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一个秘密(1 / 2)

磨人 时星草 4769 字 10个月前

回家路上,两人分外安静。

和前一次一样,深夜路道车辆稀少,晚风吹拂,枝叶沙沙作响,听着很舒服。

因为两人都喝了酒的缘故,贺景修直接打了个车送她。

司机不知是受不了这个静谧氛围还是怎样,打破了这个僵局,和两人闲聊着。

聊得内容没什么重点,大概是感慨这大半夜工作的,都是为了生活,要不是为了生活,谁愿意这么辛苦。

博盈听着,时不时会附和两句,但大多时候是贺景修在和司机交谈。

博盈发现,贺景修这人吧,虽是个集团总裁,但只要他想,他就不会让别人生出距离感。

他永远能用最合适的态度,跟不同行业,不同层面的人交流。最重要的是,他跟人聊的内容,永远不会让人尴尬不舒服。

从贺景修家回博盈那边不远,深夜十几分钟车程便到了。

下车时,博盈没让贺景修送她进去,半夜打车不是那么方便,她怕下了这趟车,贺景修得在路边等半小时。

贺景修看她,“你确定?”

“嗯。”博盈和他对视,小声道:“都到家门口小区了,你该放心了吧?”

她把他说的话反问回来。

贺景修看了她一眼,嗓音沉沉:“进屋给我发个消息。”

博盈忍笑,唇角轻弯,“听贺总的。”

“……”

看博盈的身影进了小区,贺景修才让司机离开。

没了博盈,司机话变得更多了。

“小伙子是送女朋友回家啊?”他乐呵呵地说:“你女朋友很漂亮。”

贺景修挑了下眉,笑了笑说:“是很漂亮。”

博盈的漂亮,从一开始他便知道。

司机看他愿意聊,继续追问:“你们这是刚开始交往吧?”

“……”

贺景修微顿,“不是。”

司机一愣,诧异道:“不是?我看你们还都挺拘谨的,我以为刚恋爱呢。”

贺景修“嗯”了声,浅声道:“还不是女朋友。”

闻言,司机恍然大悟。

他回头看了眼贺景修,有点儿惊讶。毕竟这两人怎么看怎么般配。

“我看那女孩挺喜欢你的呀?怎么还没在一起。”他开玩笑说:“是不是没努力呀小伙子。”

贺景修怔了怔,在心里细细回味了‘喜欢’这两个字许久,才笑着应:“嗯,是我的错。”

司机颔首,鼓励说:“那你再努力努力,用你的真心打动她。”

贺景修弯唇,“好,谢谢。”

博盈并不知道在她离开后,贺景修和司机还有这么一段。

次日要上班,到家洗完澡看到贺景修发来到家的消息后,博盈便睡了过去。

周一上班,她一脸精神不振。

同样精神萎靡的,还有周围一圈同事。

为了提神,裴云梦和博盈凑在一起叽叽喳喳地说小话。

对她那天晚上没去臻越的事,裴云梦一直想问,但又觉得微信上说不清楚,等着上班再‘追查’。

她一脸坏笑看着博盈,小声道:“帅哥在车里睡了多久?”

怕被人听见两人对话,她们用‘帅哥’二字代替贺景修名字。

博盈:“半小时吧。”

“睡这么久?”裴云梦惊讶,瞪圆着眼看她,“我之前可听我哥说过啊,帅哥睡觉特别挑地方,不是自己领域的位置都睡不着。”

“……”

博盈:“那你哥对他了解不深。”她转着手里的笔嘀咕:“他以前在公交车上都能睡着。”

“怎么不深了?”裴云梦没听清她后一句,浅声道:“他们可是从小玩到大的兄弟。”

博盈默了默,没把想起的事说出来。

她记得高中和贺景修最暧昧的一段,高中不允许早恋,但她又喜欢贺景修喜欢得紧,便和他说等她高中毕业她第一个排队,要和贺景修交往。

最开始,贺景修当然对她提出的请求置之不理,但后面被她缠着缠着,也就默认了她一系列行径。

那会博盈高二,贺景修高三。

高三学业重,贺景修虽不用像其他同学那般悬梁刺股,但也会比平常多花一点时间在学习上。

他们高三晚自习九点放学,他通常十点才走。周末也大多数时候泡在图书馆。

博盈为了追他,每天多点时间和他在一起,自然也跟着往图书馆跑。

她记得很清楚的一次,两人在图书馆学习。但她是那种学习不怎么专心的人,学一会就想玩,心思很难静下来。

那是个下雨天,两人早早地占了窗户边的位置。

雨声滴答答的,从透明玻璃窗滑落,像珍珠断了线。博盈靠在最里边,看了会书就开始观察雨。

她在贺景修面前向来话多,看到什么有趣的好玩的都喜欢和他分享。

奈何贺景修是个无趣的人,老是不理她。

博盈看着被雨水氤氲的玻璃,手指在上面乱写。

写两个字,她又要幼稚的喊贺景修去看。刚开始,贺景修还会搭理她,到后面次数多了,他便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博盈自知无趣,渐渐安静下来。

过了会,贺景修突然喊她,“博盈。”

“怎么?”

博盈扭头看他,神色恹恹,“你看完了?要走吗?”

贺景修摇了下头,看着她问:“你刚刚说什么?”

博盈撇了下嘴,闷闷不乐道:“没什么。”

对她这个答案,贺景修明显不太满意。他目光灼灼看着博盈,想要她重新说一遍。

后面,博盈受不了他看自己的眼神,小声道:“我想坐公交车去买吃的。”

贺景修一顿,似有点意外:“打车不行吗?”

“不行。”博盈当时心里藏着小九九,自然拒绝这个提议,“我就想坐公交车,下雨天坐在公交车后排看雨,特别舒服。”

其实是前一天她窝在被子里看了一部偶像剧,男女主在下雨天坐公交车。然后两个人拉扯着衣服,在公交车后边偷偷接吻。

博盈不奢求接吻这种未成年不能做的,但她想和贺景修牵手。

前几天刚牵过,她好喜欢贺景修牵她手的感觉,会让她有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