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早恋对象(2 / 2)

磨人 时星草 5301 字 2021-11-20

“嗯。”博盈心虚不已,还想为自己辩解点什么,贺景修手机铃声响起。

瞬间,她松了口气。

似乎是感受到她的放松,贺景修扯了下唇,在几个人注视下直接把屏幕按灭。

他没接。

博盈满脑子问号,费解地看他。

为什么不接电话!不知道别人拨出电话都需要勇气吗?!

贺景修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云淡风轻看她,“还有事?”

博盈一顿,猛地反应过来,“没事了,贺总您和吕经理聊,我们先走了。”

说完,她也不等贺景修说话,拉着裴云梦就走。

看两人消失背影,贺景修轻哂了声。

吕修贤瞅着他看了半秒,倏地一笑,“很少看你有这样的情绪。”

贺景修没应声。

吕修贤看他,猜测道:“你着急到亲自下来拿文件是假的吧?”

他和贺景修父母是多年好友,年轻时在律所上班,后来遇到一些事,便和贺景修父亲成了商业合作伙伴。

两人在公司虽是上下级,但这会下班了,他在贺景修这儿算得上是一个看着他长大的长辈。

贺景修对他,也和对其他下属不一样。

“吕叔。”贺景修也不遮遮掩掩的,他笑了笑说:“她还得劳烦您多关照。”

吕修贤讶异,没想到自己猜中了。他想着上回赵旭之猜的,又联想到面试时他说的那些话,以及博盈面对他时候的样子,不太确定问:“前女友?”

“不是。”

贺景修没多解释,淡声道:“她性子比较直,很容易得罪人,有什么您多引导引导。”

吕修贤一愣,抬起眼看他,“你意思是,多磨炼她?”

贺景修想了想,“慢慢来,不用太过。”

拿了文件,贺景修直接去了地下停车场。

上车后,他这才回拨刚挂断的电话。

那头很快接通,是朋友骆霄。

“还没到?”

今天骆霄生日,几个人早就说好要聚聚,贺景修也答应了。

“刚出公司。”

骆霄“喔”了声,“行吧,就等你和裴彦了,赶紧的。”

贺景修:“急什么。”

骆霄抱怨着,“我每年生日你们都迟到,前几年就不说了,去年你和裴彦还是在最后一分钟才到,你说我急什么?”

说到这,骆霄突然想起了点什么,“你从公司过来,会经过谭芮那边吧?”

他们几个都是一起长大的朋友。

贺景修“嗯”了声,“怎么?”

骆霄:“你顺便把她接上吧,她也还没来,我刚看她在群里说司机有事请假了,大雨天也不好打车。”

说完,贺景修迟迟没声。

他喊了好几声,对面不仅没应声,反而把电话挂了。

“停车。”

在骆霄说话时,贺景修好巧不巧看到了站在公交车站牌下的人。

春日的雨很大,风很凉。

博盈穿着上回迟绿给她选的一套衣服,黑色西装搭配的同色系百褶裙,大方有气质,腰间搭了一条细腰带,看着少了分沉闷,多了丝俏皮。

她孤零零站在那里,却并不落寞。

隔着远距离,贺景修甚至还隐约看见了她唇角的笑。

博盈确实是在笑,下雨天打车不方便,但她懒不想去地铁站,只能给她哥博延发消息求助。

博延向来不怎么惯着她,冷漠回复让她慢慢等。

博盈撇撇嘴,立马找迟绿告状。

她哥谁的话都不听,只听女朋友的。

没一会,博延的消息便过来了。他让她找躲雨的地方等着,他待会到。

博盈挑了挑眉,洋洋得意回复:【待会是多久?五分钟还是十分钟?】

博延:【二十分钟。】

博盈:【二十分钟黄花菜都凉了,你忍心看你可爱的妹妹感冒吗?】

博延:【嗯。】

博盈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给他发了一连串重色轻妹的吐槽,并在其中附带了些许拔刀表情包。

她边发边乐,一点也不觉得等待漫长。

正发着,博盈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

她把目光从屏幕上挪开,张望四周。

但这会的雨真的很大,雨雾遮住了亮光,模糊了双眼,让她看得不那么真切。

什么都还没来得及看见,博延的车先停在了她不远处,给她发消息让她过去上车。

路面全是水,博盈走的小心翼翼,博延也没催。

她走近时,博延撑着黑色雨伞下车,给她打开车门。

“哥,我自己可以。”

博延没理她,一手撑着伞把她纳入伞下,一手挡住车顶让她进去。看她坐好,博延才给她关上门,去了驾驶座。

“怎么是你开车呀?司机呢?”

博盈抽了几张纸递给他,也顺势擦了擦自己身上的雨水。

博延“嗯”了声,“休假。”

博盈“喔”着,正想说话,忽然注意到窗外背对着自己的一个身影。

她愣了下,手自然地摁下车窗玻璃按钮。

注意到她动作,博延蹙了蹙眉,“怎么了?”

博盈眨了下眼,看见那个身影朝拐角那边走去,上了一辆黑色轿车。

“博盈?”

“啊……”博盈抬头看向博延,摸了下鼻子说:“没怎么。”

博延:“……”

车内安静片刻,博盈实在是按耐不住好奇心。

“哥。”

“什么?”

博盈趴在椅背上往前探着脑袋,“你知道贺氏集团吧?”

“……”博延冷漠瞥了她一眼,“你上班公司,你说呢。”

博盈噎了噎,“我不是说这个。”她瞅着他,“你知道贺氏集团现在的总裁是谁吗?”

博延看着前方拥堵路段,缓慢踩下刹车,故意问:“谁?”

博盈一顿,含糊道:“就一个比你还小两岁的厉害人物。”

“什么名字?”

博盈看他真不知道的样子,迟疑了几秒道:“贺景修啊。你没听过吗?”

闻言,博延回头看她一眼,意味深长说:“贺景修?这名字听着怎么那么像你高中时的早恋对象。”

博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