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你来我往(1 / 2)

磨人 时星草 6592 字 10个月前

翌日中午,博盈落地北城。

跟出差同事告别后,她推着行李往外走,准备打车回家。

刚出2号门,还没走到出租车等候区,博盈先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盈盈。”看博盈没有反应,裴云梦拔高音量喊她全名,“博盈!”

博盈错愕抬头。

裴云梦正坐在副驾驶,朝她扬手。

博盈愣了下,诧异道:“你怎么在这?”

裴云梦看了眼后面排队的车辆,推开车门,“你先上车。”

把行李放后备箱,坐上车后博盈才发现车内还有一个女人。

裴云梦介绍:“盛纯,博盈。”

两人对视一眼,相视一笑:“你好。”

博盈看着她明艳的这张脸,隐约觉得有点儿眼熟。但又想不起在哪见过。

裴云梦看两人拘谨模样,忍俊不禁:“你们怎么这么拘束,朋友的朋友就是自己的朋友,放开点。”

博盈忍不住笑,“你还没说怎么会在这呢,今天不要上班?”

裴云梦点头,指了指盛纯:“我过来机场接她的,没想到会正好和你们碰上。”

说着,她示意博盈看时间,“我是趁着中午休息时间来的。”

公司的午休时间有两小时,足够他们好好的吃顿午饭睡个午觉。

但博盈不知道,原来午休还能跑来机场接人。

“原来如此。”

她看裴云梦,“那现在是不是要先送你回公司上班?”

裴云梦摆摆手,“没事,我跟组长说了声,晚点回去也可以。”

盛纯瞥了她一眼,出声道:“你上班这么随意,就不怕拿不到年终奖?”

裴云梦耸耸肩,笑嘻嘻说:“拿不到你喊我哥给我补上呗。”

盛纯:“……”

她睇她一眼,侧头看向博盈,“博小姐介不介意我先把她送回公司再送你回家?”

博盈摇头,“当然不介意。”

因为有裴云梦的缘故,车内氛围不算尴尬。

甚至没过十分钟,博盈和盛纯也熟悉了起来。她本就不是特别慢热的性格,跟大多数人都能聊起来,更别说是盛纯这样的大美女。

对美女,博盈向来比较热情。

到公司门口,裴云梦回去上班。

博盈本想说不耽误盛纯时间,自己从公司打个车回去很近的,但想了想,又觉得过于生疏。

少了个人,博盈从后排转到了副驾驶。

看着盛纯的侧脸,她越发觉得她有些眼熟。

注意到她目光,盛纯侧眸看她,“我脸上有东西吗?”

博盈尴尬一笑,不好意思说:“没有,但我看你好眼熟,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闻言,盛纯轻眨了眨眼,眉眼盈盈道:“可能……在电影院见过?”

博盈看她笑起来模样,猛地一顿,“你是那个女演员盛纯!”

肯定语气。

盛纯粲然一笑,“嗯。”

博盈惊讶,“真是你呀!”

难怪她觉得眼熟。大概是一年多前,她在国外电影院看了一部她电影。

当时博盈在电影院哭的稀里哗啦的,对她记忆尤深。

盛纯点点头,“真看过我电影啊?”

“看过。”博盈坦诚说:“你那部电影拍的太好了,感染力太强。”

话落,博盈从包里掏本子出来,“待会能不能麻烦盛老师给我签个名?”

“……”

盛纯哭笑不得,“除了签名,需要加个微信吗?”

博盈眉梢一扬,毫不犹豫,“如果盛老师不介意的话,能加微信当然更好。”

有的人认识很久都没办法成为好朋友,但磁场相同的人,却很容易一见如故。

朋友和爱人,好像都是如此。

一见如故,一见钟情。有时候感觉和眼缘,就是来的那么莫名其妙。

到小区门口下车时,博盈不单单有了盛纯的签名照,还和她加了微信。

知道她刚回国不久,国内也没太多朋友,盛纯表示有空约她逛街,多出门玩玩熟悉熟悉,也多认识几个新朋友。

博盈一口应下。

不过她没料到盛纯说的逛街来的这么快。

收到盛纯消息时,博盈正窝在家里电影。

前天中午到家后,她就没再出过门。忙了那么几天,博盈急需补眠。

她每天睡十几个小时,饿了吃吃了睡,颓废的不知今日是何年。

迟绿和博延也不怎么管她,两人在家时会做好饭喊她,两人出门工作,也会安排人准时给她送餐。

博盈的堕落生活,过得是真的很堕落。

到周六这天,她才缓过神来。

迟绿和她哥昨晚就自驾去邻市约会去了,剩博盈一个人在家,略显孤单。

所以在看到盛纯消息后,她毫不犹豫换衣服出门了。

博盈到的时候,两人正坐在商场咖啡厅等她。

见到她,裴云梦上上下打量着,“你气色终于好了点。”

博盈挑眉,“之前不好吗?”

裴云梦:“你问盛纯,那天在机场看到你的时候,你黑眼圈多重。”

不单单黑眼圈很重,脸色看着也是疲倦的。

博盈哭笑不得,无奈说:“太忙了,那天累到妆都没化。”

盛纯笑笑,温声道:“你皮肤条件好,不化妆也好看。”

博盈现在对盛纯有十级滤镜,忙不迭和她互夸,“那没有我偶像好。”

她这是实话,盛纯长得很漂亮,标准的鹅蛋脸,桃花眼,鼻梁高挺,唇薄而小,巴掌大的五官精致又立体,和圈内众多明星比较,她也是胜出的一方。

裴云梦在旁边听着,翻了个白眼:“你们够了啊,当我不存在是不是?”

两人忍俊不禁。

在咖啡厅坐了会,三人到商场闲逛。

喊博盈出来逛街是次要的,主要是盛纯晚上要去参加一个电影首映,主演是她一个朋友。她知道博盈喜欢看电影,便多要了两张票。

对此,博盈自然是却之不恭。

逛完街,距离晚上十二点的首映还有好几小时。

三人索性到附近ktv开了个包厢唱歌,博盈兴趣爱好很广,唱歌什么的信手拈来。

接连唱了几首,博盈才到盛纯旁边休息,把战场交给裴云梦。

“你唱歌不错。”盛纯和她开玩笑,“有没有考虑进娱乐圈当个歌手?”

博盈笑,“等哪天我被辞退了我就去,你到时候给我多介绍点资源。”

盛纯弯了弯唇,“那没可能了,贺景修不会把你这样能当公司门面,能力又出众的人辞退。”

听她直呼贺景修大名,博盈怔了怔,“你认识我们老板?”

盛纯点点头,“认识,见过几次。”

博盈“嗯”了声,忽然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注意到她情绪变化,盛纯立马反应过来。她盯着博盈看了会,低声说:“我金主跟贺总是朋友。”

博盈不可置信地瞪圆眼看她,“你……”

“我什么?”盛纯耸耸肩,“你这表情该不会是后悔跟我交朋友了吧。”

“不是。”

博盈无奈,觑她一眼说:“什么嘛,哪有人这样说自己的。”

盛纯唇角往上牵了牵,没再说自己和‘金主’的故事,反倒是打探博盈事情来了。

“你跟贺景修认识?”

博盈“嗯”了声,也没瞒着她。

盛纯讶异,“同学还是前男女朋友?”

“……”博盈噎住,想了想说:“这两者都不是,我们只能算是隔壁学校校友。”

话音一落,盛纯突然爆了个粗口,惊呼道:“你该不会就是贺景修的那个落跑初恋吧?”

“?”

博盈眨眨眼,不太明白‘落跑初恋’是怎么回事。

她看向盛纯,正想问这话是什么意思,盛纯的电话来了

盛纯看她,“我去接个电话。”

“好。”

看盛纯拿着手机离开的背影,博盈陷入了茫然。

她不懂,为什么盛纯会说她是贺景修的落跑初恋,落跑暂且不谈,就是初恋,她也算不上。

高中那会,贺景修可没恋上她,他们也没谈过恋爱。

想到这,博盈还觉得挺挫败的,她追了贺景修大半年都没能拿下他,这事在她的成长历程里,算得上是最大的一个耻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