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番外二(1 / 2)

男神和他的猫 时星草 3989 字 2021-07-27

陆远从一出生后,便备受周围所有人的喜爱。

他嘴巴很甜,虽然是男孩子,但依旧把周围的那些阿姨们,哄得心花怒放的。

对林声喊姐姐,对顾漪喊小姐姐。

这等情商,阮软一直都觉得不像是自己,陆离更是觉得不像自己。

他小时候可没有这小子皮,陆远是双子座,性格是真的有两面性,乖巧起来的时候,特别的安静,不乖巧的时候,打架什么的都有。

阮软对此头疼不已。

而陆离,更是不喜欢这小子。

因为他一直跟自己抢老婆。

陆远的名字,是阮软起的,因为她喜欢最后一只猫里面的周渊,而起一个一模一样的又不太好,所以便起了一个谐音的名字。

陆远两三岁的时候,便已经超级会看脸色行事了。

对于陆离偶尔神色不太好,这人便懂得去阮软那里寻求安慰。

陆离对于这种情况,真的是有气也发不出来。

“陆远。”

“爸爸怎么了?”陆远正低头玩着玩具,听到声音后回头去看了眼。

“你想不想跟其他的小朋友一样,去念书了?”陆离想到的让陆远最好的远离自己老婆的方式,便是把他送去幼儿园里,一天就晚上在家,也不用时时刻刻黏着阮软了。

陆远眼睛微亮,他的脸上遗传了阮软,有两个小小的梨涡,不笑的时候,看上去很是傲娇,但一笑,就蠢萌蠢萌的,而阮软跟顾漪她们,还有陆离的母亲,对于他的那两个梨涡,完全没有抵抗能力。

这么软萌的孩子,即使是男孩子,也让人爱到不行。

而陆离,也是一样,一旦对上他的笑脸,陆离就发不出来脾气。

“幼儿园里有什么?”

陆离想了想道:“什么都有,你喜欢的都有。”

陆远思忖了须臾:“爸爸你是不是骗我的啊。”

“没有。”

“那我问了妈妈再回答你。”

陆离:“……你妈妈今晚不回家。”

陆远歪着脑袋看他,一脸的天真:“没有呀,妈妈说今晚会回来的。”话音刚落,门便被打开了,阮软出现在两人的视线内。

对上两道视线,阮软怔愣了一下:“怎么了?看我干吗?”

陆离微顿,看向阮软:“不是说今晚不回家了吗?”

阮软哦了声,笑了句:“嗯,但是晚上导演说我的戏份挪到明天,我就回来了。”

陆离:“……为什么我不知道,儿子知道?”

阮软干笑了声:“我跟他说了。”

被忽视了的陆离,表示无比的不开心。

至于阮软,只能干笑两声表示抱歉了。

突然,她想到了什么,转头去看陆离:“陆离。”

“嗯?”

“有节目组今天找我了。”

陆离挑眉,等着她的后续:“想要问你带不带儿子参加那个综艺节目。”

陆离:“……不带。”

阮软噎了噎,瞪向陆离:“你拒绝的那么快?”

陆离摸了摸鼻子道:“他应该不想跟我一起出去录节目。”

闻言,阮软看向自己的儿子,追问:“阿远,你想跟爸爸一起出去录制节目吗,去玩哦,去旅游的。”

陆远:“……妈妈去吗?”

“妈妈不去,但是妈妈可以在电视上看到你跟爸爸,你想去吗?”

陆远鬼机灵的问阮软:“妈妈想远远去吗?”

“想。”

陆远点头道:“妈妈想要我去,那我就去。”

一旁的陆离,真心的觉得,自己要比不过自己的儿子了。

到最后,这个节目的事情便敲定了下来。

陆离跟自己的儿子一同去参加这个充满父爱的节目。

粉丝们在知道陆离要带着儿子去参加节目的时候,差不多都疯了。

疯狂的在网上给两人打call,还有不少的话题,就这样出来了。

【期待大男神带小男神参加节目啊,好想知道他们两人私底下是怎么相处的,总算是能看到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陆离的儿子啊,以前就看过背影,连正面照都没有,想知道到底长什么样子,是不是跟陆离一样帅气!!】

【别拦我,我想要去陆离家偷儿子!!!据说长的可帅气了,而且嘴巴超甜,这是我听家里的亲戚说的,他们接触过陆离的孩子!!】

【什么时候开始录制啊,求问快点播出可以吗。】

【同上,等着节目播出呢。或者先来点剧透也可以的。】

……

消息一出来,陆离跟没露面的陆远便上了微博热搜。

至于节目组的导演,对于自己这个未播先火的节目,笑的合不拢嘴了。

他就知道,只要有陆离的加入,就不用担心节目没有人气。

果然啊,才刚把参加的人员说出来,便有不少的人期待这个综艺节目了。

陆离跟陆远一起出门去录制节目的那天早上,陆远硬生生的抱着阮软的腿,哭到不行。

最开始还答应的好好的,但真的要跟陆离出门了,他就不太舍得了。

阮软耐着性子,哄着,到最后陆离没辙,也只能是抱着自己的儿子,出门录制了。

在上车之后,总算是没哭了。

陆离挑眉,看了眼自己的儿子:“你刚刚故意的?”

陆远嗯哼了声:“爸爸。”

“说。”

“妈妈刚刚亲了我。”

陆离:“……”神色有些不太愉快了。

陆远不怕死的继续补刀:“但是妈妈忘记亲你了。”

闻言,陆离一个刀子眼过去:“闭嘴。”

“爸爸你是不是又吃醋了?顾漪小姐姐说,爸爸你是一个醋坛子,你自己觉得呢?”

陆离真的是要被自己的儿子给气到爆炸了。

“你能不能安静点?”

陆远瘪了瘪嘴,看了眼自己的爸爸,默默的哦了声:“好吧,我知道你恼凶成怒了。”

陆离:“……”

如果不是亲生的,他真的要把这小子给丢下车。

录制就这样开始了,三天过后,陆离跟陆远回家。

陆远抱着阮软痛哭了半个小时,控诉着陆离在录制节目时候的恶行。

至于陆离,任由自己的儿子抱怨,反正他一脸得意的看着,在自己的老婆怒视之下,默默的去了厨房给两人做饭吃。

第一次的录制,在陆远的哭泣中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