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二八章 大结局(1 / 2)

“对不起了,青霄!”

与刚刚法阵开启时,截然相反,此刻李云炎神情变得浑浑噩噩了起来,形容枯槁的柳木反倒清醒了,许是心中愧疚,神色黯淡的看着李青霄, 给他道歉。

从一开始,那逆转诸天,让柳玉儿复活的法阵就不存在,柳木和李云炎都心知肚明,然而或出于执念、或出于妄想、或出于深爱,两人都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李青霄看着李云炎还是浑浑噩噩的表情,心疼了片刻,才转过头对柳木摇了摇头, 轻声道:“对不起的是我, 玉儿之死,你和我都脱不了干系,在法阵开启之前,我也的确心存奢望,希望你们能成功,但……”

“其实,我在神州那几十年里,就已经知道那三枚圣灵丹会给我们带来多大的隐患了。

我也曾深爱过一个女子,但她为救我而死,我也是与你一样,眼睁睁的看着她在我面前断气,那时我已成为圣君大能,却还是无能为力……无能为力……”

看着柳木神色愈发黯淡,说到那名女子时,拳头捏紧,手掌瞬间就被指甲刺的渗出鲜血,瞳孔中满是痛苦之色。

李青霄心中一颤,脑海中回忆起崇明岛上的画面, 对柳木心中的苦痛,他是可以感同身受的,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沉默不语。

天火城、丰都城、神州那数十年、还有北寒岛那近十亿生灵……柳木身上背负的罪孽,恐怕是他见过的所有人中,最深的一个,那些生灵的血孽背负在身上,早就已经注定了他的下场。

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阴炽盛,佛教所言八苦,前七苦皆由最后一条五阴炽盛而生。

所谓五阴炽盛,即为欲念太多。

柳木精于算计,就代表他欲念太盛,想得到的太多,他想要强大的力量、想要弥补年少时在柳庄失去的童年、想要舅舅复活、甚至想要母亲复活,想要柳玉儿也复活。

想要复活一个人,注定了是不可能的成功的!

因为五阴炽盛,所以柳木的执念也太强,他所体会到的八苦,远远要强于普通众生,正如此刻形容枯槁的他,虽然神志已经清醒了,但眼神中露出的落幕与黯淡,还有身上道法韵律的涣散,都表明了……在知道不可能复活柳玉儿之后,他已经遭自己的执念反噬。

他的道……在溃散!

“我没有尽到一丝做兄长的责任,八岁之前的玉儿,跟着我在柳庄连饭都吃不饱,母亲抑郁而终,舅舅因我而死,我变得再强又能如何,我失去的亲人……再也回不来了……再也回不来了……”

随着道法韵律的溃散,柳木低头不断呢喃着最后那句话,也不知重复了多少遍,他才轻轻抬头看着李青霄,倏然说出了一件陈年往事!

“青霄,其实我很感激你,当年巴玉山上我被厉工带走,其实后来我又回了巴玉山镜子湖,本来我是想把玉儿带走的。

但我看到她在你那里,过得很开心,不但没人欺负她,而且还踏入了修行之路,我知道,让她留在你那里更安全,所以我放弃了带她走。

你记得当年你去临江城吧!你怀里揣着两枚筑基丹回玉林镇的路上,我还帮你解决了些小麻烦。”

李青霄暮然被勾起这段回忆,顿时脸色一愣,眼神中露出了一丝复杂,当年去临江城购买筑基丹时,回来的路上的确太过顺利了。

“我在天火城祭法阵屠杀那些凡人时,就知道自己已经回不了头了,我知道自己的罪孽太重,若是接近玉儿,她迟早会受我牵连,所以我那时没有跟玉儿相认!

但我还是忍不住……我还是忍不住,我在丰都城算计了所有人,得到三枚圣灵丹,大胜让我变得自负,我觉得这滔天的罪孽,我也扛得住了!

我不但最后在晶源岛上跟玉儿相认了,还把圣灵丹给了你们,你说的没错,我还故意留了血空子一条命,就是想养着他做蛊,留下血灵魔宗传承,等我从神州回来之后,能坐享其成,结果……我却害死了玉儿,我害死了玉儿……”

看着柳木不断的自责之语,李青霄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柳木绝对不算好人,他手上沾染的血孽,在星空万界恐怕无人能及,但平心而论,他对自己很好,甚至可以说是很照顾,尽管也被他算计过几次,但他从未害过自己也是真的。

可说到底,柳木对自己的这种照顾,全都是出于爱屋及乌的原因罢了,他之所以对自己好,只有一个理由,就是因为妹妹柳玉儿,足见柳木对这个唯一的妹妹,爱的有多深。

可世间事,往往就是这么离奇巧合,柳木为了保护柳玉儿什么都不怕,甚至连死都愿意,可偏偏,柳玉儿的死,就是因为他,或者说,他是间接害死自己妹妹的人!

聪明如柳木,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些,他只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而已。

所以云炎闻道那天,被李青霄戳穿的他,变得歇斯底里。

所以他明知道圣元大帝在骗他,纪玉阙在骗他,那道七阶逆转诸天法阵也是假的,但他还是选择去相信这一切……

“哈哈哈哈哈哈……”

道法韵律溃散到了最终地步,柳木一口道气泄了出来,爆发出一阵凄厉的笑声,骤然从袖子中拿出了一坛酒,轻轻打开了酒封,抬头看着李青霄。

“青霄,玉儿之死罪全在我,这坛紫极酿,算是全了当年的神州之约,也是我柳木向你赔礼道歉,如何?”

东极历2300年,也就是一千多年前,柳木离开晶源岛时,的确跟他定下了神州之约,李青霄那时也畅享过无数次,等到了神州和玉儿一起见到柳木时的场景。

恐怕两人都没有想到,再重逢,会变成今天这样!

看着柳木最后那口道气泄出体外,李青霄知道他已心存死志,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忧伤涌上心头,长期积压在心中的愁绪也在这一刻爆发出来,轻轻点了点头也取出了自己的那探紫极酿,打开酒封。

“少时,至亲舅舅命丧在我眼前,我将那恶奴一剑封喉,大快人心!”

柳木站了起来,转头看向星空中玄源人界东极海的方向。

仿佛看到了他八岁时,亲眼看到舅舅在自己面前吐血身亡,为了带着玉儿逃出柳庄牢笼,入夜时分,操起匕首将那恶奴王德一剑封喉的情景,脸上露出一抹快意,将紫极酿倒入口中,一口饮半。

“天火城时,血冥欲借我身夺舍重生,被我反破法身,其魂灵遭我永生囚禁,沦为我膝下之奴,那时我便立志,我命由我不由天,余生的命运,我一定要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不再相信任何人!”

柳木神色傲然,再饮一口。

“丰都城中,血空子炼圣灵花夺天造化,我借血冥的惑心根让厉枭和血鸦为我所用,联郭乾昀破血空老贼之局,一举夺下三枚圣灵丹,我自认大获全胜,却不知埋下滔天祸患。”

说到这一句,柳木眼神中的傲然逐渐消失,尤其是提到三枚圣灵丹时,神色中已经涌现出扭曲和痛苦,再饮。

“我自诩聪明绝顶,留下血空子性命,却害的最后一个亲人妹妹离我而去。

神州斩七大圣子、一统血灵魔宗,可挚爱女子却也因救我而死、

什么玄牝魔功、什么血灵秘法,

我纵使能算计星空万界,苍生寰宇,修成了这世间第一

又有何用!

他们再也回不来了……再也回不来了……”

柳木一口饮尽坛中之酒,拳头直接将酒坛捏成齑粉,神色中满是绝望与空虚,道法韵律终于消失殆尽,趁着最后还有一丝神智留存之际,他转头看了一眼依旧神色呆滞的外甥李云炎,眼神中难得露出了一抹柔色。

“云炎和玉儿一样,都是很善良的人,他强迫自己去相信圣元大帝的人族大道,逼着自己去杀那九百多座神族小世界的生灵,他心里才是最不好受的那个!

青霄,我已死,不要再让云炎步我的后尘了,答应我,保护好他,保护好玉儿的孩子……”

“我知道,他不光是玉儿的孩子,也是我的孩子!”

轻声回答柳木之后,看着他露出一抹释怀的笑意,李青霄举起酒坛,对着他逐渐飘飞的残魂,一口饮尽坛中酒,脸上满是落寞与感伤。

除了族人之外,他这些一千多年结交的朋友并不多,柳木可以说是唯一一个。

遥想千年之前,两人都风华正茂,修为很低,明明什么都做不到,却有种刺破世间万物的锐气。

如今虽成证道大帝,蓦然回首,发现自己能改变的东西,却变得越来越少……

李青霄隐隐觉察到心中有股莫名的涌动出现,回头看了一眼断龙谷的战场,瞳孔中顿时露出一抹惊惧。

八百先天生灵中最强的五个已经凝为实体,其中有两尊生灵,李青霄一眼就认出来了。

一个头生双角的青色魔怪形体生灵,正是多年前丰都城之战中,血空子借法阵召唤出来的幻神真身。

而另一个慈眉善目的白袍老者,则是千年前北寒岛上曾出现过的血祖杨眉。

只是此刻出现在他眼前的两个真身,便是气息都让李青霄有些心惊胆战,显然都要比他此前见过的强大无数倍。

而剩下的三个,李青霄纵是分辨不出来,也猜出他们的身份了,既能与血祖和幻神并列,三人肯定就是魔道五祖中的另外三个,魔侯罗睺、邪神星辰、心魔水华了。

如果说五大魔祖的强大,令人望而生畏的话,那么此刻直面五大魔祖的圣元大帝,简直给人一种不可战胜的无敌感。

此刻五大魔祖面对圣元大帝一人,脸上都满是凝重,举手投足间,星辰如雨点般坠落,每一道攻击都带着一股震慑星空的强大神力,饶是李青霄此刻证道大帝的实力,看着都心有余悸。

然而身处五大魔祖围攻中的圣元大帝,神色却自始至终都是古井无波的,只见他以掌代剑,凌空虚劈,一记湛蓝色剑光瞬间穿透万界虚空……

这一剑之下,仿佛没有了空间,亦没有了时间的概念

所有人的瞳孔中都映出一抹蓝色剑锋,继而天空中的星辰全都涌动起来,无数的小世界都被映照成蓝色,聚集在断龙谷的上方星空,形成一片繁星万点的夜空,璀璨如银河。

傲啸的剑气落下,那些剑气不是单纯的剑气,每一道剑光之后,都是一颗具备完整规则的星辰世界,它们席卷着磅礴伟力,宛如流星般朝着五大魔祖的头顶坠落……

五大魔祖的瞳孔中,全是惊惧之色,饶是它们有证道大帝境的实力,面对这数不尽的星辰剑气,依旧不敢硬抗。

然而,那剑气覆盖的范围太过庞大,五人尽管反应都极其迅速,却还是没能逃出去。

剑气倏然落下,断龙谷上空顿时被炸出一团规模庞大的星云,明明是在破坏,却给人一种极致的美感。

当然,美感之下,隐藏的是无限杀机!

良久过后,星云散去,尘埃渐消……

所有人全都不约而同的转头,看向因没来得及逃跑,留在剑气中间的血祖杨眉和心魔水华,两尊先天生灵已经彻底丧失了生机,正惊恐的看着自己在逐渐涣散的身躯,脸上满是不甘。

一剑落,五大魔祖陨落了两个……

这才是真正的银河九天吧!

李青霄心中正发出一声感叹,突然旁边传来一道声音,让他双目一寒,瞳孔中涌现出滔天杀机。

“青霄,李圣元若是赢了,你我可就都没活路了……”

纪玉阙就是洛天都,那就证明,关于定海一脉后人会阻止人族登顶的批文,就是洛天都搞出来的,也就是说定海一脉的覆灭,实际上就是拜洛天都所赐。

不但如此,那杜撰出逆转诸天法阵的谎言,欺骗柳木和云炎的人,也是他。

此刻,李青霄对他只剩下浓浓的厌恶了!

李青霄是真没有想到,洛天都现在居然还不死心的想挑拨自己,去跟圣元大帝作对。

“云亭,看好你弟弟!”

李云亭其实早就已经陪在神色呆滞的李云炎旁边了,看着弟弟失魂落魄的模样,神色中挣扎不已,不知在想什么,李青霄的话似乎也没打断他的思路,只是点了点头答应一声。

“知道了,父亲。”

李青霄嘱咐完儿子之后,眼神中的杀机也攀升到了极致,已经意识到不对的洛天都,顿时开口想要说服李青霄。

“青霄你是聪明人,不用我多说,你现在对我出手,只会两败俱伤,到时候让李圣元平白捡了便宜,你我加上月心大帝联手,助那三大魔祖打败李圣元,这星空就是咱们的天下,到时你我再来解决仇怨,如何?

谷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