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大结局下。【双更合一】...)(1 / 2)

撒娇 时星草 8304 字 2021-03-11

阮轻画被江淮谦逗笑,回去路上哄了一路。

行吧。

幼稚就幼稚,再幼稚也是她的男朋友。

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她也赞同江淮谦说的。

孟瑶和大学生般配,但她和江淮谦,也很般配。

两人回了家,江淮谦拉着她入怀,低头亲了亲。

“跟孟瑶约的开心吗?”

阮轻画点头,笑盈盈说:“开心。”她勾着江淮谦脖颈,仰头望着他:“不过我听到了八卦。”

江淮谦挑眉,牵着她往厨房走,边给她倒水边问:“什么八卦?”

“你的。”

阮轻画笑:“孟瑶说有J&A这边的同事问他们,你在Su是不是也那么狠。”

“狠?”

江淮谦把水杯递到她唇边,阮轻画就着他的手抿了口,嗓子舒服了不少。

“嗯,加班。”

江淮谦微怔,失笑说:“最近事多,不是故意让他们加班的。”

更何况,J&A加班的工资可都不低。而且江淮谦自认为,他安排的那些任务,是在上班时间就能完成的,他不是那种喜欢员工加班的老板。

他们没办法完成,只有可能是之前松散惯了,不是他的问题。

阮轻画觑他一眼,猜测江淮谦是把自己的工作效率和工作强度,加在了同事身上。

他的那种效率,一般人可比不上。

她忍笑,但也没直接告诉他。

“最近很忙吗?”

江淮谦颔首,低声道:“会有点。”

夏天到了,他们得为秋冬做准备了。

服饰公司向来如此,总需要季节超前。

阮轻画点点头,表示了然。

江淮谦捏了捏她的脸,低声问:“休息吗?”

“嗯。”

阮轻画看他,“你晚上吃的什么?”

江淮谦:“随便吃了点。”

阮轻画无言,有点儿无奈。

她抱了抱江淮谦,认真道:“以后我不跟你一起吃饭,你也可以约周尧他们,你能不能对自己好点?”

江淮谦哑然失语,拍了拍她脑袋说:“好。”

说到这,阮轻画才发现,他们两人在一起之后,江淮谦真的很少很少和周尧他们约着见面。

思及此,她决定要好好和江淮谦聊聊。

但实际上,江淮谦不是因为和她在一起才不去的。

江淮谦本身对酒吧那些娱乐场所,就没有很喜欢。大多数时候,是周尧喊了,亦或者是顾明霄回南城了,他才会去聚聚。

或者是心情不太好。

但现在,基本上都和阮轻画在一起,江淮谦也没有去的必要。

就算是去,也会带上阮轻画一起。

两人洗漱完,早早地上床休息。

阮轻画窝在江淮谦怀里,闭着眼和他说话。

“明天就要和你在一个公司上班了。”

江淮谦听着,觉得好笑:“之前不是一起?”

阮轻画一顿,拍了下他手臂:“你别打断我,那不一样。”

江淮谦勾了下唇角,含笑说:“都一样。”

阮轻画蹭了蹭他肩膀,睁开眼问:“那我到J&A了,还能偷偷摸摸地跟你上天台约会吗?”

江淮谦还没来得及回答,阮轻画又自言自语说:“哦,J&A好像没有天台。”

这栋大楼的天台,不允许上去。

这是阮轻画到这边第一天就打探到的消息。

江淮谦笑了下,捏着她下巴说:“不上天台,你可以光明正大来我办公室。”

“……”阮轻画微顿,瞥了他一眼说:“那我进去一次出来,同事们会怎么想?”

江淮谦没办法回答。

他猜不到。

提到这,阮轻画忽然想到了这个重点。

之前说她拿奖后,两人就顺其自然地公开。

她思忖着,看江淮谦:“我们要告诉大家我们的关系吗?”

江淮谦看她一脸为难,淡声道:“看你。”

阮轻画想了想,轻声说:“如果单独拿起来说,好像有点刻意,要不顺其自然?”

如果被同事看到了发现了,那就承认。

江淮谦明白她意思,没太大的意见。

“嗯。听你的。”

他阖着眼,在她脸颊上蹭了蹭,嗓音沉沉道:“睡觉吧。”

“晚安。”阮轻画侧头,亲了他一下。

江淮谦没忍住,扣着她的唇缠绵地吻了吻,这才作罢。

月色静好。

所有的一切,也都刚刚好。

阮轻画和江淮谦顺其自然了,她每天坐江淮谦的车到停车场,然后进电梯。

只是她没想到,自己运气会这么好。

一周下来,阮轻画和江淮谦两人明目张胆的互动,竟然没有人看见。

一时间,阮轻画心情有点微妙。

既然如此,那她之前为什么要躲躲藏藏的。

周五下午。

下班后,设计部同事便要一起去给她庆祝了。

阮轻画本来想把孟瑶叫上的,但想了想也不太妥当。

孟瑶和这群人都不太熟,来了也会尴尬。

她索性给孟瑶和之前Su关系比较好的同事发了消息,约着和他们下周五下班后聚餐,她请大家吃饭。

“轻画。”

刚跟孟瑶聊完,一侧的同事凑了过来:“激动吗?”

阮轻画一怔,笑了下说:“有点。”

同事看她,含笑说:“真不错,我看了你的作品,太有想法了。”

阮轻画拿比赛的作品,是一双刺绣的高跟鞋。

她用苏绣和高跟鞋很好的结合,看上去精致又漂亮。

那双鞋,可以当作是婚鞋,也可以日常参加宴会穿。

优雅又精致,是所有人梦中的女鞋。

有的人对高跟鞋的热爱,是常人无法理解的。

而阮轻画,恰好抓住了女人的这点心理。

有时候为了搭配一双鞋,你会愿意去买一整套衣服。

阮轻画笑笑,低声道:“我还得向你们多学习。”

“互相学习。”同事看她说:“难得看到你这种愿意静下心来的年轻人。”

阮轻画怔住。

同事也没多想,直接道:“之前那个小徐,倒是有点可惜了。”

阮轻画没搭腔。

她知道,徐子薇已经离职了,至于现在在哪,阮轻画也不知道。

她只知道她把之前的同事和自己的微信等联系方式都删了。

同事也没注意到她情绪变化,直接道:“她的心太杂,刚来公司就想着要前辈教她技巧,最基本的那些东西,她不怎么愿意学。”

这阮轻画倒不知道。

她刚来的那几天,每天都被杜森丢看书任务,还真没去关心周围的情况。

她抿了下唇,低声道:“希望她以后的心能静下来。”

人犯了错,改正过后,还是应该给一个改过自新机会的。

当然,有些错误不能。

同事笑笑,拍了拍她肩膀说:“希望吧,你继续加油。”

阮轻画扬眉:“好。”

“我听说你跟江总还是校友啊?”

阮轻画愣了下,点点头:“算是吧。”

但其实江淮谦去学设计的时候,早就主修了其他专业毕业了。

设计,只是他一时兴起,然后去学校学了一段时间。

说是真正的校友,其实不太对。

同事看她,“算是?”

“嗯。”阮轻画解释:“他是师兄。”

同事扬眉,托腮道:“我听人说,你在Su的时候,江总还夸过你好几次。”

闻言,阮轻画瞪大眼,不敢相信问:“有吗?”

她怎么不知道。

她是知道江淮谦喜欢自己的设计,但是呢,江淮谦跟别人夸自己这事,阮轻画是真一无所知。

“你不知道?”

阮轻画点头:“不知道。”

同事“啧”了声,开玩笑说:“那可能是江总不好意思当面夸你,但我听杜老师说,江总很喜欢你设计,这次你去参加比赛,江总也一直觉得你能拿奖。果然,你不负众望。”

“……”

被同事夸了半小时,阮轻画有点飘。

她都不知道,原来江淮谦还有办公室的同事们这么看得起她,这么相信她的能力。

阮轻画看了看电脑时间,距离下班还有半小时。

她没什么重要的事要做,想了想给江淮谦发了个消息。

阮轻画:【我刚在办公室听到了谣言。】

江淮谦:【?】

阮轻画:【你和我的。】

江淮谦:【你说说。】

阮轻画:【同事们说你跟杜森夸我的设计,还说你觉得我非常有天赋,认为我这次能拿奖……】

说到最后,阮轻画还夸大其词了。

就很重点的,夸了夸自己。

消息发过去有一会,江淮谦才给她回复。

江淮谦:【不是谣言。】

阮轻画:【???】

江淮谦:【这都是事实。】

阮轻画:【。你真那么夸过我啊?】

江淮谦非常诚实:【我喜欢你和你的设计,你不是一直知道?】

……

阮轻画被他的话呛住,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

这人犯规,随口说情话,让她接不住。

阮轻画压了压上翘的唇角,低着头回:【哦。我知道。】

江淮谦:【跟你说个事,我现在要去开个会,可能会晚点到,你们到地方了先吃,别等我。】

会议是临时来的,海外集团那边的,江淮谦也没办法推。

阮轻画:【嗯嗯,你结束了再过来,赶不来也没事。】

对江淮谦会晚来这个事,阮轻画并不怎么介意。

他们俩庆祝够多了,有的是时间私下在一起,这一顿饭他能早点来,她会很开心,但不能也没关系。

下班点一到,阮轻画和同事们收拾着东西出发去聚餐地点。

聚餐的地点是一家吃喝玩乐一体的会馆,人均上千。

江淮谦请客,下面的员工一点也没客气,设计部的每一位,都是会享受的。

阮轻画还是第一回来这边。

同事讶异:“你之前没来过?”

“没有。”

同事笑:“这儿还挺好玩的,里面还有KTV,江总今天应该是直接包了一层下来,这会馆的每一层,各种娱乐设施都有,唱歌的玩的吃饭的一应俱全,还挺特别的。”

阮轻画有些意外。

她是没来过。

同事笑:“我们之前宰过杜老师一次,来这边团建了一回,后来杜老师被我们宰狠了,不愿意带我们来了。”

闻言,阮轻画扑哧一笑:“所以换成了江总是吗?”

同事异口同声:“那当然,今天要多点点酒,明天正好是周末,我们得让压榨我们的江总出出血。”

阮轻画正要说话,另一同事说:“放心吧,你再怎么点,对江总而言,都无关痛痒。”

同事:“……靠。”

有钱人真让人羡慕。

阮轻画轻勾了下唇,赞同这个说法。

江淮谦还没来,杜森招呼着众人。

但J&A设计部的氛围很好,同事们之间也没勾心斗角,大家都其乐融融的,很快便融入到了一起,吃着喝着聊着,很是开心。

正餐吃完撤下,又上了很多果盘和啤酒。

阮轻画晚上没吃多少东西,肚子全用来喝酒了。

她是这场庆功宴的主角,同事们虽没有刻意刁难,但也免不了喝了几杯酒。

饭后甜品和果盘送上来时,旁边一同事看着她,笑了笑问:“轻画,你是喝醉了吗?”

阮轻画摇了摇头:“没有吧。”

她觉得自己还能行。

同事笑笑,和她碰了下杯子:“我敬你一杯,但你别喝了,我喝一口就行。”

她是设计部的前辈,温声道:“祝你前程似锦。”

这回阮轻画能拿奖,不单单是她一个人的荣誉,是整个设计部,也是整个公司的荣誉。

阮轻画笑了下,是真的很喜欢这些同事。

她看了看面前的杯子,小声说:“我不喝说不过去,我喝一口。”

同事颔首:“行。”

她看她,“要不要去唱会歌?”

阮轻画抿了口酒,拒绝说:“你们去玩吧,我想在沙发上坐一会。”

大家看她脸颊红红的,也不勉强。

说是庆功宴,倒不如说是设计部的团建,大家都玩的很疯。

阮轻画在沙发上坐了会,这才觉得酒的后劲上来了。

她偏头,左边坐了一对情侣。

女生是设计部的小助理,男生是公司市场部的。

这次庆功宴,杜森早就说了,有家属的可以带上。

两人都是小年轻,女孩比阮轻画小两岁,谈起恋爱来腻腻歪歪的。

比她和江淮谦,好像还要腻歪。

阮轻画盯着看了一会,看男生摸女生脑袋时,还有点羡慕。

她这会肚子也不是很舒服,也需要江淮谦。

想到这,阮轻画摸着手机给江淮谦发消息。

阮轻画:【你的会议还没结束吗?】

发过去半分钟,江淮谦没回。

阮轻画撇撇嘴,继续发:【你再不来,我今晚就不跟你回家了。】

还是没回。

阮轻画气结,愤愤打字:【包厢里有对小情侣,好甜蜜呀,你到底什么时候来。】

消息发出去,阮轻画盯着手机屏幕看。

倏地,旁边传来同事的喊声:“江总!”

阮轻画握着手机怔了怔,这才借着忽明忽暗的灯光转头。

她一扭头,便看到了穿着深色西装的男人。

他西装解开了一粒纽扣,衬衫扣子却是完全扣紧的,脖子上还挂着早上她给他选的一条斜条纹领带,看上去禁欲又清冷。

阮轻画不知道是酒喝多了开始犯傻,还是怎么了。

她就觉得现在这样的江淮谦,好欲好欲。

她盯着看了三秒,思绪短路地拿起了桌上的一瓶酒。

江淮谦正回应着员工们,余光扫到往他这儿走来的阮轻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