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1 / 2)

两人对视半晌,陆明承看她一本正经神色,“认真的?”

姜秋宜点头:“对啊。”

她是真觉得如果去婚礼现场会让梁莉菁添堵的话,还不如不去。

陆明承沉思了会,“那看你,还有一个月,可以慢慢考虑。”

姜秋宜扑哧一笑,想了想道:“行。”

她趴在他对面,低声问:“你还要忙吗?”

陆明承看她这样,低问:“是不是觉得无聊了?”

姜秋宜怔了怔,浅声道:“其实还好。”

她思索了会:“你忙你的,我在对面看会书。”

姜秋宜发现,人真的要不断学习才会有进步。

像陆明承这种人都不忘学习,她有什么资格在原地踏步。

拿法语来说,姜秋宜听了陆明承的法语表达,忽然觉得自己以后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学法语专业的了。

太丢脸了。

陆明承并不知道她还有这种小想法,只觉得她这个提议还不错。

姜秋宜坐在对面陪着,还挺好的。

两个人在书房里,享受不一样的周末。

姜秋宜在他书房随手找了本法语书籍,翻开看着。

她看着看着,发现自己真的有很多词汇都忘了。

姜秋宜幽幽叹了口气,回房间拿平板过来,遇到不会的再搜索做笔记。

陆明承原本的注意力在工作上,但看她实在是过于认真了,莫名就把注意力放在姜秋宜身上了。

他垂眸看了眼那本书,是一个作者去法国遇到的一些所见所闻,算是纪实学小说。

陆明承看过一遍,知道里面有些内容还挺有趣的。

但在他记忆里,姜秋宜并不是一个喜欢看这种书的人。

姜秋宜完全察觉到他的思绪变化,她整个人真的非常沉浸在这本小说里。

当然,一部分是因为内容,更大的原因是因为姜秋宜发现,她真的好多词都不认识了。

果然,人不前进就只会退步。

想到这,姜秋宜更认真更努力了。

她颇有种要把自己落下的知识,全部补回来架势。

之后大半个月,陆明承发现自己的老婆开始买书了。

她不再买珠宝首饰,她开始疯狂给自己买书。

各类各样的书籍都有,外籍文学也占据了一大部分。

这天晚上,陆明承从书房忙完回房间。

他一转头,看到的便是姜秋宜看书的画面。

他抬手揉了揉眉骨,搞不懂姜秋宜为什么又变了。

陆明承盯着看了片刻,她也没反应。

他感受到了些许的挫败,索性去浴室洗漱。

洗漱出来,姜秋宜换了个姿势在看书。

陆明承清了清嗓,问了句:“看什么书?”

“一本外文小说。”姜秋宜说:“讲一小女孩逃脱家庭的故事,还挺感人的。”

陆明承:“……嗯。”

他默了默,看她说:“还不困吗?”

姜秋宜打了个哈欠:“还有一小半,我看完再睡。”

她看着看着,忽然说:“对了,我想跟你说件事。”

陆明承看她,“你说。”

“三楼之前不是还有个客房吗?”

陆明承点头:“然后呢?”

姜秋宜抿了下唇,温声道:“我想把那个房间改造一下,我想弄一个书房,你觉得怎么样?”

陆明承:“……”

他稍顿,“你想弄就弄。”

姜秋宜点点头:“我就跟你说一声,那我明天让徐叔找人过来。”

“嗯。”陆明承说:“明天我给你安排一个设计师沟通。”

闻言,姜秋宜眼睛亮了亮:“好。”

她说完,注意力重新拉回小说里。

陆明承躺在床上,本来是有点儿累的。但突然又不是那么累了。

他发现,自从姜秋宜沉迷看书后,他们已经有大半个月没过夫妻生活了。

陆明承并不是一个只想着这档子事的人,但看姜秋宜这样,又真的有点儿吃味。

他看她专注模样,喊了声:“秋宜。”

“嗯?”

姜秋宜漫不经心应着:“怎么了?”

她狐疑看他,“我这边的灯光太亮了吗?”

“……不是。”

陆明承盯着她看了须臾,叹了口气:“没什么事。你你别看到太晚,早点睡。”

姜秋宜含糊应着:“知道了。”

陆明承阖眼休憩。

姜秋宜看了几分钟,察觉到旁边人安静下来后,默默把灯光调到了最暗,她自己也没再乱动,连翻书的声音都轻了很多。

以前,姜秋宜没发现书这么好看。

但最近为了跟上陆明承的步伐,她开始学习。学习过后才发现,其实学习也很快乐。

就有种说不出的快乐,那些东西进入你的脑海,成为你的私有物这种感觉,和买到东西的感觉,非常不同。

看完,姜秋宜看了眼时间,已经十二点半了。

她打了个哈欠,起身进浴室上了个厕所,重新洗了手洗了脸护肤,这才折返回床。

刚掀开被子,她人还没来得及躺下,对上了陆明承深邃的瞳仁。

姜秋宜一顿,诧异看他:“你还没睡着?”

陆明承:“嗯。”

姜秋宜默了默,反省问:“是我吵醒你了吗?”

“不是。”

陆明承看她俯身的样子,目光从上而下,落在她精致的锁骨上。

她穿着吊带裙,风光半露。

陆明承眸色沉了沉,一把将人拽了过去。

猝不及防,姜秋宜踉跄着,趴到了他身上。

“你干――”

后面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陆明承低头,堵住了她的唇。

再之后,一整夜,姜秋宜都没在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她觉得自己像飘在了天空中,被风吹得在空中前后左右上下浮动着。

她找不到支撑点,找不到着落点,起起伏伏的,让她又些许的不安。

……

到后面,姜秋宜实在是有点受不住陆明承这样折腾自己,好几次想阻止想反抗,倏地听到了男人沙哑的声音在自己耳畔响起。

“书很好看?”

姜秋宜懵了下,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他扣着她的腰肢,勾走了她思绪,让她没办法认真回答。

到后面,姜秋宜断断续续的感受到了陆明承的怨气。

这人在吃醋。

而且是吃书的醋。

姜秋宜想着,有点想笑。

她抬眸看着面前的男人,抬手勾住他脖颈,柔声哄着:“其实书没有你好看。”

陆明承根本不信她。

他勾着她的舌尖缠绵着,嗓音沉沉:“是吗。”

他故意地咬了下她舌尖,低低说:“我看你挺喜欢的。”

姜秋宜:“……”

总而言之,这一晚,陆明承因为吃书的醋,把姜秋宜折腾的去了半条命。

入睡前,姜秋宜迷迷糊糊地想――她明天一定没办法准时去杂志社上班。

事实,也确实如此。

姜秋宜醒来时,房间里已经没人了。

她全身酸痛,捞过一侧的手机点开看了看。

很好,十点半了。

姜秋宜懒洋洋地躺在床上,缓了缓,给丁可和傅蝶各发了条消息,说下午再去杂志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