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早恋对象(1 / 2)

磨人 时星草 5301 字 10个月前

看到博盈逃避的目光,方博裕再次感受绝望。

他没辙,只能硬着头皮去迎接新老板的怒气。毕竟换谁碰到这事都会生气。

他抬眼去看贺景修,正想说两句话,就见刚刚还沉着一张脸的人眉梢往上挑了下,唇角弧度也扩大了些许。

方博裕一愣,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蓦地,贺景修目光重新回到他脸上。

“不知道?”他说话时,语气平静。

方博裕眨了下眼,看他面无表情的神色,呆愣楞点头,“贺总,我——”

他话还没说完,贺景修摆了下手打断,“坐下吧。”

他环视看了一圈,开玩笑说:“我做培训是有些枯燥,大家忍忍,晚点换其他经理过来,应该会有趣点。”

这话一出,有刚毕业活跃点的同事回应,“贺总,您光是站在那里,我们的女同事就不会觉得枯燥。”

其他人哄堂大笑,不少女同事像是被点到名一样,脸红了。

贺景修很轻地笑了下,竟配合问了声:“是吗?”

“是啊!”有人说:“不信您问女同事。”

“……”

贺景修当然不会问,他垂下眼,环顾看了一圈在场的新员工们,便收回了目光。

明明是没有焦点的扫视,可却依旧让坐在台下的人遐想翩翩。

想象他此时此刻看的人是自己,他漆黑瞳眸里倒映的影子,也只有自己。

即便他已经回归了枯燥的培训中,你却依然认为他曾在严肃的‘课堂中’和自己对了暗号。

博盈也是如此。

她不确定是不是错觉,她就感觉贺景修的视线会时不时落在她这边。

像在看她,又好像不是。

但她知道,这是贺景修惯用的‘手段’,一点点引起你注意,却又让你对他爱而不得。

以前她经常上当,但现在一定不会。

思及此,博盈下意识瞥了眼台上男人。

不看时,博盈觉得自己意志力很坚定。可一把人纳入眼底,她突然就想撤回自己刚刚的那些想法。

台上男人正侧身对着她这边,他西装纽扣不知何时解开,露出了完美的身形比例。

博盈的目光从上往下,在他单手插兜露出的腕表上盯了几秒,又徐徐往上,停在他被衬衫领口半遮半露的喉结处。

说话时,他喉结上下滚动,看上去禁欲又性感,对她有致命吸引力。

……

她正观察着,耳边传来方博裕声音。

“博盈。”

博盈回神,心虚地眨了下眼,“什么?”

方博裕看她红了的耳廓,狐疑道:“你想什么呢?喊你几声都没听见。”

“……”博盈瞥他一眼,“没什么,喊我做什么,你又想被贺总点名?”

方博裕一噎,无语说:“贺总都结束培训了,还点我干嘛。”

“啊?”博盈猛地抬头,恰好看到贺景修从台上离开。

似乎是注意到她动静,走到门口的贺景修突然回了头。

猝不及防,两人视线对上。那一刻,她好像看见了他眸子里的自己。

培训两天,博盈认识了不少人。

虽没把所有人名字和脸对上记住,但她却加上了所有新同事微信。

“博盈。”

博盈“嗯”了声,去看坐在她旁边的新同事,是财务部的邓楚洁。

两天培训下来,两人已经比别人要稍微熟悉点了。

邓楚洁趴在办公桌上,好奇道:“还有一小时我们新员工培训就结束了,你说贺总会不会来啊?”

贺景修除了第一天下午来给大家培训了大半个小时外,再也没出现过。

博盈怔了下,摇摇头:“不知道。”

闻言,邓楚洁幽幽叹了口气,“培训是真无聊呀,贺总不来更无聊了。”

博盈扑哧一笑,“你想贺总来?”

听到这话,邓楚洁有点不好意思点头,小声为自己辩解着,“贺总站在那里就赏心悦目的,大家应该都想他来吧。”

“……”

博盈沉默了会,没法反驳。

没多久,培训经理来了,不是贺景修。

最后一小时,博盈感觉比之前更难熬。她看了眼时间,觉得度秒如年。

熬到下班,博盈松了口气。

终于结束了,她再也不想参加员工培训了。

刚回到法务部,还没走的裴云梦瞅着她笑,“你这什么表情?”

博盈:“如释重负的表情。”

裴云梦乐着,“我当初也是这样。”

她压着声道:“我到现在还不明白,我们公司为什么会有员工培训这种事。”

博盈想了想,猜测说:“可能是资本家压榨我们前给到的福利?”

裴云梦没懂,“怎么说?”

博盈挑了下眉,边收拾东西边解释,“培训时能准时下班,但真正工作后,就不一定了吧。我们公司走的应该是给颗枣再打一巴掌路线。”

她知道,贺氏集团的员工经常性加班。

裴云梦认真思索了下,竟觉得博盈说得很有道理。

她正想应话,一侧传来重重的咳嗽声。

刹那间,两人都僵住。

吕修贤瞥了眼旁边男人的脸色,这才忍着笑看向两个装鸵鸟女生,“云梦博盈,你们在聊什么呢?”

裴云梦抬头飞快看了眼,声音发颤道:“贺总,经理。”

吕修贤笑笑,“嗯,下班了怎么还没走?”

他随口问:“今天要加班吗?”

裴云梦:“……不用。”

博盈听着这话,深深觉得贺景修的经理和他一样腹黑,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吕修贤莞尔,“博盈呢?怎么也没走。”

博盈讪讪,低声道:“刚培训完,待会就走。”

吕修贤点点头,长辈似的叮嘱:“回去路上注意安全,外面下的雨很大。”

两人答应着,“好的,谢谢经理。”

北城的雨就像是贺景修的出现一样,毫无预兆。明明上午还晴空万里,下午就暴雨骤临。

想到这,博盈偷偷抬眼瞟了眼一直没说话的男人。

她一瞟,又被贺景修逮个正着。

博盈眼神一顿,正想淡定挪开,贺景修开口了。

“员工培训很枯燥?”

博盈如临大敌,背脊都挺直了。

她轻眨了眨眼,嘴唇翕动:“贺总,我瞎说的。”

贺景修敛眸看她,不轻不重道:“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