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漂亮少年(1 / 2)

磨人 时星草 5990 字 10个月前

看她憋屈的神色,贺景修的唇角往上扬了扬。

他不知什么意思,还重复提了一句:“没记错就行。”

“……”

博盈哑言,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她总觉得自己此刻和贺景修的状况,有点儿超出久未见面的好朋友界限了。

好在,日料店到了。

博盈抬眸看了眼,稍显意外。

她没想到在市中心这种地方,还藏着这种青苔遍布,绿植爬满青砖围墙的小巷,在春日,已经有花儿探出头,欢迎他们到来。

巷子很窄,只能通行三两人。

博盈张望着,兴致盎然。

“贺景修,这儿好漂亮呀。”

贺景修点点头,“是还不错。”

博盈挑眉,纠正他说辞,“这在市中心算得上是非常有特色又好的店吧?”

她刚刚扫了眼,发现这家店的装潢和设计,都格外不同。

博盈对吃的很有研究,国内外有名的餐厅她都去打过卡,所以一眼能看出餐厅老板的品位,以及大概定位。

这家店,一看就不是普通上班族能消费的。

贺景修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恰好服务员到包厢,给两人点餐倒茶。

博盈翻了翻菜单,把点单权交给贺景修。

“我第一次来,你点吧。”

贺景修没拒绝,报了好几道她喜欢的菜。

博盈听着,眼睫轻颤。

点好餐,服务员便出去了。

贺景修瞥了眼对面安静的人,示意说:“试试他们这儿的茶?”

博盈一顿,立马把刚冒出的情绪丢开,眼睛晶亮问:“好喝吗?”

贺景修注意着她转变的情绪,浅声道:“我觉得不错,你可能不是很喜欢。”

听到这话,不认输的博盈扬扬眉,“怎么会,万一我也喜欢呢?”

贺景修看她,没再吭声。

博盈撇了下嘴,捧起温烫的茶水。

她垂着长睫吹了吹,小小地抿了口。茶水苦涩,确实不是她原来会喜欢的味道。

贺景修看她皱起的眉头,轻笑了声:“别勉强自己,不好喝放着。”

闻言,博盈那逆反心理上来了。

她睇了他一眼,嘴硬道:“不勉强啊,我觉得挺好喝的。”

说着,她还真把大半杯茶水给喝了下去。

贺景修无言。

博盈傲娇轻哼,“我还能再来一杯。”

“……”贺景修失笑,问她:“不试试别的?”

博盈正想说不,忽而注意到他脸庞浮现的笑。

她顿了顿,很勉强样子,“也可以。”

贺景修弯了下唇,喊服务员送两杯度数基本为零的特色果酒过来。

他和服务员说话时,从不会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博盈盯着他英隽侧脸,有些走神。

她觉得贺景修是个很矛盾的人,看似冷漠寡情,但实际却是个温柔又绅士的男人。

很多人都觉得,博盈当年追贺景修是看上他的颜值。

毕竟,她是在一场球赛中沦陷的。

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对贺景修,算得上是一见钟情,但不完全是因为脸。

博盈到现在还记得,真正认识贺景修的那个傍晚,夕阳被浪漫的人抹了色彩,成了少女偏爱的粉色。

看到夕阳颜色瞬间,男同学女同学都很激动,纷纷拿出偷偷摸摸带到学校的手机相机拍照。

博盈也一样。

她那会已经到了贺景修学校,美其名曰去支持自己校篮球队同学和贺景修他们的比赛。

操场人山人海,博盈当时不高,被挤在里面什么都看不见不说,连夕阳也拍不到。

她挣扎了些许,看比赛还没开始,跟同学说了声,便溜了出去。

一中有一大片银杏林,每年秋天那个地方都金灿灿的,不少人还会来这儿打卡。

博盈作为对面学校的学生,自然也来过。

因此,她对一中很多地方都很熟。

从拥挤的篮球场出来后,她熟门熟路地往教学楼那边走。

她知道,一中有栋教学楼很漂亮,天台也不会锁,很适合拍照取景。

博盈上去时,没想到楼梯口会有人。

她在转角处的楼梯上,正欲抬脚走完最后一段,先听到了上面传来的声音。

是一道很好听的清冽男声。

“谢谢,抱歉。”

明明是拒绝的话,可听着却不会让人不舒服。

博盈脚步一顿,立马明白了这是在做什么。她纠结了三秒,决定离开。

还没来得及转身,她听见了女生声音。

女生声音哽咽,不依不饶似的,“为什么?你是不喜欢我哪里,我可以改。”

男生沉默了片刻,忽然问了句:“你觉得今天的夕阳漂亮吗?”

女生似乎愣了下,应着:“漂亮。”

男生音色很淡,不紧不慢说:“我也觉得很漂亮,但我更喜欢它最日常的模样。”

这句话出来,女生像是听懂了,又像是没明白。

她正迟疑之际,男生又说了句:“你不需要改变什么,你也很漂亮。”

在贺景修这里,他不需要任何人为他改变什么。他的喜欢,也并不固定。

无论是漂亮还是不漂亮,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同样的,他也不希望那个女生为了一个人去改变自己。

在那个时刻,博盈从未听见过这样的拒绝。

残忍,却又温柔。

上面没了声音,博盈回过神想走时,男生先从楼上下来了。

两人在楼梯口‘狭路相逢’。

博盈这才看清他模样,男生身形挺拔,穿着一中标志性的蓝白校服,五官清俊,肤色白皙。

他站定在她面前,覆下一片黑影。

两人四目相对。

偷听了别人的对话,博盈有点儿不好意思。她抿了抿唇,正想道歉,男生忽然指了指她身后。

博盈一愣,他突然侧了下头,呼吸拂过她耳畔,声音轻飘飘地落下。

他问:“你可以晚点再上去吗?”

天台,那个被他拒绝的女生还在哭。

那天,博盈没有拍到漂亮的夕阳,但她用眼睛捕捉到了她认为最漂亮的少年。

回到操场,她才知道漂亮少年是贺景修。

“想什么?”

刚跟服务员说完,贺景修一转头便撞到了博盈灼灼目光。

他挑了下眉,等了片刻后才问。

博盈猛地收回思绪,轻眨了眨眼说:“没什么。”

她总不好跟贺景修说,我刚刚在想第一次见到你的模样吧。这会显得她很不洒脱。

贺景修看她不想说的模样,也不逼问。

他看了眼送上桌的食物,给博盈介绍,告诉她先吃那道,怎么搭配吃味道更好。

吃过饭,时间不早了。

博盈和贺景修一起过了马路,她找了个借口去咖啡厅,和他分开走。

目前来说,她还不太想让别人知道,她曾经是贺氏集团总裁的追求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