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好久不见(1 / 2)

磨人 时星草 5708 字 10个月前

在这个问题上,她不敢深想。

虽然好奇,可也得按捺住那颗跃跃欲动的心。

博盈纠结时,脸上小表情非常多。

贺景修垂眸打量她片刻,无声地勾了下嘴角。

少顷,博盈为难地抬起眼,略略心虚道:“贺总,那我先回包厢了。”

贺景修侧了身,给她让了路。

“……”

看着他动作,博盈有点懵。

原来真不是在等自己啊?

她低头往前走,一边暗幸自己刚刚没自作多想,一边又控制不住想他是不是在等其他人。

博盈想的走神,身后传来熟悉声音。

“左转。”

博盈停下脚步,回头看他。

贺景修双手插兜,姿态散漫地跟在她身后,神色坦荡。

两人对着视线,几秒后,博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

哦,她刚打算右转。

她摸了下鼻尖,轻点了下头:“谢谢贺总。”

两人一前一后走着,走廊处寂静无声。只偶尔在路过包厢门口时,能听见里面传出的细微声响。

贺景修没再出声,博盈也不知道说点什么。她总觉得自己会说多错多。

一路安静到博盈所在的包厢门口,她做了几秒的心理准备回头。

刚一转身,看到的却是他留给自己的背影。

那背影,不知为何看着还有几分落寞。

“盈盈?”

博盈正看着,迟绿推开门出来,“站门口做什么?”

“没。”博盈看她,“你怎么出来了?”

迟绿失笑,“你那么久没回来,我和你哥都担心你掉厕所了。”

博盈没好气瞪她一眼,“你们就不能盼着点我好吗。”

迟绿耸耸肩,“这话是你哥说的。”

博延在不远处听着她污蔑自己,也不出声反驳。

博盈看着这两人的表情,深深觉得自己晚上不是吃海鲜吃饱的,是吃这两人狗粮饱的。

她小小翻了个白眼,咕哝着:“你们就欺负我和圆圆两个单身狗吧。”

还在吃东西的圆圆忽然被cue,忙不迭把嘴里东西吞下,直白道:“盈盈姐,我觉得吃他们狗粮挺开心的呀。”

“……”

博盈恨铁不成钢睇她一眼。

迟绿忍俊不禁,低声询问:“还吃吗?”

“我饱了。”博盈看着一桌子狼藉,“等圆圆吃好就回去。”

话落,圆圆应道:“我也好了。”

“……”

四人离开,到楼下大厅时,博延还碰到了熟人。

“博总。”

“裴总。”

听到两人客套的招呼声,博盈下意识抬了眼。

和她哥打招呼的,是个穿着深色衬衫和黑色长裤的戴眼镜男人。

男人长相看着斯文却又阴沉,让人容易望而却步。

博盈看着,总觉得好像在哪见过这人,但一时又想不起来。

忽地,她注意到了男人脖子上的抓痕。

博盈正震惊着,忽然听到自己的名字。

是博延在给这位叫‘裴总’的男人介绍自己,“我妹妹,博盈。”

闻言,裴彦眉梢微挑了下,很轻地笑了声:“久闻大名。”

“……?”

博盈不解看他。

男人眼睛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朝她颔首,“裴彦。”

“你好。”

裴彦点了下头,又跟迟绿打了声招呼,而后抬脚往里走。

看着男人挺括的身影,圆圆抓着博盈手臂激动,“盈盈姐,这人好帅啊!”

博盈点头,“嗯,不过你没希望,他有对象了。”

“啊?”圆圆震惊,“你怎么知道?”

博盈和迟绿对视一眼,小声逼逼:“他脖子上的红色抓痕你没看到吗?那明显是女人挠的。”

圆圆:“……”

在旁边听着几人对话的博延咳了声,目光深长地看了眼博盈,“你观察的挺仔细。”

博盈眨眨眼,拉着旁边人共沉沦,“迟绿也看到了。”

迟绿一脸无辜摊手。

博延没搭腔。

正僵持着,圆圆突然语出惊人,“他都被女人挠了还来会所,这会所是有男人吗?”

“……”

会所当然是有男人,但这个男人和圆圆口中的男人代表意思,不太一样。

原本,裴彦应该和贺景修差不多时间点到的,但临时有事耽搁了,这才晚到。

他一进去,里头的人齐刷刷望着他。

裴彦没半点尴尬意识,神色自然地往里走。

骆霄盯着他,幽幽道:“你怎么不明天再来?”

裴彦顺手拿着旁边酒杯和他碰了下,笑道:“是有这个打算,但我明天要出差。”

骆霄:“……”

他忽然就不想喝这杯酒了。

“你和贺景修怎么回事。”骆霄生气道:“怎么每次我生日,你们不是有事不来就是迟到。”

闻言,裴彦笑了下,“贺总今天又迟到?”

贺景修没理他。

骆霄嗯哼了声,“不仅迟到,还当着我的面英雄救美了。”

“嗯?”裴彦挑眉,少有的八卦,“怎么说。”

骆霄很喜欢拆人台,直接把走廊里那点小事说了。

听完,裴彦似笑非笑看着贺景修,“这不像贺总作风,认识的?”

没等贺景修出声,骆霄便抢着说:“那人喊他贺总,看见他跟老鼠见着猫一样,你说认识不认识。”

裴彦“哟”了声,“什么情况?”

贺景修瞥了眼两人,“很闲?”

骆霄:“是啊。”他回忆着,感慨道:“说真的,要不是知道贺总和她认识,我还有点想法呢。”

裴彦用一种你嫌命太长的目光看他,配合问:“大美女?”

骆霄想了想说:“不是明艳大美女,但也不差。小圆脸大眼睛,有种我见垂怜的感觉。”

博盈的长相,很容易激发男人保护欲。

“穿的黑裙子?”

骆霄一愣,“你怎么知道?”

贺景修也在此刻把目光落在了他身上。

裴彦扬扬眉,卖着关子说:“刚在楼下碰见了。”

骆霄点点头,没觉得哪不对劲。

倒是贺景修,盯着他看了须臾,这才轻描淡写地挪开目光。

看他这样,裴彦笑而不语。

在包厢又坐了半小时,贺景修因为有事,提前离开。

刚回到车内,他手机便震了下。

裴彦:【别说兄弟不靠谱。给你透露个消息,我刚在楼下碰到博汇大小姐了,长得还挺像你钱包照片里的小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