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清清白白(1 / 2)

磨人 时星草 5317 字 10个月前

周一没什么重要的大事,同事们陆陆续续下班。

博盈折腾了会,再折返回去时,办公室里已经没人了。

她朝吕修贤的单人办公室看了眼,虽心存疑惑,但也并未往深处想。

博盈在办公桌翻了翻,找到他说的那份文件。

站定在门口,博盈抬手敲门。

几秒钟时间,里头没有反应。博盈皱了下眉,正想出声喊,门被人从里拉开。

她抬眼,对上熟悉的一张脸。

博盈微哽,第一时间明白过来,为什么吕修贤会把走了的她叫回来找一份并不是那么重要的文件,原来是有人强求的。

想到这,博盈脸一沉,转身要走。

“博盈。”

贺景修扣住她手腕,还有些不解,“去哪?”

“下班。”

博盈冷着脸把文件丢他身上,提醒道:“贺总,现在是下班时间,假公济私不太好吧。”

闻言,贺景修被她气笑了。

他目光微垂,直直望着她,“你也知道我在跟你谈私事,喊我贺总做什么?”

“……”

博盈被他的话堵住,一时竟想不出反驳的话。

她没好气瞪了他一眼,出尔反尔改口,“我觉得我和贺总没什么私事可谈。”

贺景修不是个爱争辩的人,他盯着博盈气鼓鼓的脸看了半晌,一把将人拽进办公室,还很顺便关了门。

猝不及防,博盈被按在了门口,根本无法动弹。

她想挣脱开,无奈男女力量悬殊,她根本不是贺景修的对手。

“贺景修。”博盈忍无可忍,抬头瞪着他,“你干嘛?”

贺景修微顿,垂下眼睫注视着她。

他眼睛里像是有浮动的尘光,在随着灌入的空气流转着。

贺景修的眼睛生得很漂亮,瞳孔颜色很深,眼尾狭长,天生一双深情眼。

对上这么一双眼,博盈很难发出脾气。

她和贺景修对视半晌,率先挪开目光,眼不见为净。

两人僵持不下。

贺景修看她这样,倍感无力。

他其实到现在还不太懂,为什么博盈会突然改变主意,甚至为什么会生气。

贺景修问过吕修贤,吕修贤下午在开会,也并不知道法务部有没有发生纠纷等。

他沉吟许久,用另一只手撩开她头发,低声问:“工作受气了?还是跟同事闹了矛盾?”

目前来说,他只能想到这两种可能性。

博盈:“……”

她不敢相信地看他,“你说什么?”

贺景修怔了怔,放轻了语气,“不是这两个原因。”

他眉头轻蹙,陷入了迷茫状态,“那是身体不舒服?”

“……”

博盈脑瓜子转了转,总算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问了,敢情这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出尔反尔的原因。

一时间,博盈心情非常微妙。

其实她自己也搞不懂自己,为什么在听到谭芮的名字后,会无法控制情绪,会无缘由的跟贺景修闹小脾气。

明明他们俩现在也没任何关系,他和别的女性相处,完全合情合理,可她就觉得胸口闷闷的,很不舒服。

但博盈又清楚,自己这是占有欲在作祟。

她喜欢一个人,喜欢一件物品,就喜欢占为己有,不爱和任何人分享。

她没办法大度到和旁人一样,她骨子里其实有博家流淌的自私血液,永远无法改变。

“博盈。”

贺景修喊了她一声,打破办公室的静谧氛围。

博盈回神,重新对上他那双幽深如海的眸子。

她抿了下唇,不讲理说:“没有不舒服,我就是不想和你一起去坐公交车。”

贺景修:“……”

他观察着她的表情变化,微挑了下眉头,“为什么不想和我一起坐公交?”

“……”博盈觉得几年没见,贺景修变得啰啰嗦嗦,跟老大爷一样,一点都不酷了。

她觑他一眼,理直气壮问:“没下雨,我为什么要和你一起坐公交。”

贺景修哽了下,看她,“就这个原因?”

“嗯。”博盈点头,没让自己情绪过于外露,“就这个原因。”

听她这么说,贺景修在松了口气的同时,又带着些不安的情绪。

不知为何,他宁愿博盈说是他惹她生气了,亦或者是他做错了什么,也不希望单单是因为没下雨的缘故。

看贺景修陷入沉思,博盈抿着嘴角,“你现在可以把我松开了没?”

贺景修下意识松了手,看到她被自己攥红的手腕,微叹了口气,“抱歉。”

博盈揉了揉手腕应下,转开脸问:“所以经理其实不找文件,是你让他喊我回来的?”

贺景修坦坦荡荡:“嗯。”

他这么坦诚,博盈反而不好说他什么了。

她张了张嘴,半天憋不出一个字。

“那……”突然间,博盈想起自己忽略的重点,“经理知道我们认识?”

贺景修看她惊恐的小表情,轻捏了下她小脸,“介意?”

“……”

博盈懵了,“你说我介不介意。”

她慌乱道:“那经理会不会以为我进公司是走的后门?”

虽然她自认为以自己的能力,完全可以到贺氏集团上班。但一旦有了某些关系的牵扯,解释是解释不清的。

贺景修看她着急模样,轻弯了下唇:“不会。”

他拉着博盈到一侧沙发坐下,淡定道:“吕叔是自己人,他不会对外多说。”

博盈:“……”

她隐约觉得这话有点暧昧。

忍了忍,博盈没忍住,毫不留情打击他:“我又不是怕这个,我和你关系清清白白,经理就算是对外说点什么,我也不担心。”

闻言,贺景修眉峰跳了跳,重复她的话,“清清白白?”

“难道不是?”博盈扬起下巴,像一只高傲的白天鹅,让人忍不住想要摸一摸她漂亮的脖颈。

这样想,贺景修也就这样做了。

他指腹擦过她脖颈那块细肉,引起博盈极度不适。

她身子紧绷,僵硬看着他。

贺景修的指腹因翻阅文件,敲打键盘的缘故,有薄薄的茧。摸到她那一块肌肤时,有种酥麻感传遍全身,让她难以适从。

她眼睫轻颤,逃离地往旁边挪了一个位置。

看她闪躲的动作,贺景修挑了下眉,垂眸看了眼指腹,没再逼近。

“行。”他妥协,“清清白白。”

博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