然人家晚点就跟你解约。”

黎妙:“他敢。”

她轻哼,看着陈浮道:“他们要是跟你解约了,我给你找个代言。”

“……”

陈浮觉得,倒也不必。

他之所以接这个广告,一个是因为钱,另一个是因为工作量不大,不会耽误太多时间。而且这品牌的键盘也确实还不错,可以给需要的人推荐推荐。

至于别的广告,他不觉得自己有号召力和影响力。

姜秋宜哭笑不得,“行了,别站在这儿了。”

她张望了下,好奇问:“现在是可以走了吗?”

陈浮刚要说话,和他一起拍照的女解说过来,诧异看着姜秋宜和黎妙,她顿了下,直接问:“陈浮,这两位是?”

没等陈浮回答,黎妙主动道:“他姐姐。”

女解说一愣,诧异道:“陈浮你还有姐姐啊?”

陈浮冷漠点了下头:“嗯。”

姜秋宜打量了下两人气场,她发现邱建白骗了她们。

陈浮对这个女解说没想法。

姜秋宜在自己的事情上不敏感,但别人之间有没有猫腻,她是相当敏锐的。

她沉默,没吭声。

女解说早就习惯了陈浮这冷漠的性子,笑着说:“两位姐姐好,你们长得很漂亮。”

姜秋宜微微一笑:“你也是。”

女解说抿了下唇,有点儿紧张说:“你们是要走了吗?”

她看陈浮:“陈浮,中午要不要一起吃顿饭?”

“不了。”

陈浮想也没想,直接拒绝:“我和她们一起吃饭。”

女解说怔松着,似乎还想说点什么,可陈浮没给人机会。他看向姜秋宜两人,“中午一起吃饭吗?”

姜秋宜:“一起吧,他们是不是还没起床?”

邱建白:“就拍照的起来了,其他的这个点还在睡。”

姜秋宜想了想,“那我们去基地吃还是在外面?”

陈浮:“看你们。”

姜秋宜思索了会,“去外面吃吧,吃完给他们打包回去,也该起床了。”

“行。”

姜秋宜想的是,她之后一段时间都会很忙,得在他们比赛之前去看看他们,给他们鼓励鼓励。

女解说听着他们的对话,总觉得姜秋宜几个人和陈浮,不像是姐弟关系。

她看他们离开背影,看向自己的助理,惊讶说:“一般人,可以随便去战队基地吗?”

助理愣了愣,“不可以吧?”

女解说“嗯”了声,她也知道不可能。她看和陈浮说话的女人,总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不清不楚。

如果被姜秋宜知道这想法了,她真的很想喊冤。

她觉得自己和陈浮的关系,挺清白的呀,非常清白。她就是陈浮老板,兼职姐姐。除此之外,再无别的。

不过此刻,姜秋宜本人并不知道女解说的想法。

同样的,她也没把女解说放在心上。

在知道陈浮对人没想法后,她关注就少了。

上车后,一行人去餐厅吃饭。

问过陈浮想吃什么后,姜秋宜和黎妙几个人去了私人菜馆。这店需要提前预约,但黎妙和姜秋宜都是这儿的vip客户,有专门给两人留的包厢。

邱建白跟着她们,再次长了见识。

“你们俩这身份……”他坐下后,感慨了句:“我想给两位当保镖了。”

姜秋宜瞥了他一眼,好笑说:“那你不行。”

她道:“我的保镖都是各方面很厉害的,你这文弱书生样子,打架这方面就被pass掉了。”

闻言,邱建白被呛了下,不可置信问:“这什么年代了,还有人打架?”

姜秋宜:“你觉得呢,哪儿没有?”

邱建白看她半晌,诧异道:“你们不会还遇到过绑架那种事吧?”

“……”

姜秋宜抿了口茶:“我没有,你问问妙妙。”

黎妙:“我也没有。”

她很平安且健康长大的。

她想了想,扭头看向姜秋宜:“不过陆总和霍寻好像遇到过。”

“啊?”

这事姜秋宜自己都不知道,她惊讶道:“真的假的?”

黎妙:“很早了,那会太小了,我就记得大人们说过这事,说是有仇家把两人绑架了什么的,然后两个人自己逃了出来。”

姜秋宜:“……”

她忍不住笑:“怎么逃出来的?”

黎妙摇头:“你可以问问陆总。”

姜秋宜点头:“等晚上回家了问问他。”

她还真有点兴趣。

听两人说完,邱建白喝了口茶压惊,“算了,保镖好像也确实不好当。”

姜秋宜觑他一眼,“你还是好好当教练吧,教练工资也不低。”

邱建白笑:“这倒是。”

他和两人碰了碰杯,笑着说:“还得谢谢姜总给我这个机会。”

“……”

姜秋宜忍笑,“客气客气,应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