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狐狸兔子(1 / 2)

磨人 时星草 5501 字 10个月前

从商场回到车内,两人都分外安静。

迟绿瞅了眼旁边的人,没出声打断她思绪。她观察着她的多变的表情,唇角往上扬了扬。

倏忽间,博盈磕着玻璃窗懊悔,她为什么要拉着迟绿去逛街?不逛街就不会遇到贺景修,更不会发生这么丢脸的事。

博盈只要一闭上眼,就会想到刚刚的尴尬情境。

在贺景修出声应下后,他还客套地朝她伸出手,博盈骑虎难下,勉为其难地和他碰了碰掌心。

男人的手很大,掌心温热,把她的小手包裹其中。仅片刻功夫,博盈却有了久违的触感。

恍惚间,她想起他们第一次牵手。

也不能算牵手,那是博盈单方面占便宜。她听别人说和喜欢的人牵手会有触电感觉,一直想尝试,奈何贺景修油盐不进,根本不给她机会。

到后面,博盈想了个主意,和他比手大小。

贺景修对她,一直是无可奈何态度。

博盈缠人缠的紧,他根本避无可避。两人举手比较时,她趁机把五指插入他指尖缝隙,和他掌心紧贴。

那会是冬天,两人穿着同款羽绒服站在路灯下,冻得脸都僵了,手指也冰冰凉凉的,但贴上那瞬间,博盈不单单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还感受到了掌心的汗意。

当下那刻,她分不清汗是自己的还是贺景修的。

……

“咳咳。”迟绿看博盈脸越来越红,忍不住出声,“盈盈,想什么呢?”

博盈从回忆里抽离,扭头看向她,“你说我还能反悔吗?”

迟绿瞥了她一眼,边发动引擎边说:“你觉得呢。”

博盈沉默,她当然知道反悔不好,可只要一想到她们走时陈佩仪让她在公司有不懂的找贺景修帮忙的这些话,她就尴尬的想连夜买机票逃跑。

迟绿知道她在纠结什么,她笑笑,揶揄道:“别想那么多,虽然你们在一个公司,但他是老板,只要你不想,一年到头其实也碰不到几次。”

博盈“嗯”了声,是这么个道理。

迟绿莞尔,突然道:“不过贺景修——”她目光含笑望着她,拖长着调子,“不仅没长残,反倒是更帅了。”

听到这话,博盈还有点自豪,她洋洋得意说:“那当然,你也不看看是谁看中的人。”

迟绿意味深长瞅着她。

博盈讪讪,摸着鼻尖改口,“我说的是以前。”

闻言,迟绿笑,“你现在还想看中,也不是不行。”

“……”

博盈一噎,装模作样地扯了扯安全带,扭头看向窗外嘀咕:“那还是不了。”

她已经不是那个喜欢一个人就满腔热血往前冲的十六岁的博盈了。

想到这,博盈胸口闷闷的。

第一天上班,博盈八点半就到了公司附近。

她看时间还早,慢慢悠悠地到咖啡厅买了杯咖啡。

因为贺景修缘故,她一晚没睡好,这会困得眼皮在打架。

咖啡喝了几口,博盈看进出贺氏集团的人变多了,这才捧着咖啡往里走。

她是新员工,需要先到前台登记,然后去自己所在部门。

不过她没想到,面试那天有过交流的方博裕,也被录用了。

登记时,方博裕出现在她旁边。

“博小姐。”

博盈侧眸。

方博裕笑笑,浅声道:“我就知道你会被录用。”

“……”博盈愣怔了下,微微一笑说:“好巧。”

方博裕朝她伸出手,主动道:“以后就是一起奋战的同事了,多关照。”

博盈礼貌回应。

登记好,两人往电梯口走。

方博裕话比较多,边走边和博盈交流着,博盈听着,时不时附和两句,画面看上去还挺和谐。

从前台到电梯口,有一个拐角。

在两人拐角时,对面来了人。猝不及防之下,博盈的脚和手都变得不听指挥。

……

现场安静几秒,听到动静的人都齐刷刷转头朝这边看了过来。

祁学真率先反应过来,“贺总!”

博盈懵神,目光呆滞看着贺景修。他洁白的衬衫上,有她洒出的咖啡印。

她盯着看了几秒,视线往下,看到滴落在地面的咖啡。有那么两秒,博盈想当场自尽。

她闭了闭眼,真心觉得自己和贺景修公司可能八字不合。

“贺总。”博盈眼睫轻颤,不太敢去看他此刻神情,她轻声道:“对不起。”

贺景修没理她,反倒是看向助理:“愣着做什么?”

祁学真愣住,“什么?”

贺景修冷冷觑他一眼,“还不让阿姨过来清理?”

祁学真猛地反应过来,忙转身让人去叫清洁阿姨过来。

看祁学真离开后,贺景修看了眼还站在原地没动的人,低声问:“还站这做什么?”

博盈“啊”了声,不明白他意思。

贺景修抬手,看了眼腕表时间,“第一天上班就想迟到?”

“……”博盈怔了下,看着他:“那您衣服——”

她话没说完,便被贺景修打断。

“办公室有新的。”

说完,贺景修阔步离开。

博盈看着他离开背影,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方博裕还在旁边,看她一脸担忧模样,宽慰道:“别担心,我看贺总不是小气的人。”

他拍了拍博盈肩膀,“走吧,先去办公室。”

也没别的办法了。

博盈跟过来打扫阿姨道了个歉,这才和方博裕一起进了电梯。

因为大厅这一幕,她到法务部还没来得及介绍,大家便先知道她了。

博盈感受大家注视的目光,尴尬一笑。

看着她拘谨模样,有人扑哧一笑,“博盈对吧,别这么紧张,我们公司很民主的。”

“对对对,贺总是个大度的人,不会跟你计较。”

博盈心虚点头,“不好意思,我应该不会给我们部门添麻烦吧?”

“当然不会。”为了让她放轻松,有人开玩笑说:“被你这样的大美女泼咖啡,贺总说不定心甘情愿呢。”

“……”

博盈默了默,回想着刚刚那一幕,小声辩驳:“我没泼,是不小心撞上的。”

吕经理出现,打着圆场:“他们喜欢开玩笑,别放心上。”

他看向博盈和方博裕,指了指说:“先来我办公室一趟。”

两人立马跟了过去。

第一天上班,其实没什么重要的事。

吕修贤给两人简单地介绍了下部门情况,顺势给他们安排了两个前辈带着。

带博盈的前辈是一个戴眼镜的男人,三十岁左右,稍微有一点点胖,看上去憨厚憨厚的。

“你好,我是孙鸿波,叫我孙哥就行。”他看着博盈,指了指道:“刚进公司这段时间,你先跟着我熟悉熟悉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