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茶饭不思【改了下结尾】(1 / 2)

磨人 时星草 4858 字 10个月前

从茶水间出去后,博盈又去了趟洗手间。

回去座位时,她收到了不少打量目光。

博盈大概能猜到是为什么,无非是她刚刚跟朱晓夏说的那几句话被传开了。

且有可能,是添油加醋传开的。

不过不管是不是,博盈都不那么在意。

她本身就不是怕事的性格,直来直往,不太矫情。就算有,也不是在这种小事上。

很早之前,迟绿和她另一个闺蜜郑今瑶就和她提过,职场大气的女人有,小心眼的也很多,让她稍微注意点,尽量别得罪人。

博盈记得,但她并不是委曲求全的性格。

更何况,前几天在洗手间那种八卦聚集地,她就听朱晓夏和法务部一组长杜楠提过她。

那天,博盈穿的大多数衣服都很平价,裙子是花了两百块在网上买的,设计很特别,袜子仅两位数,打底衫也不贵。

唯一贵的,是她背的包以及小西装外套,和脚上那双小皮鞋,几个知名品牌的,单价都是好几万。

在贺氏集团法务部工作,衣服包包上万,其实是正常范畴。

但可能是她那天搭配价格比太大,让朱晓夏认定了她穿的是假货。

也因此,她在洗手间和杜楠聊天时,感慨了好几句,说现在的小年轻爱慕虚荣,没钱还要装腔作势,穿着几百块的假货,也趾高气扬的,怎么一点都不心虚。

博盈当时正坐在马桶上偷懒,好巧不巧听完全程。

当时听完,她没太大感觉。

因为她从小就这样,喜欢的东西无论是贵还是便宜,她都会买会穿会用。

她从来不会去思考,自己背着上百万的包是不是不能去吃路边摊,也不会觉得穿着几百块的衣服进奢侈品店会被人看不起。

闲言碎语,别人背后议论就议论,她也管不住,没必要放在心上。

但如果挑衅到自己面前,那博盈就不会忍。

她反而会‘新仇旧恨’一起算。

……

在工位上坐下,裴云梦拖着脑袋转向她这边,朝她竖了个大拇指。

博盈扬了下唇角,没好气睇她一眼。

片刻,她微信有了新消息。

裴云梦:【博盈你太牛逼了!】

三分钟前,博盈在茶水间怼朱晓夏的话,被听到的同事传开。

没一会,他们都知道了。

博盈:【……哪个群看见的。】

裴云梦:【一个没有你在的小群。】

博盈:【群里人多吗?】

裴云梦:【公司百分之九十八的同事都在,就你们几个新人还没潜伏进去。】

博盈无言以对:【夸张了吧?】

裴云梦:【不夸张,你无法想象我们公司的同事都有多八卦。】

大家都是坐办公室的,工作内容大同小异日复一日,久而久之会觉得枯燥。而八卦,能给他们的枯燥生活添一点乐子,放松放松。

每个在公司半年以上的员工,八卦的大群小群加一起,起码三个以上。

博盈看着她这话,突然还有点担心。

不过她的这种担心,只针对一个人。

裴云梦看她发呆,伸手戳了戳她肩膀,压着声问:“想什么呢?”

“没。”博盈看了她一眼,小声问:“我们这种八卦……老板一般不会知道吧。”

裴云梦听着,扑哧一笑:“那当然不会知道了。”

她说:“老板多忙啊,肯定不会关注这个。而且我听贺总的那些助理说过,他不太喜欢看微信,也不喜欢跟人聊天,我们的那些群他都不在。”

听到这话,博盈松了口气。

那就好。

她虽然觉得自己和朱晓夏说的那番话没任何毛病,但就是不想让贺景修知道。

裴云梦看她表情变化,忍俊不禁:“怎么,你怕被老板知道了会对你印象不好?”

“不是。”博盈摸了下鼻尖,想了想说:“就是会不太好意思。”

至于印象,她在贺景修那里,就没什么好印象。

裴云梦笑笑,拍了拍她肩膀安慰,“那你放心,总裁肯定不知道的。”

博盈:“嗯。”

她刚刚细想了一下,感觉贺景修确实不是一个有时间去听普通职员这种八卦的人。

不过博盈忽略了一个重点,在贺景修和几个知情人那里,她不单单是贺氏集团的普通职员。

进出总裁办公室好几趟后,祁学真感觉出他们老板今天心情还不错。

因为每次贺景修心情好时,工作效率就很高。

签完手边重要合同,恰好到了上午会议时间。

贺氏集团旗下的产业多,贺景修像有好几个脑子一样,在不停的转呀转。

今天的会议,主持人是总经理赵旭之,贺景修只是个重要的旁听者。

项目是新科技的研发和讨论,大家争的面红耳赤,互不相让。

有人觉得赵旭之提出的这个想法过于冒险激进,他要做的是国内目前没有的一款产品,做好了固然好,可万一失败了,对贺氏集团波动会很大。

贺氏集团创立之初,主打制造业和建筑业,后集团成长起来,但贺景修父亲那一辈,才开始涉足房地产金融等,到他这里后,集团才朝科技新能源等这些行业出手。

也因此,集团分了两个派别,守旧派和创新派。

贺景修父亲那一辈的懂事认为,做好原有的项目就够了,大家安安心心颐养晚年,但年轻一点的,总想去科技新能源分一杯羹。

每次开这种会议,贺景修都是听大家吵完,才会出声。

前期他都很淡定,也很闲。

同样的,他不忙,祁学真也就不忙。

更何况这种会议,都有专门助理记录,用不上他。

因此,在赵旭之和另一董事吵得不可开交时,他还抽空看了眼手机。

不看还好,看完,他开始纠结。

到会议结束,祁学真也没得出结论,要不要把这事告诉贺景修。

如果是别人,他肯定不用思考,绝对不让这种八卦占据老板时间。可当事人是博盈,和他老板有千丝万缕关系的女人,不说好像不太好。

祁学真一路纠结,正决定要跟贺景修说这事时,刚在会议上和老古董吵架吵输的赵旭之气冲冲进了总裁办公室。

他拉开办公桌对面的椅子坐下,翘着二郎腿看着贺景修。

贺景修被他看着,神色寡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