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车技太烂(1 / 2)

磨人 时星草 5440 字 10个月前

一点不意外,博盈到家时,博延坐在客厅等她。

听到声音,他侧眸看她,目光从上而下,充满审视。

博延什么话也没说,但博盈就是有微微的心虚感。

她低头换鞋,转变笑脸看着他,热情地打招呼:“哥,你这么晚还没休息呀?”

博延看着她,“你也知道很晚了?”

“……”博盈一噎,感觉自己在给自己挖坑。

她咳了声,佯装淡定地看了眼手表时间,“九点半,好像也不是很晚哈。”

她干笑。

客厅静了一瞬,博延眸子里有片刻的诧异,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

他懒散地靠在椅背,似笑非笑看她,“你刚刚说现在几点?”

博盈脸不红心不跳地说:“九点半啊。”

博延:“……”

他顿了下,指了指电视墙上挂着的时钟,“是吗,家里的时间怎么是十点半?”

博盈“啊”了声,瞪圆眼说:“这样吗?”

她趿拉着拖鞋往里走,很顺便的瞟了眼,“难道我手表坏了?”

博盈心痛道:“不会吧,我这手表也太废物了。”

博延没搭腔,就静静地看她表情。

博盈自言自语吐槽了几句,目光真诚看向他,“哥。”

博延抬了下眼,“说。”

博盈指了指手腕的手表,讨好地笑了笑:“我手表坏了,你可以送我一个新的吗?”

“……”

博延沉默片刻,平静问:“你重复一遍,你想要我送你什么?”

说实话,博盈虽然知道她哥不会对她怎么样,但还是有一点点害怕的。

她见好就收,笑盈盈说:“我说等我发工资了,我给你送个手表。”

博延被她的话堵住,一时还真发不出脾气。

迟绿从浴室出来,听到的就是这么几句对话。她忍俊不禁看向博盈,“回来了?”

“嗯嗯。”

博盈看见她像看见救世主一样,抱着她亲了口:“你出来了我就不当电灯泡了,我回房洗澡啦,晚安。”

迟绿看了眼博延神色,忍着笑:“晚安。”

钻进卧室,博盈才松了口气。

好险好险。

她揉了揉自己笑僵的脸,唇角往上扬了扬,拎着床上的睡衣往浴室走。

洗完澡出来,博盈看到手机里的未读消息。

贺景修:【顺利吗?】

博盈看了眼收到的时间,是半小时前。

她这才想起自己和贺景修的‘约定’。

送她到小区门口时,贺景修问她这样的办法真的行得通吗,要是行不通,他可以在这等她。

博盈对自己亲哥是了解的,也知道他设的门禁是为了什么。她当然自然博延不会为难她,但在当下那会,她无心的跟贺景修开了个玩笑。

她问贺景修,在这等她干嘛,等她被赶出家门一起露宿街头吗。

贺景修的回答有让她意外,却也不是特别意外。

他看着她说好。

只是博盈没想到,他明知道自己说的是玩笑话,却还是多问了这么一句。

她垂着眼睫看着两人的聊天对话,回道:【顺利,我刚洗完澡,你到家了吗?】

贺景修的消息回的很快:【还没。】

博盈:【?堵车吗?】

上回贺景修送她回家时,她就知道贺景修住哪了。

两人住的地方就隔了一座桥,车程最多最多不超过二十分钟。这个点,博盈估计十分钟就能抵达。

贺景修:【不是。】

博盈讶异,倏忽间意识到了点什么。

她思索了片刻,试探地敲下疑问:【你……还没走?】

贺景修:【你住的这儿,打车好像不太方便。】

博盈看着这话,很想反驳。

她住的这儿,明明很好打车。就算是高峰期,也最多三五分钟就能打到出租车,更别说网约车。

可这会,博盈却没办法用真实数据反驳他。

贺景修了解博盈,知道她这会在想什么。

他站在路边,一辆骚气的跑车停在他面前,车窗降下,骆霄那张脸露了出来。

“贺总,走吧。”

贺景修走近,上车后给博盈发了条消息。

贺景修:【上车了。】

博盈知道他在给自己台阶,自然而然地接下:【喔!那你到家了跟我说一声。】

贺景修:【好。】

十分钟后,刚把头发吹干的博盈收到他消息。

他到家了。

博盈给他回了个表情包,这才阖上困到在打架的眼皮。

另一边,从上车到贺景修住的公寓,骆霄那张嘴都在叭叭叭个不停。

他不懂,他为什么会认识贺景修这么一个人,永远挑在他快乐时候找他,让他为他当牛做马。

“贺总,您自己没司机吗?”

贺景修边和博盈聊天边说:“下班了。”

“司机下班了你就找我?”骆霄不满嚷嚷,“您不会打车?”

贺景修:“嗯。”

骆霄无言以对。

其实贺景修不是不会打车,只是他不想打车。

贺景修这个人,不单单有点儿傲慢,还有些洁癖。他今晚陪博盈在夜市转了一圈,早就无法忍受自己身上的味道了,更别提还让他去坐出租车。

出租车和地铁一样,在贺景修这里都归为他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去乘坐的那一类。

博盈愿意坐,他可以陪同。反之,则不然。

到停车场,骆霄很自然地跟着贺景修下车。

他瞟了眼他手机屏幕,什么也看不清。

“你跟谁聊天呢?”

贺景修没理会,跟博盈说完‘晚安’后摁灭了屏幕。

他侧目,看了眼骆霄:“你不回去?”

“嗯。”骆霄说:“我刚到酒吧被你叫来,现在回去只会被他们灌酒。”

他揉了揉酸痛的脖颈,“我今晚在你这边住一晚,明天想吃陈姨做的早餐。”

陈姨是照顾贺景修的一个阿姨,厨艺相当好,做的东西特别合他们几个人的口味。

骆霄和裴彦他们偶尔嘴馋了,会来他这边蹭吃蹭喝,贺景修见怪不怪。

“你自己跟陈姨说。”

这个点,陈姨早就下班回家了。

骆霄爽快道:“没问题。”

贺景修还有点工作没完成,到家洗完澡后就进了书房。

再出来时,骆霄点的外卖到了。

他点的时候问了贺景修,给他加了一份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