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慕晴x姜臣(1 / 2)

千万种心动 时星草 9121 字 8个月前

其实姜臣吻技很烂。

沈慕晴虽然没有对比的地方,可她就是知道姜臣吻技很烂。

他磕磕绊绊的,咬到了她的舌头,还不经意地碰到了她牙齿。

可越是这样笨拙的行为,越让沈慕晴有种说不出的情绪。

是感动,也是其他乱七八糟的一些东西。

两人不知道亲了多久,到沈慕晴完全没力气往下缩的时候,姜臣还伸手把她给扣住,拉入了怀里亲。

……

房间内的灯开着,又被关了。

屋子里只有窗外的月色照进来,月色迷人,深夜周遭环境也分外安静。

许久许久后,姜臣才把她给放开。

屋子里只有两人的喘息声,此起彼伏,停不下来的样子。

沈慕晴的嘴唇红润的,一眼就能看出来做了什么,至于姜臣,也是一样。

她觉得自己的脸热,身体热,哪哪都有点不对劲。

姜臣的手还在她后脑勺处,刚刚靠墙时候,他手垫在了后面。

两人面对面站着,谁也没出声说话。

好一会后,姜臣突然伸手擦了擦她的唇,嗓音低哑道:“忘了吗?”

沈慕晴:“……”

她嘴唇动了动,讷讷说:“我是渣女吗?”

她说:“就刚刚那样,我除非是失忆了才会忘吧。”

姜臣松了口气,哑着声音说:“那就好。”

“……”

沈慕晴刚想要说话,姜臣突然捏了捏她的脸问:“我还以为……你又要装傻。”

沈慕晴一怔,诧异看他:“我什么时候装傻了?”

“很多次。”

姜臣看她眼,捏了捏她的脸:“上次你喝醉酒做了什么,忘了还是没忘?”

闻言,沈慕晴瞪大了眼看他:“我就知道。”

她说:“你当时是不是装的?”

姜臣迟疑了几秒,点了点头:“嗯。”

他说:“我没喝醉。”

沈慕晴哽了下,突然说不出话来了。

这叫什么事。

所以她那几天就那么表演了几天吗?一想到这,沈慕晴突然好怄气。

“那你怎么不拆穿我?”

姜臣顿了下,低声道:“摸不准你心思。”

他叹息了声,像是有点无可奈何样子:“你一直这样,反反复复的,你之前还说对我没半点意思。”

沈慕晴:“……”

就这种情况,姜臣怎么敢去多想。

他当时在想,如果她第二天还记得的话,会如何,是会觉得恶心还是会跟自己说,姜臣我们都忘了那天那个误会,我就是一时间想知道接吻到底是什么感觉才会对你那样的。

姜臣没有把握。

随着年岁增长,他对沈慕晴却一如既往的没办法,无论是在哪方面,只要是和她有关的,姜臣都不敢乱来,也不敢随随便便下定论。

唯恐自己猜错,做错什么。

走错一步,姜臣不知道要花费多少工夫才能回到现在的位置上。

所以他不敢去赌。

人最珍惜什么,就最舍不得拿那种东西来赌,碰运气什么的绝对不行,也正是因为这个,这件事情才会一直拖着拖着,拖到了现在。

一时间,沈慕晴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她沉默了几秒,突然问:“你就不怕这一次再猜错?”

姜臣沉默了会,突然笑了声:“我是笨蛋吗?”

沈慕晴:“……那谁知道呢。”

姜臣捏了捏她的脸,低声道:“这次我有把握。”

其实把握是在她问出那句话时候有的,沈慕晴都能察觉到自己吃醋了,那证明她其他时候肯定也想过这些事,如果没想到,不会那么小心翼翼地来试探。

就那一刻,姜臣有了信心。

他垂眸,盯着面前的人看着,目光灼灼地:“那现在——”

他顿了下,低声道:“我认真问一问,做我女朋友?”

莫名其妙的,沈慕晴被他这么正经的话弄的有点不适应。

她“嗯”了声,看向姜臣:“你都占我便宜了,莫非你还想把我丢下?”

闻言,姜臣低低地笑了起来。

他靠在沈慕晴肩膀,勾了勾唇。

“值了。”

等这一句话等了这么多年,突然就觉得所有辛苦和等待都是值得的。

姜臣以前甚至还做过其他猜想,如果沈慕晴这辈子都不开窍,或者是开窍的时候已经喜欢上其他人了,那他要怎么办。

姜臣试图去找答案,可没有找到。

他发现自己找不到答案。

之后,他便一直这样下去了。

他突然觉得那些答案好像也不是那么那么的重要,在有限的时间里,他愿意等,愿意等到她开窍的那天。

姜臣也有信心,她开窍的时候,不可能遇见比自己还优秀的人。

沈慕晴后知后觉意识到,好像姜臣等了很久很久。

她站在原地没动,安静了许久后,她低声问:“你什么时候……”

“很早。”

姜臣侧目,亲了亲她脸颊,嗓音沙哑道:“比你想象的要早。”

沈慕晴错愕看他:“那你怎么……”

“不跟你说?”

“对啊。”

沈慕晴说:“害我刚开始发现的时候,还担心了一段时间。”

姜臣苦涩一笑:“你以前反应是真的迟钝。”

沈慕晴:“……”

她无语地看着姜臣。

姜臣伸手,揉了揉她脑袋:“嗯。我的错。”

沈慕晴张了张嘴,小声说:“也不是你的错吧,我也有错。”

两人无声对视了会,莫名其妙又亲到了一起。

再结束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了。

沈慕晴的嘴唇都有点儿肿,她抿了抿唇,有点儿不自在。

“好晚了。”

姜臣看她:“去洗澡睡觉了。”

他略带嫌弃道:“身上全是酒味。”

沈慕晴:“……你刚刚亲我的时候你可没这样说啊。”

姜臣低低一笑:“现在也不嫌弃。”

他伸手,把人拉入怀里,声线沉沉说:“我抱一抱。”

沈慕晴没挣扎,任由他抱着。

等沈慕晴洗完澡时候,姜臣已经帮她把行李全收拾好了。

沈慕晴看他的背影,突然靠了过去:“你今晚还回去?”

姜臣手上的动作一顿,挑眉看她:“你在暗示什么?”

沈慕晴脸一红,眼神飘忽说:“谁暗示什么了,隔壁不是有客房吗,你以前又不是没在这边睡过。”

姜臣应了声,侧目亲了下她的手腕,声线低沉道:“我今晚不想睡客房。”

“……”

两人认识了二十多年,把那层窗户纸捅破的时候,好像也没什么好在意好尴尬的。

沈慕晴站在原地一会,反应迟缓地“哦”了声:“你先去洗澡吧。”

她没一口拒绝。

姜臣笑了声,亲了亲她的唇:“睡吧,我去客房了。”

他走到门口时候,还不忘记回头看着沈慕晴,认真提醒:“别忘了。”

沈慕晴:“……”

她有点无语,翻了个白眼说:“我忘什么啊,不会忘。”

姜臣“嗯”了声,这才放心的走了。

沈慕晴也没拦着,虽然说睡一起好像也不奇怪。

但隐约的,又好像还是有点奇怪的。

这一晚上,两人都没睡好。

第二天早上起来时候,沈慕晴还觉得自己昨晚像是在做梦。

她走到门口时候,姜臣正好站在外面。

两人无声对视了眼,莫名其妙的她看懂了姜臣那眼神里的意思。

大概就是说——你是不是又忘记了。

沈慕晴心机梗塞了两秒,一把朝姜臣扑了过去,还很流氓的亲了他一下,气势十足:“姜臣,早!”

姜臣:“……”

他摸了下自己被强吻过的唇,突然就笑了起来。

心情很愉悦,很开心。

沈慕晴不知道他在笑什么,但看他心情好,她自己心情也挺好的。

有男朋友了。

她母胎单身多年,终于脱单了!!!

姜臣厨艺一般,给沈慕晴做了个早餐,两人勉勉强强的吃完。

沈慕晴看了眼时间,十一点了。

其实也不能算是早餐了吧。

“你今天不用去公司吗?”

姜臣“嗯”了声,低声道:“不着急,还早。”

“哦。”

沈慕晴低头笑了下:“谁家公司十一点去还早的?”

姜臣:“……”

他侧目看向旁边的人,捏了捏她的脸问:“故意的?”

沈慕晴眨眨眼,一脸无辜:“我没有哦。”

姜臣也不和她计较这些。

两人凑在一起坐了会,沈慕晴伸手戳了戳他手臂:“你觉得……我们这事要告诉颜颜他们吗?”

姜臣:“看你。”

沈慕晴有点不好意思:“晚点再说吧,这才刚开始呢。”

姜臣看她眼:“为什么?”

他问:“难不成你还想分手?”

沈慕晴噎住。

她扶额,叹气说:“我没有这样想,我就是觉得太突然了,我们要给他们一个心理准备才好。”

姜臣懒洋洋地应着:“可能他们不需要心理准备。”

“为什么?”

姜臣想了想,还是没把程湛他们早就知道这事的事情告诉她:“听你的。”

他淡淡说:“想什么时候说就什么时候说吧。”

“嗯。”

沈慕晴刚杀青一部戏,多的是时间休息。

姜臣公司虽然忙,但相比较而言也能抽出时间来陪沈慕晴。

两人就这样谈着地下恋爱,没告诉其他人。

颜秋枳拍戏去了,沈慕晴也就没告诉她这件大事。

他们两人被发现的时候,已经是元旦了。

两人和陈陆南他们一起过元旦,然后被发现,很坦然的承认了。

大家倒是没说什么,甚至连惊讶都没什么。

这让沈慕晴惊讶了一下。

她看了眼在人群中的姜臣,和颜秋枳等人去另一边坐着。

“你怎么都不惊讶?”

颜秋枳瞥了她眼:“早就知道了。”

沈慕晴:“……什么早就知道了,我没告诉你啊?”

“上次你来给我探班的时候。”

颜秋枳慢悠悠提醒她:“你那时候发信息的样子,就很像热恋中的人,但你不说,我也就没问。”

她觉得自己也需要给朋友一点心理准备。

沈慕晴:“……”

她哽了下,很是无语:“所以我和姜臣在你们面前演了这么久的戏,你们一直在看戏是吗?”

颜秋枳扑哧一笑:“也不能这样说吧?”

她笑着扬了扬眉:“就是很单纯的欣赏了一下你们恋爱而已。”

她笑着说:“我发现你们和之前区别不大,但也有的。”

“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