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小麻烦精(1 / 2)

磨人 时星草 5506 字 10个月前

路旁光影斑驳,风吹过,树枝摇曳,沙沙作响。

博盈垂眸看着前面熟悉却又陌生的背影,眼睫轻颤,忘了趴上去动作。

等了一会,还没等到人,贺景修再次扭过头看她,“博盈。”

和往常一样平的语调,却依旧让她觉得缱绻温柔。

博盈回了神,迟疑道:“你确定要背我过去?”

贺景修看她一眼,似乎是嫌弃她啰嗦,声音里带着点不耐烦,“上来。”

“……”

话说到这份上,博盈再拒绝就矫情了。

她合着嘴“喔”了声,乖乖趴到他后背。

男人的背,和博盈记忆里留存的差不多,宽而有力,安全感十足。

这不是贺景修第一次背博盈,高中时他也背过她两次,一次是她耍赖,强迫他背的,还有一次……

博盈想着,那一次是她跟家里吵了架回学校,找贺景修吃饭然后还被他拒绝。

当场,博盈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觉得很委屈很委屈,她那个时刻就是全世界最委屈的人,眼泪不自控地往外掉。

最后,贺景修不单单陪她吃了晚饭,还在她哭的那两个小时给她端茶送水附带擦眼泪。

哭完,博盈也累了。

贺景修没辙,只能背她送她回家。

……

想到那次的事,博盈侧了侧脸,去看贺景修。

从她现在这个位置,她只能看到他小半张侧脸,和英挺的鼻梁,以及长翘的眼睫毛。

她心脏不受控地瞎跳。

男人身上的温度比她想象要高,隔着单薄的衣物传递到她胸腔。有那么一瞬,博盈甚至产生了错觉,好像隔着两件衣服,她胸口的心脏穿透而过,从他后背而入,去寻找他心口的着落点。

似乎是她看太久了,贺景修突然出声打断她思绪。

“看什么?”

博盈轻眨了眨眼,装模作样转开目光,低声说:“没,我刚刚在想事。”

贺景修抬了下眉,感受着肩背上传来的柔软肌肤,和清甜的味道,喉结上下滚动。

“什么事。”

他现在急需转移注意力。

博盈沉默片刻,浅声说:“就我突然想到,你以前也背过我两次。”

贺景修:“嗯。”

博盈看他沉静神色,闷闷地问:“我哭着把眼泪鼻涕擦你身上那次,你是怎么忍住没把我丢下去的?”

这事,还是她另一同学给她回忆的。

她哭得不管不顾,贺景修不可能真的送她回家,总要找个女同学帮忙。那会迟绿正好请假了,就找了她另一关系好的女同学一起送她回去。

那女同学在她醒来后说的,让博盈好几天都没脸见贺景修。

据悉,回去路上她安静了那么几分钟,就又开始哭。哭的时候,直接蹭着贺景修的校服,还时不时抽抽鼻子,鼻涕也哭了出来,就那么擦在他衣服上。

有好几次,女同学看着贺景修脸色都变了,但还是坚持把博盈安全送回家了。

提到这事,贺景修记忆回笼。

他脚步微滞,声音低沉:“还记得?”

“嗯。”博盈不好意思偏了下头,鼻尖在他肩上擦过,留下柔软触感,“忘不了。”

贺景修低头笑了下,说:“不忍能怎么办。”

博盈噎了噎,还以为能听到什么特别的话。

她无言,小声逼逼:“那你可以把我丢下。”

“不敢。”贺景修侧了侧脸,温烫的脸颊擦过她搭在他脖颈处的手背,不正经说:“我怕你第二天到我班里继续哭。”

博盈哑然,轻哼,“怎么可能。”

她底气不足说:“我又不是哭包。”

她最多最多会找他算账,和他‘一刀两断’。

贺景修点点头,“确实算不上哭包,也就是个小麻烦。”

“……”

‘小麻烦’这三个字从贺景修嘴里说出来,听不出任何嫌弃的意思,反而有种说不出的宠溺。

博盈的脖子和脸,还有耳朵同时热了起来。

她抿了下唇,不舒服似的在他后背动了下,开心的嘟囔:“谁是小麻烦,你才是。”

贺景修挑眉,哭笑不得问:“我哪里麻烦?”

提到这,博盈像是积攒了很多怨气,开始跟他算账,“你哪里不麻烦?矿泉水只喝依云,我就想问你农夫山泉怎么就不能喝,你是不是看不起我们国产矿泉水……还有几次我不小心踩了你的鞋,你冷冷看我一眼,第二天就换了新的,还离我远远的——”

贺景修这个人的麻烦事,不止一两件。

说着,博盈还想起了件耿耿于怀的事,“你笔记本还不让人碰,碰久了就不要了。我那次晚了两天没还你,你就说什么送我了,我要你笔记本干嘛,我又看不懂。”

说到最后,博盈还有点小委屈。她那次借的是物理笔记,她学的是文科,贺景修也知道借笔记是她缠上他的借口,竟还装傻。

这指责来的莫名,贺景修有口难辩。

他自然也记得那次笔记本事件,同样的也知道博盈是存了什么心思来借的。

对博盈,贺景修最开始确实不会过多理会,但渐渐地也是真的拿她没办法。

她忘了,她送过好几次别的品牌矿泉水,贺景修其实也喝过。

而笔记本,贺景修借给她的时候并不知道她是给别人借的。这个别人,好巧不巧还是梁顺。

贺景修自认为自己没那么大度,当然生了闷气。

博盈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贺景修都没吭声。

她忐忑几秒,清了清嗓,额头蹭在他肩背,咕哝道:“你为什么不说话。”

贺景修根本不知道要说什么。

他看了眼近在咫尺的小店,问:“说什么。”

博盈眨了下眼,借着路边店铺明亮灯光看他后颈肌肤,脸微微发烫,“说你才是麻烦。”

贺景修感受着她落在后颈处的呼吸,眸色沉了沉,妥协道:“你说得对,我是麻烦。”

博盈听着,得寸进尺道:“还是大麻烦。”

闻言,贺景修笑了下,从善如流说:“我是大麻烦,你是小麻烦这样可以吗?”

“……”

博盈耳朵一动,身子微僵,压了压自己上翘的唇角,别别扭扭模样,“你说自己就说自己,不要带上我拉踩。”

贺景修正欲再说点什么,博盈忽然喊:“到了。”

他抬头看了眼,沉沉应着:“能走了?”

“能。”博盈让他把自己放下,脚下生风地往店里钻。

贺景修看她背影,抬手轻揉了揉眉眼,又莫名地笑了下。

他倒是想看看,她这拙劣转移话题的借口还能用几次。

博盈想来的这家店,是这边一家很有个性很有风格的小店。

有一点点像潘多拉魔盒,里面有各式各样店主收集的手工艺品,精致的粗糙的,漂亮的可爱的丑兮兮模样的,全都有。

她之前在网上看过别人安利,说这家店很多东西都是孤品,是你有钱也买不到的那种。

博盈喜欢收集东西,对这种店一直都很有兴趣。

走进店里一看,琳琅满目,果然和网友安利差不多。

门口挂了两件洛丽塔的衣服,漂亮吸睛,其中一条裙子粉白的蕾丝搭配,裙摆上缀了一圈蝴蝶结,分外少女。

博盈的目光在这条裙子上停了好一会,有点心动,但又感觉买回去应该是衣帽间的挂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