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哭花的妆(1 / 2)

磨人 时星草 5315 字 2021-11-20

再见贺景修,博盈没想会在这么尴尬的情况下。

她哭花的妆不小心在他深色西装上留了痕迹。

几分钟前,博盈在包厢里和她妈裴婉玉吵了一架,从而泪眼婆娑离开。

她低着头,没料会在拐角处撞到人。

撞到人后,博盈忍着额头疼痛,往后退了两步。

她喉咙干涩,嗓音沙哑道:“对不起。”

说完片刻,对方没有反应。

博盈蹙眉,下意识抬起了头。

一抬眼,贺景修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毫无预兆地闯入她视野。

日料店光线明亮却不刺目,装潢设计和灯光都营造着温馨舒服氛围。

头顶暖黄色的光落下,把贺景修那张英隽的五官轮廓勾勒出来,让人移不开眼。

博盈怔住,眼睛停在他脸庞,连眼泪也止住了。

她嘴唇微张,下意识开口,“贺——”

话还没说完,贺景修倏地垂下眼,和她对上目光。

男人瞳眸深邃,目光很淡。

只几秒,贺景修便收回了视线,淡淡说:“没事。”

博盈愣住。

他这是认出了自己,还是没有?

一时间,博盈不那么确定。

少顷,贺景修用行动解了她的疑惑。

他看着还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神情寡淡问:“还有事?”

声音冷淡疏离,像对陌生人一样。

博盈恍然回神,眼睫轻眨了眨,知趣地侧了侧身,轻声道:“抱歉。”

贺景修应了声,从她身侧掠过。

耳旁有一阵风拂过,在空调充足的店内竟让人觉得凉。

博盈看着男人消失的背影须臾,这才收拾好情绪离开。

……

走入拐角处,贺景修脚步停住。

他思忖几秒,正要侧身,不远处传来熟悉的声音。

“贺总来了。”

贺景修颔首,抬脚走了过去。

公司下午有个面试,几位部门经理在每次面试前都会提前定好筛选条件。但最近忙,大家都没空在利用上班时间开会讨论,最后只能利用午饭时间,约着边吃边聊。

贺景修今天恰好有点时间,便答应一起过来听听。

刚进去,公司总经理赵旭之便注意到了贺景修衣服上的痕迹,他和贺景修认识的时间久,说话也颇为随性。

他抬了下眉梢,出声调侃:“贺总衣服上沾的什么?”

他笑,“这该不会就是您迟到的原因吧。”

话落,包厢里其他几位经理齐刷刷扭头看了过来。

贺景修:“……”

他看了眼肩膀上蹭到的粉底,轻扯了下唇,心情还算不错说:“赵总想改行做侦探?”

赵旭之一噎,正想说点什么,服务员敲门了。

点好菜,几个大男人闲聊着。

人事部经理边吃边说:“我看了我们下午这批面试者的资料,有好几个不错的。”

法务部吕经理讶异,“真的?”

“嗯。”人事部经理笑着道:“特别是有一女孩,我印象很深。她大学学的虽然是语言专业,但成绩惊人。研究生却考了法律专业,修了双学位。”

闻言,吕经理眼睛一亮:“哪所学校的?”

人事部经理说了校名,是一所在国际上都能排到前面的学校。

赵旭之:“那确实不错,叫什么名字?”

“博盈。”人事部经理回答,“这姓比较少见,而且我看她填的资料,她高中也不错,是市七中的。”

赵旭之一愣,脱口而出说:“那不是我们贺总母校的竞争对手吗?她多少届的?”

贺景修是市一中的,和博盈念的市七中一直在明面上争的‘头破血流’。

每一年这两所高中送入名校的学生名额,都会比较谁多谁少,这幼稚的比赛从未停止。

几个人听着,下意识看向贺景修。

贺景修刚握住茶杯,他手微微顿了下,垂着眼抿了口温热的茶水,云淡风轻说:“是吗。”

人事部经理愣了愣,应道:“是啊。”

“……”

从日料店离开,博盈就近找了家咖啡厅休息。

她下午在附近有家公司的面试,还没那么快能回家。

到咖啡厅坐下,她先找服务员要了一杯温开水喝下。

喝完,博盈才觉得自己那飙升的肾上腺素缓慢地降了下来。她回忆刚刚恍若如梦的那一幕,抬手掐了下自己手臂。

会痛。

是真的。

她刚刚真的遇见了贺景修。

回国前,博盈不是没想过会和他再遇上。但北城很大,大到有的人在这座城市待一辈子,都可能不会有偶遇的机会。

她就算有机会和他再遇,也不会这么快,且还是在自己那么狼狈的情况下。

思及此,博盈欲哭无泪。

蓦地,她又想到了一个被她忽略的重点。

贺景修没认出她。

不过想想也正常,两人七年没见,她对贺景修来说,只是隔壁学校会时不时在自己面前找存在感的小学妹,又不是什么重要人物。

话是这么说,但她还是有丁点不开心。

虽说她没有很重要,但认真来讲,她给贺景修的高中增添了不少色彩,他们之间也有一些值得回忆的故事,他怎么就这么无情的忘了呢。

博盈想了大半小时,一会觉得贺景修没认出她最好,一会又觉得烦闷,有股郁气积压在了胸口。

而这股郁气积压的原因很简单,无非是她记得贺景修,贺景修忘了她。这让她有种唱独角戏的感觉,很不爽很不爽。

莫非,是她变丑了?

好友迟绿电话来的时候,博盈正拿着补妆粉饼在思索这个问题。

“吃饭了吗?”

博盈“嗯”了声,直接把和裴婉玉见面的事省略,很认真地发问:“迟小绿,我问你一个问题。”

迟绿:“什么?”

博盈还在看镜子,仔细端详着自己的小圆脸,“我现在和高中相比,有很大变化吗?”

“?”

迟绿愣了几秒,毫不犹豫说:“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