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共处一室(1 / 2)

磨人 时星草 4803 字 2021-11-20

晚上风大,但吹得很舒服。

博盈到贺景修小区门口时,只过去了半小时。

她抬头看了眼面前小区,眉梢微跳了跳。

贺景修住的这小区,地理位置特别好,离公司很近很近,坐车十分钟搞定。同样的,价格也昂贵到离谱。

小区管理严格,可能是因贺景修提前打过招呼的缘故,博盈进去的还算顺利。

进到电梯,博盈靠在墙边,眼神不经意地扫过上升的楼层字数。到这会,她才生出一种紧张感。

怎么就来了呢?

博盈想不通。

蓦地,她想到了郑今瑶的表情。

在知道她提前离开酒吧是为了给贺景修送醒酒茶后,她瞅着博盈欲言又止半晌,嘀嘀咕咕说:“你玩不过贺景修。”

博盈无语。

郑今瑶看她,“你在酒吧玩,他就喝醉酒跟你卖惨,这心机太重了!”

她恨铁不成钢说:“你晾着他吧。”

“……”

博盈无法反驳,从秒收到贺景修地址时,她就有这种错觉。

但她怕万一。

万一贺景修真是喝醉了,她不去说不过去。毕竟从再重逢到现在,贺景修对她的照顾,早已超出朋友的界限。

电梯叮的一声,到了。

博盈抬脚走出,往侧边去。

贺景修住的这儿,是两梯两户设计。电梯和邻居不共享,私密性很好。

博盈刚要按门铃,门先开了。

她一愣,抬眸看向出现在自己视野里的男人。

贺景修应该是刚洗了澡,头发半湿,利落的黑发垂在额间,软趴趴的,像刚被梳了毛毛的迟小迟,身上穿着休闲的家居服,看上去比日常柔软温暖了点。

两人对视着。

贺景修手里还拿了一块毛巾,他垂着眼看博盈。

盯着看了几秒后,他侧了侧身,嗓音低沉:“进。”

“……”

都到门口了,再说不进也有点矫情。

博盈“嗯”了声,跟着往里走。

贺景修在旁边鞋柜拿了一双粉色拖鞋放她面前。

博盈看了眼,唇角轻轻抿了下。

似察觉到她反应,贺景修的声音落下,“我妈穿过的,介意吗?”

“……不介意。”

换好鞋,博盈跟着贺景修穿过玄关,站在客厅。

贺景修的公寓是大复式,设计有种简约的轻奢感,黑白灰棕的色调,不会让人觉得很冷,反而有种温暖的错觉。

客厅很大,墙上嵌着大电视,一侧是开放式的书柜,上面堆满了各类书籍。

另一侧是厨房和餐厅,而楼上不意外的话应该是卧室。

博盈知道贺景修品味一直很好,但没想到他房子的装修还能这么戳自己。

她四处张望看了看,转头去看从厨房里倒水出来的人。

注意到她目光,贺景修笑了下:“怎么?”

“没。”

博盈盯着他看,“你头不晕了?”

贺景修脚步一滞,把水递给她,眉头轻蹙道:“一点点晕。”

“这样。”博盈挑了挑眉说:“但我没煮过醒酒茶,我给你买的药,你吃吗?”

醒酒药。

贺景修点了下头。

博盈把药递给他,催促道:“那你现在吃吧,免得明天头痛。”

“嗯。”

客厅茶几上放了一杯水,贺景修示意博盈坐,拆开她买的药,吞了两颗下去。

他是真喝了酒,头也确确实实有点儿晕,但没到需要人照顾的地步。

吃了药,贺景修重新把目光放在隔壁拘谨的人身上。

视频里看得不那么真切,博盈身上穿的黑色公主裙很短不论,腰侧是镂空设计,恰到好处地掐出她纤细的腰身,露出一小片白皙肌肤。

博盈皮肤白,身材也好,穿什么都合适,更别说是这样的小裙子。

她像黑夜欢脱的精灵,总能给人惊喜。

客厅很安静,只有两人身上醉醺醺的酒味在蔓延,不难闻,细细品还有点清甜的味道。

暧昧的氛围在滋生,在随着滴答答时间流转。

除了酒味外,博盈身上还沾了点香水味,而贺景修身上,有刚沐浴后的沐浴露和洗发水味道。

各种特别的味道充斥在一起,不仅不违和,且还有点好闻,让人稍稍有点儿贪恋。

博盈捧着杯子坐在柔软的沙发上,接受着旁边人的打量。

贺景修看太久,她稍稍有点不适。

博盈抿了口水,不自在地拿了个抱枕放腿上。

察觉到她动作,贺景修抬了下眼,打破静谧氛围,“酒吧好玩吗?”

不知为何,博盈总觉得贺景修在给自己挖坑。

她思忖几秒,忐忑回复:“还行。”

贺景修:“哪家酒吧?”

博盈:“……怎么?”

贺景修懒散地靠在椅背上,仰头看着天花板下圆圆的吊灯,不疾不徐说:“下回去看看。”

博盈噎了噎,没好气瞪他一眼,“贺总还怕没酒吧去吗?”

贺景修看她恼羞成怒的模样,勾了下唇角,“嗯。”

这下,轮到博盈无语了。

贺景修知道不能把人逗太过,低声问:“头晕吗?”

“还好。”博盈知道自己酒量不好,也就没喝多。

贺景修“嗯”了声,起身往厨房走,“没醒酒茶,喝杯柠檬茶?”

博盈点点头:“好。”

让博盈有点意外的是,贺景修的厨房东西还挺齐全。

她跟进去看了眼,在看到冰箱里塞满的食物后,很是惊讶。

“你平时会煮饭?”

贺景修回头看她,“阿姨煮。”

博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