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狐狸兔子(2 / 2)

磨人 时星草 5501 字 2021-11-20

博盈笑笑,俏皮道:“孙哥好,我应该不用自我介绍了吧?”

孙鸿波配合说:“久闻大名。”

博盈:“……”

孙鸿波看她脸上僵住的笑,安慰着,“别把大厅的事放心上,工作嘛,总有各种状况,要习惯。”

博盈点了点头,开玩笑道:“我知道,不过我还是希望以后这种不太好的状况少点。”

孙鸿波了然,给她说了下新员工入职要做的事,交代她和方博裕去人事部那边领工作牌。

领完回来,博盈开始熟悉公司架构。

新人刚进公司,一般不会安排太多事,先熟悉公司架构,了解组织成员,进行培训,防止各种意外。

她刚坐下,还没来得及点开资料,坐在她旁边的女同事便主动和她认识。

“裴云梦。”

博盈笑笑:“你好。”

裴云梦和博盈年龄相仿,比她早半年进公司。

两人都不是沉闷性格,没一会便熟悉了起来。聊了两句,她们才各自忙碌。

博盈手里捧了一本员工手册,一翻开就先看到了贺景修照片。

她手指一顿,有点心虚地张望四周。

就现在而言,她真有点不好意思看贺景修,照片也一样。

博盈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贺景修有没有记恨她。亦或者是说,有没有想起她这么一号人物。

总裁办公室,祁学真进来时贺景修已经重新洗漱过,换了套干净衣服。

他抬眸看向神色温和的男人,有那么一丁点迷惑。

他老板不是有洁癖吗?这怎么被员工泼了咖啡后,感觉心情还比早上那会好了些呢。

他想了想,没想通。

“贺总。”

祁学真照常汇报一天的工作安排,贺景修边听边签下放在一侧的文件。

蓦地,他打断祁学真:“下午是不是有新员工培训?”

祁学真一愣,低头看了眼自己手里捧着的平板,“是的,但贺总您下午有个会议,员工培训安排了赵总过去。”

贺景修转了下手里的笔,淡淡说:“让赵总去主持会议,我去新员工培训。”

“……?”

祁学真懵逼,“啊?”

贺景修抬头,目光平静地看他,“有什么问题?”

祁学真一噎,忙不迭应着:“没问题。”

只是他不知道这位怎么就突然改注意了,以前新员工培训,他可从来都没兴趣去的。

汇报完工作,祁学真便打算出去。

临走前,他突然想起贺景修那身换下来的衣服,说了句:“那贺总,我顺便把衣服拿出去。”

贺景修不喜欢别人进他办公室,一般有什么,都是祁学真这个助理代为处理。

脏衣服也一样。

话音落下,没等祁学真转身,贺景修便出了声:“什么衣服?”

祁学真诧异看他,“刚刚泼了咖啡的。”

“……”贺景修神色微顿,瞥了他一眼说:“不用。”

祁学真不解看他。

贺景修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很轻地勾了下嘴角,声音沉沉:“先放着,有人会处理。”

“……?”

祁学真瞪圆了眼,想再多问两句,被贺景修冷冷扫了眼,瞬间把到嘴边的话吞了回去。

走出办公室,祁学真再一次觉得他老板不对劲。

上午,博盈看完了员工手册,跟部门同事也认识了一番。

下午,他们有新员工入职培训,为期两天。

这回招聘进公司的,除了法务部的博盈和方博裕外,其他部门加起来也有十几个人,培训还挺热闹。

目前为止,博盈只和方博裕认识,自然也和他坐在了一块。

贺景修抵达培训办公室时,两人正在低声交流。

他脚步顿住,敛眸看着那处。

祁学真看他不动,顺着望了过去。

“贺总?”

他声音一出,里面的人动作一致地扭头过来。

在看到门口的贺景修后,博盈眼睫毛轻眨了下。他穿着深色西装,衬衫从白色变成了黑色,看着依旧清冷禁欲,但又比早上那会多了点神秘感。

博盈看着,走了下神。

高中那会,她就觉得贺景修穿西装很绝,干净却又有种勾引人的味道。

贺景修“嗯”了声,这才收回目光,径直往台上走。

而落在他身上的视线,却并未减少,新员工们还在看他,无论男女。

祁学真知道自己老板有这样的效应,表情严肃咳了声,拉回大家的注意力。

简单的介绍后,贺景修还真担任起了培训工作。他要说的不多,就一些基础东西。

最开始,大家听得很认真。

博盈也一样,但她不得不承认,公司的培训真的很无聊,无聊到她开始犯困。

连续打了几个哈欠后,博盈决定做点什么转移困意,她总不能在这里睡着。思来想去,博盈只能抽出笔记本涂涂画画。

方博裕无意扫了眼,扑哧一笑问:“你在做什么?”

博盈一顿,抬起手说:“在画东西。”

方博裕挑眉,“你学过画画?”

“嗯。”

方博裕看了眼她画的东西,猜测说:“你画的是兔子吗?”

“……?”

博盈扭头看他一眼,“这明明狐狸。”

方博裕微哽,怎么看都觉得不像狐狸。

两人在台下的窃窃私语,恰好全落在台上人的视野里。

倏忽间,博盈觉得有点冷。她抬手搓了下手臂,嘀咕道:“你有没有觉得空调温度变低了?”

方博裕正要回答,台上传来冷若冰霜的声音:“第五排最左边的员工。”

瞬间,所有人齐刷刷看向他们这边。

博盈接受着四面八方的目光,偏头看向方博裕。

方博裕愣了下,立马站了起来。

“贺总。”

贺景修神色寡淡看他一眼,“我说到哪了?”

方博裕:“?”

突然间,上学时候被老师逮着开小差的恐惧感降临。他把求救眼神给到博盈。

博盈眨了下眼,抬眸看向讲台上的男人。

和他漆黑的瞳眸对视片刻,博盈心虚地垂下了眼,暗暗摇了摇头。

她不知道贺景修刚刚说了什么,她只知道贺景修好像……在生气?和她画上的老狐狸一样,凶神恶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