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完(1 / 2)

初见情深 时星草 5078 字 2021-07-27

全文完

毕业旅行两人去了一个凉快的地方, 过了一星期后回家。

一眨眼, 便到了大学, 他们也即将迎来更有未来的生活。

大学的生活和高中有些不同, 唯一一样的大概是他们的身边依旧是那几个朋友。

周楚楚和江廷的大学生活, 腻在了一起四年。

到毕业, 所有人都对他们这段感情表示惊叹。

高中到大学, 毕业后还不分手的情侣,怎么可能不让人羡慕。

他们两人的爱情和其他人有些不同,这么多年一起走过, 周楚楚和江廷对对方都非常的了解,甚至于连想法有时候都会极其一致。

……

两人的感情比最开始的时候更加的深厚,甚至于周楚楚有时候会觉得, 她和江廷之间拥有的, 可能不仅仅是爱情了,两人在一起这么多年, 感情可能已经进化到了亲情模式。

当然, 这一点江廷是不承认的, 虽然有把周楚楚当作是亲人, 但也是爱人。

所有人都以为他们毕业后便会结婚,但实际上没有。

周楚楚不想要那么快结婚, 而江廷虽然想, 但大部分时间都是按照她的想法来, 只要是周楚楚不愿意做的,他就不会过于的勉强, 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在她身上。

结婚后,两人的感情只越来越深,当然也有吵架的时候。

例如——工作问题。

江廷的工作非常非常忙,特别是在前期的时候,有时候能一个星期不回家,住在公司里忙碌着,一天二十四小时,恨不得分成四十八小时来用,导致周楚楚怨念颇深。

当然怨念归怨念,在江廷忙的时候,她还是懂事的不会去打扰,只会过后跟江廷算账。

这天,江廷刚结束完手里的一个案子回家,一进屋便感受到了一股冷清。

他顿了顿,看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老婆,喊了声:“老婆,我回来了。”

周楚楚掀了掀眼皮,淡淡的看他一眼:“哦。”

江廷:“……吃饭了吗?”

周楚楚微微一笑,“没吃。”

江廷噎了噎,观察着她的神情,大概是知道怎么回事了。

他思忖了片刻,小心翼翼的提议问:“想吃什么,我去做?”

“都可以。”

江廷:“……给你做鱼吧,想吃鱼吗?”

“可以。”

说着,江廷往厨房的冰箱走去,刚把冰箱打开,他便再次的关上了。

一个星期没回来,冰箱里的存货都被周楚楚给吃完了,但她傲娇,没去买菜,估摸着是算准了时间江廷会回来。

江廷无奈失笑,揉了揉眉心去找她道歉。

以往一星期不回家,周楚楚不会这样,这一次之所以做的这么过分,是因为前两天的一件事情,周楚楚正打算要跟江廷说事,结果江廷那边在忙,挂了她的电话。

“老婆。”

周楚楚抬头看他眼,顿了顿。

他一星期没回来,脸色憔悴了不少,人也消瘦了不少,周楚楚知道江廷忙,可很气啊,这人再忙,也不能挂自己的电话吧,更何况那会她是真的有重要事情跟江廷说。

一想到这一点,她就傲娇的扭开头。

“干嘛?”

她嘀咕着:“没有菜就叫外卖吧,我也刚回来不久,最近没去超市。”

江廷笑了笑,伸手揉了揉她头发:“要不要一起去超市?”

“不去了。”

周楚楚望着他,还是有些于心不忍:“我已经喊了外卖了,别去超市了,今晚早点休息,明天再去吧。”

冰箱空了是事实,可不舍得江廷跑一趟超市也是事实。

她知道江廷累,之所以把冰箱给掏空,是因为一星期下来,里面的菜该被吃完了,为什么自己一个人没去超市——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周楚楚非常厌恶一个人去超市,在家的时候,要么是跟江廷一起去,有时候江廷不在,她甚至于会找姜映初一起去超市。

总之,她不太喜欢一个人的那种孤独感觉。

总觉得一个人逛超市,有点过分心酸。

江廷低低一笑,捧着她的脸亲了下,解释说:“前两天是正好客户过来了,就把你电话挂了。”

“嗯。”

周楚楚瞥了他眼,略微生气说:“下次你要再这样,我真的生气了。”

“好。”

江廷保证:“一定不这样了。”

他看向周楚楚:“是要跟我说什么重要事情吗?”

周楚楚嗯了声,盯着他看了半晌说:“我回家了一趟。”

“嗯?”

周楚楚抱着他撒娇,不太开心说:“被爸妈催生孩子了。”

江廷:“……”

——

他们明明才结婚半年,就要生孩子了,周楚楚一想到这一点就觉得不太开心。

她不讨厌孩子,甚至于很喜欢,可是在她这个年纪,她并没有做好要当一个妈妈的准备。

或许过两年可以,但现在——她害怕自己做不好。

她是一个自己都照顾不好的人,怎么能照顾孩子呢。

江廷的父母不会催两人,即便是催,也不会来跟周楚楚说,唯独有可能催周楚楚的,便是周家父母。

周家父母近年来很清闲,公司没什么大事,经常去外地旅游,这一年因为两人结婚的事情,倒是没怎么出去了,不出去旅游,便想着有个伴在身边,看着朋友都有孙子孙女和外孙之类的,他们也有点想,所以自然而然的便问了周楚楚几句。

周楚楚没忍住的反驳了下,结果就被训了一顿。

她委屈的回家,想给江廷打电话,结果刚一接通就被挂断。

这委屈憋了两天了,见到江廷就忍不住想要说出来。

江廷无奈的一笑,哄着她:“不着急的我们。”

他轻声道:“下次我跟岳父岳母解释就好,爸妈可能只是日常问问,他们也是关心我们,你那天是不是心情不好?”

“嗯。”

江廷是了解她的,周楚楚爆发脾气的时候,大多数时间是被工作闹的厉害的时刻。

周楚楚哼了声,低声道:“那天遇到一个客户,我都想打人了。”

本想着在工作上受了委屈,回家寻求下安慰,结果安慰没有,还被训了。

这样一想,她的脾气就直接迁怒到了江廷的身上。

江廷无奈的笑了笑,抱着她亲了好一会后才说:“那把事情给我说说?”

“嗯。”

她有委屈必须说出来,不然不舒服,也觉得不开心。

两人说着,外卖到了后吃过外卖,周楚楚的心情才算是好了起来。

关于孩子的事情,两人也没再提起过,在周末的时候,江廷甚至于找自己的岳父岳母好好的聊了聊。

他对周楚楚就是这样,会好好的保护,不让她有半点的委屈。

周父周母也表示了解,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想法,他们确实不能干涉过多。

这事就被搁置了下来,结果刚过没多久,周楚楚突然主动提议说想要孩子,把江廷给吓着了,还以为她受了什么刺激。

……

当然,孩子不是想要就能有的。

周楚楚怀孕的时候,是在结婚一年之后,顺其自然的怀上了,她的工作也稳定了下来,心情还不错,对于怀孕这事,之前便有了心理准备,所以很自然的接受了下来。

至于江廷,反倒是比她紧张。

在她怀孕期间,甚至于推了不少的工作,就为了稳定她的情绪,结果——周楚楚的情绪从头到尾就没出现过任何问题,除了爱吃爱闹一点之外,跟平常无疑。

几个月后,周楚楚生下一个小男孩,江廷取名江洲,小名周周。

是他和周楚楚的姓名组合。

江洲小朋友的性格像江廷,冷冷的,从小就是一个傲娇的小屁孩。

三岁念幼儿园,被幼儿园的小朋友喜欢着,每天都能从幼儿园带回来一书包的巧克力,让周楚楚哭笑不得。

她不知道,是不是现在的小丫头们都喜欢这种不搭理人的类型,总之到幼儿园毕业,江洲给家里带回来了很多吃的,而这些吃的——全进了周楚楚的肚子。

江洲六岁的时候,姜映初家的小姑娘三岁,正是活泼好动的时候,她对江洲,算不上是喜欢,但是不看见,又会想念。

这天,周楚楚和姜映初一起吃饭,带上了两小屁孩。

顾夏,也就是姜映初家的女儿看着对面看书的江洲,忍不住喊了声:“周周哥哥。”

江洲看她一眼:“有什么事吗?”

小布丁点了点头,大眼睛里充满了好奇:“哥哥你在看什么啊?”

江洲:“书。”

他的回答一贯言简意赅。

小布丁,也就是顾夏瘪了瘪嘴,哦了声。

她有点无聊。

妈妈在和楚楚阿姨说话,江洲哥哥在看书,只有她,好像没有事情做。

小布丁扭头看向别处,突然目光一亮,自顾自的从椅子上溜了下来,走到江洲的旁边,扯了扯他的衣服,指着窗外路过的小男孩说:“周周哥哥,我想要吃冰淇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