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钱的烦恼(1 / 2)

磨人 时星草 5271 字 2021-11-20

贺景修这话一出,博盈不单没觉得不好意思,反而大手一挥,又多加了两道菜。

点完,她才觉得舒坦。

服务员捧着菜单出去,贺景修把一侧适合入口的水递给她,神情淡然。

博盈也没和他客气,端起喝了小半杯。

喝完,她才扭头去看他。

接收到她目光,贺景修微微挑了下眉,“想说什么?”

博盈捧着还有余温的杯子暖手,指腹在上来回摩挲,似在沉吟要说点什么。

贺景修也不催促,颇有耐心等着。

博盈目光直直盯着他半晌,才开口说:“贺景修,当老板是不是挺不容易的?”

贺景修没明白她这话的意思。

“怎么说?”

博盈沉默片刻,一本正经说:“你现在脾气挺好。”

就刚刚那种情况来看,换作是以前的贺景修,他根本不会这么纵容她。

博盈依稀记得,以前和贺景修一起去吃饭点菜,她都很纠结,经常会徘徊在几道菜中难以抉择,然后浪费时间。

每当这个时刻,贺景修就会替她做决定。

当然,这个决定不是让她全点,而是随便选一道下单。

“……”

贺景修瞥了她一眼,忽然语塞。

他想,大概也只有博盈这种没心没肺的性格,才会觉得他对她好,是因为他被工作磨平了棱角,然后脾气变好。

思及此,贺景修兀自笑了下,“真这样觉得?”

博盈一愣,迟疑给出答案:“目前来说是这样。”

他们重逢后,她弄脏他两件衣服他不仅没和她计较,还请她来这种高级餐厅吃饭,这不正说明他现在已经是大人有大量的好脾气先生吗。

贺景修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眸子里闪过一丝笑。

他收敛了几分,淡声道:“那希望你一直这样觉得。”

“……?”

博盈呆住,隐约觉得他这话别有深意。

她还没来得及细想,服务员推门进来上菜。瞬间,博盈被美食吸引了目光。

这家餐厅的菜很精致,每一道摆上来,好看得让人不舍得入嘴。

博盈点的基本都是肉,小排、大虾、熏鱼、鹅肝、龙虾等,全是大菜。

菜一上桌,博盈就忘了要跟贺景修说什么,她所有注意力都在食物上。

贺景修看她两眼放光的模样,握拳掩唇笑了下。

“吃吧。”

他说:“尝尝看味道喜不喜欢。”

博盈光是看着,就觉得这些菜合她胃口了。她点头应着,夹了块话梅小排吃。

刚入口,她就享受地眯起了双眼,激动道:“好好吃!”

真不是她夸张,这排骨虽是酸甜口,却不让她觉得违和,甜而不腻,让人流连忘返,意犹未尽。

贺景修忍俊不禁:“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博盈空不出嘴说话,只能点头应下。

……

吃饱喝足离开时,博盈已经撑的无法走路了。

但偏偏,她的嘴巴告诉她,她还想吃。

贺景修看她回头望着大门依依不舍模样,举止亲昵地贴住她脑袋,让她收回目光。

“想吃下次再来。”

博盈重重点头,“我肯定还要再来,太好吃了。”

贺景修无言。

博盈跟他上车,扭头道:“你怎么知道这儿的,我刚刚问迟绿,她说她不知道这家店。”

闻言,贺景修借着窗外照进来的微弱灯光看了她一眼,语调平平:“偶然间发现的。”

“喔!”博盈扯着安全带系上,笑嘻嘻说:“运气真好。”

贺景修看着前方路段,没搭腔。

回去路上,时间不早了。

博盈吃饱就犯困,但又觉得这样不太礼貌,只能没话找话,和贺景修有一搭没一搭闲扯着。

但贺景修在说话上,是个比较无趣的人。

通常情况下,他不会主动挑起话题,博盈问什么,他就回答什么,也不会反问回来。

来回几次后,博盈也词穷了。

她放弃和他交流,默默地点开微博,决定分散下注意力。

点开还没来得及看,贺景修突然就出声了。

“博盈。”

他喊她名字时,一如既往的字正腔圆,跟上学时念课本一样,不带感情。

“啊?”

博盈扭头看他,轻眨了眨眼,“怎么了。”

贺景修神情专注望着前方宽敞大道,启唇道:“在法务部感觉如何?”

“……”

这个话题,博盈把它归在无聊类。

她想了一会才接话,“挺开心的,同事们都很热情,也很可爱。”

听到意外的答案,贺景修戏谑:“这么官方?”

博盈听着他的揶揄,轻哼道:“我说的是事实。”

目前来说,大部分同事都还不错。当然,也有一两个偶尔挖坑她的,但她并不放在心上。

贺景修笑笑,给她打‘预防针’,“法务部工作不轻松。”

“我知道。”博盈点点头,“我学这个之前,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话聊到这,贺景修自然而然地问:“你大学念的语言,怎么会突然去学法律?”

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从看到她简历时,贺景修就想知道。

博盈一怔,偏头看他。

恰好,贺景修的目光也在她脸上停了一瞬。

车窗紧闭,车内静悄悄的,只有少许刺耳的鸣笛声会钻入。

她不回答,贺景修也不再追问。

博盈率先把目光转到窗外,盯着道路两侧发出嫩绿枝丫发呆。

半晌,她才给出一个听起来很合乎情理,又不那么符合她行事风格的答案。

“还能因为什么。”博盈靠在椅背,正色道:“语言类的专业不好找工作,学法律好找,工作后赚的钱也多。”

贺景修没对她这番言论发表不满意见,只在红灯间隙,盯着她看了半分钟。

博盈坦然接受他的目光,并不躲闪。

到贺景修注意力被拉走,她才暗暗松了口气。还好,他没再多问。

博盈并不想骗贺景修,可她转学法律的那个理由,她还没做好心理准备让他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