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好久不见(2 / 2)

磨人 时星草 5708 字 2021-11-20

贺景修盯着那条消息看了许久,面色沉静地看向窗外去而复返的大雨。

他一直知道博盈有个哥哥,以前时候,博盈时不时还会拿他和她哥哥做对比。

大多数的对比,都是拉踩她哥来捧高他。

贺景修听她满口胡言乱语,也不拆穿。

但确确实实,他没想过她会是博延的妹妹。博姓固然少见,但也并不是多么稀罕的姓氏。

当然更主要的是,高中时候的博盈,看着家境不错,但没到豪门的地步。偶尔,她还会因为把钱买杂志了吃不起饭,来他这里蹭吃蹭喝。

也因此,他从没把这两人联系到一起。

思及此,贺景修意味不明笑了声。

小骗子。

……

刚洗完澡出来,博盈便打了个喷嚏。

她揉揉鼻子,连忙跑厨房泡了包感冒颗粒。她刚上班,可不能因病请假。

喝完,博盈趿拉着拖鞋回房休息。

躺下闭眼,她莫名想到了晚上碰见的贺景修。博盈总觉得,贺景修变了不少。

可转念想想,七年多的时间,一个人有改变也是正常的。

毕竟,她也变了很多。

正想着,博盈手机一震,是迟绿给她发的几张照片,问她哪件衣服更好看。

博盈认真看了看,都是男装,应该是给她哥买的。

她选了几张,正想和她结束对话,忽然想起了贺景修那件被自己泼了咖啡的衬衫。

博盈:【我刚开始发过去那件白色的,你别买,留给我。】

迟绿:【?】

博盈:【赔给别人。】

迟绿:【别人?】

博盈:【。】

好在迟绿知道她那点小心思,没打破砂锅问到底,便答应了把那件衬衫让给她。

次日中午,博盈刚和同事们一起吃完午饭,便收到了衣服。

衣服是圆圆亲自送过来的,说是怕她着急。

博盈一阵语塞,她有什么可着急的。

可拿到衣服后,博盈又有些头疼,她要怎么还给贺景修?

两人现在也没个联系方式,她总不能直接去他办公室还吧。这要是去了,不知道公司得怎么传。

博盈想到下班,才想出一个绝佳主意。

她可以把衣服给到贺景修助理,让助理拿给他。

博盈知道,这种大老板身边的助理,口风都特别紧。她不担心祁学真会泄露什么不真实的消息出去。

想到这,博盈在公司群里找到了祁学真微信号,发送添加请求。

没一会,申请通过了。

博盈眼睛一亮,发了个可爱表情包,表明自己身份。

祁学真这会正在贺景修办公桌旁边站着,他还有几份文件要处理,等着贺景修看完签字。

手机振动,他便掏出看了眼。

在看到博盈介绍时,祁学真眸子里有片刻讶异。

他虽反应不快,但能做到助理这位置的人,都是人精。

这两天下来,祁学真大概知道了点他老板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和法务部新招进来的员工有关。

想到这,祁学真快速加了博盈。

祁学真:【博小姐,找我有事吗?】

博盈没料到祁学真如此直接,她噎了噎,也爽快地说明自己来意。

看到她发来消息,祁学真咳了声:“贺总。”

贺景修正看着文件,随口道:“说。”

祁学真默了默,举着手机到他面前。他觉得自己不太方便转达,还是让贺景修自己看比较好。

把手机放下后,祁学真观察着贺景修神色,想验证自己猜测是否正确。

果不其然,贺景修看了几秒后,声线沉沉说:“让她上来。”

祁学真一怔,“现在?”

贺景修抬眸瞥了他一眼,反问:“不然明天?”

祁学真:“……”

收到消息上楼时,博盈其实做了会心理准备。

但祁学真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一样,告诉她楼上助理都下班了,只有他和贺景修在。

看着电梯楼层显示,博盈做了无数次深呼吸,才艰难地迈出步伐。

“博小姐。”

祁学真在电梯门口等她,微微一笑道:“贺总在办公室,衣服你还是亲自还给他吧。”

贺景修办公室门是敞开的,让她没有任何阻碍的可以踏进去。

博盈站在原地张望,正迟疑着要不要意思意思敲下门,里头的人率先抬了头。

宽敞的总裁办公室,夕阳照进,一室温暖明亮。贺景修西装革履靠在椅背,眸色幽深地望着她。

那眼神,看得博盈心里发怵。

僵持半晌,博盈鼓起勇气道:“贺总,我是过来还衣服的。”

她往前走了几步,轻声说:“上回不好意思,把您衣服弄脏了。”

贺景修的视线落在她脸上,又往下,停在她提着袋子的手上。

须臾,他应了声:“原来你还记得。”

博盈错愕看他。

贺景修抬手松了松领带,慢条斯理说:“弄脏的是我的衣服。”

这话过于突兀,博盈在脑子里转了几圈才明白过来,他在暗指自己把他衣服弄脏,还的时候却还给祁学真,而不是直接还给他。

明白他意思后,博盈语塞,不知道该怎么辩解。

她嘴唇翕动,瓮声瓮气:“我以为您很忙。”

“确实。”

迎着她目光,贺景修落下一句:“但收一件衣服的时间,我还是能挤出来。”

博盈噎住。

她瞅着贺景修,深深觉得他故意的。

她挣扎几秒,走近到他办公桌前,把袋子放下。

“贺总,那我把衣服放着了。”她抿了下唇,“之前是我莽撞。”

贺景修“嗯”了声,却没去碰那个袋子。

博盈一时揣摩不出他意思,想了想说:“没什么事那我就先下班了。贺总辛苦。”

说完,贺景修还是没反应。

博盈偷偷瞟了他一眼,慢吞吞转身离开。

看着近在咫尺的办公室大门,博盈暗松了口气。

再两步,她就出去了。

忽地,那久违的声调出现。

“博盈。”

贺景修喊她名字时,调子很平,却有一种说不出的缱绻意味在里面,让听的人容易会错意,误会他在深情款款呼唤自己。

当然,此刻的博盈没有这样的错觉。

她身子僵直,忘了下一步该往哪走。

紧跟着,她听见身后有窸窣声和脚步声传来。

博盈屏着呼吸,松懈时闻到了熟悉沉香味。

贺景修已经走近,就站在她后边。

“转身。”

男人的声音落下。

博盈闭了闭眼,硬着头皮回头。

她抬眸,在他出声前扬着小脸看他,眉眼盈盈说:“贺景修,好久不见呀。”

瞬间,别扭的氛围变了。

贺景修那积攒起来的火,也霎时间被水浇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