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漂亮少年(2 / 2)

磨人 时星草 5990 字 2021-11-20

贺景修知道她那点小心思,没强迫她和自己会去,只叮嘱她这回买了咖啡可别再撞到人了。

博盈被他这话提醒着,瞬间打消了要给他买一杯让外卖员送上去的想法。

午休结束前五分钟,博盈拎着几个袋子出现在办公室。

裴云梦看她,“你中午去哪了呀?”

博盈笑笑,浅声说:“出去吃了个饭,顺便买了点咖啡。”

裴云梦这才注意到她手里拎着的袋子,忙不迭接过,“怎么这么多。”

闻言,博盈语调轻快道:“一个人喝咖啡多没意思呀,大家一起喝才有味道。”

她看向一直教自己的孙鸿波,含笑问:“孙哥,是红茶拿铁吗?”

孙鸿波爽快一笑,“还是小盈懂我,知道我想喝这个。”

方博裕不知道从哪冒出来,追问道:“我呢我呢,博盈记得我喜欢喝什么吗?”

博盈无语,拿了一杯他爱喝的焦糖玛奇朵给他。

方博裕看着,狗腿的夸她,“你还真记得我喜欢喝什么啊,不错不错,看来法律条文背下来的时候没作弊。”

“……”

瞬间,听到的同事下意识看了眼朱晓夏。

方博裕这话说的,立马让大家把上午的事想了起来。

博盈注意到了这点,一时不知道该谢谢方博裕证实自己的记忆,还是该吐槽他让朱晓夏难堪。

咖啡分完,每个人都有。

博盈上午和朱晓夏虽有矛盾,但却不会在这种小事上膈应人。

同样的,朱晓夏也接了她给过去的咖啡。至于喝不喝,另说。

下午的工作时间,过得充实且平静。

公司里自然还有碎言碎语,但博盈不去在意,也就没事。

她忙忙碌碌一下午,到下班时间,才颓然似的趴在桌上休息。

裴云梦看她这样,忍俊不禁:“这才刚开始呢,就累了?”

博盈叹气,“不该学这个专业的。”

裴云梦笑笑,托腮道:“在公司做还好点。要是在律所,你会更累,还得经常出差跟各种不一样的人打交道。”

“嗯。”博盈点点头,想了想说:“但在律所做好了,应该会很有成就感。”

闻言,裴云梦瞅着她,“你想去律所吗?”

博盈愣了下,反问:“你不想吗?”

裴云梦摇头,“我不想,我就是条咸鱼,有个稳定工作就行了,太有挑战性的我做不来。”

博盈点点头,表示理解。

裴云梦和她闲扯,“你想去律所,那之前怎么会来我们公司面试?”

“嗯……”博盈纠结了几秒,没瞒着她,“因为我还没找到喜欢的律所。”

裴云梦扑哧一笑,怎么也没想到她会给出一个这样的答案。

她叹了口气,感慨道:“也是,好的律所不好找。”

博盈“嗯”了声,很是赞同。

两人都加了会班才走。

裴云梦自己开车上班,博盈暂时没买车,每天不是蹭车就是打车。

走出公司,博盈才注意到今天的天空漂亮的不像话,且似曾相识。

博盈在原地看了半分钟,不由自主地拿出手机。

她几年前没拍成功的天空,今天应该可以拍到了吧。

还没打开相机软件,博盈先闻到了熟悉的味道。

她正想侧头,男人一如既往好听的声音传来,“怎么不拍?”

“……”

博盈微顿,抬起眼看他,“你怎么也还没下班?”

“嗯?”贺景修听出她话语里的怨念,眉峰稍扬,“加班。”

“行吧。”博盈瞟着他,“老板也不容易。”

她点开软件,在贺景修注视下,把漂亮的夕阳收录相册。

拍完,贺景修问:“准备怎么回去?”

他的车停在不远。

博盈正想说打车,可话到嘴边又换了,“今天打算坐地铁。”

贺景修一点也不意外,盯着她看了片刻,说:“注意安全。”

“好。”

地铁口离公司很近,走路不超过五分钟。

博盈低着头往前走,依稀能感受到背后的目光。她好几次想停下来,却又还没找到理由说服自己。

身后没有熟悉的脚步声,博盈松了口气的同时,又矫情的有点别的情绪。

说不上来是什么,反正就胸口闷闷的,不太舒服。

她没地铁卡,也没零钱。

博盈问了下圆圆,站在地铁通道里捣鼓下了个地铁公交都通行的app,然后往里充钱。

她折腾好准备走,眼眸里出现了一个黑色手机。

博盈一愣,错愕地抬起头。

贺景修不知何时出现在她面前,身上的西装脱下搭在手臂,只留有白色衬衫。

他袖口挽到小臂位置,露出一小半肌肉,看上去非常有力量。

地铁通道里人来人往,有潮流打扮的,有休闲风的,也有知性风。同样的,也有和他一样是衬衫西裤搭配的,但感觉不同。

他就算是穿着最简单的衣物,在人群中,也永远是最耀眼的那一个。

博盈直愣愣望着他,嘴唇张了张,好半天才憋出一句:“你怎么会在这?你司机呢?”

他不是没跟上来吗。

贺景修垂着眼睫看她,倏地一笑:“怎么每次见到我都要问问我司机?”

博盈微哽,“我不是这意思,主要是我刚刚看你的车在不远,司机应该是在等你吧。”

也因为这个原因,她才会说坐地铁。

博盈知道,只要她说了打车,贺景修会自然而然地说送她。

说她矫情也好,别的也罢。

目前这种情况,博盈觉得她还不适合每天坐贺景修的车下班。

她不知道贺景修在想什么,同样的,自己也还没想清未来的路该怎么走。

他们不能稀里糊涂的,又犯同样的错误。

听到她这句坦诚的话,贺景修目光沉沉地看着她,脸上笑意渐收。

他沉默了好一会,才出声:“让他先回去了。”

这也是为什么博盈没听见他脚步声的原因,他交代完才过来的。

没等博盈说话,贺景修拿着手机在她面前晃了晃,“不愿意帮我弄?”

“……”博盈看他直白的目光,想躲开,却又避无可避。

半晌,她败下阵。

“没。”她接过他手机,给他捣鼓着app下载,小声嘀咕:“你一个大老板坐什么地铁,简直浪费资源。”

贺景修被她的歪理逗笑,“我坐地铁怎么就是浪费资源?”

“有车不坐不是浪费?”博盈理直气壮说:“地铁要留给我们这些‘平民’。”

闻言,贺景修扬扬眉:“你是‘平民’?”

博盈:“是啊。”

贺景修点点头,说:“知道了。”

博盈狐疑看他,总觉得他话里有话。

贺景修接收她目光,坦荡赤裸回视她。

半晌,博盈挪开视线,“好了。”

她把手机递给贺景修,再次询问:“你确定要坐地铁吗?你知道你坐到哪下?”

贺景修:“不知道。”

博盈瞪圆了眼,不敢相信看他,“那你不查查?”

“你查。”贺景修看了她一眼,玩笑似地问她:“愿不愿意提前熟悉路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