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一人一半(1 / 2)

磨人 时星草 4672 字 2021-11-20

后面这句话,听起来怨念十足。

博盈明明没做错什么,可就是有那么一丁点心虚。

她好像确实不该道听途说,怀疑贺景修什么。

博盈揉了揉耳朵,垂下眼敲字要回复,但打了一行又删除。

反反复复两次,还真不知道要说什么。

解释解释不清,说谢谢好像又太过客套,就当下这个时刻,她不想和贺景修说感谢。

正纠结着,迟绿喊她吃饭。

博盈当机立断,给贺景修回了个省略号,落下一句:【我去吃饭了。】

贺景修没为难她,应了声,她便放下了手机。

晚饭是博延亲自下厨,迟绿打的下手。

一般情况下,博盈是享受不到亲哥这样的待遇的。她看着满桌子的香味四溢的食物,饥肠辘辘的。

她扬了扬眉,也没等博延出来,先尝了尝味道。

“呜……”博盈眯着眼感受,对博延发出彩虹屁,“好好吃啊!”

她举着大拇指赞扬,“哥,以后你公司要是破产了,你可以考虑去开个餐馆,我保证花钱去吃。”

话音一落,她被博延敲了下脑袋。

博延剜她一眼,毒舌道:“你被公司开除,我公司也不会破产。”

博盈:“……”

她给他做了个鬼脸,哼哼唧唧道:“你别咒我啊,我要是被开除了你还得养我,你肯定不愿意吧。”

博盈觉得,即便她和贺景修没有‘旧识’这层关系,她都不可能被开除。

博延看她,“你还挺自豪要被人养。”

“那当然了。”博盈笑嘻嘻道:“这是很幸福的事,我为什么不能自豪呀?”

迟绿被兄妹俩逗笑,弯了下唇道:“放心,就算你哥不养你,我也养你。”

博盈抱着她手臂撒娇,“呜呜呜还是迟小绿对我好。”

博延目光冷淡看她,“放开你的手。”

“……”博盈讪讪,很无语地松开手,“你女朋友我碰都不能碰了是吧?”

博延:“你知道就行。”

兄妹两不停斗嘴,通常情况下博盈都会输。

她小嘴习惯性叭叭叭不停,而博延心情好会搭理她,心情不好一针见血能把她怼哭。每到这个时刻,博盈就得找迟绿求助,她太清楚博延的命门,谁都不怕,谁都能怼,唯一不敢对女朋友如此。

他们三人这一顿饭吃的欢乐颇多,博盈虽被打压的厉害,但还是很开心。

她喜欢和家人在一起。

吃过饭,她自告奋勇想去洗碗,被博延拒绝了。

有洗碗机,用不上她。

博盈站在原地半晌,想了想灰溜溜回了房间。

她不适合在外头做电灯泡。

敲门声响起,博盈刚洗完澡出来。

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应了声,“没锁门。”

看到进来的迟绿,博盈挑了下眉,“我哥下去了?”

她哥之前为了追女朋友,搬来了楼下住。

迟绿点头,“我给你吹头发?”

“好啊。”博盈乐得轻松自在,一把将毛巾给了她。

她坐在椅子上享受,边玩手机边打哈欠,嘀咕着,“你说现在科技那么发达,怎么就没发明洗吹一体化的机器呢?”

“……”

迟绿哭笑不得,揉了揉她半干头发,“你是懒到连头发都不想吹了是吗。”

“好麻烦。”博盈委委屈屈说:“每天最愁的不是洗头发,是吹头发。”

她是真讨厌干这事。

迟绿弯了下唇,倒也理解。

头发吹干,博盈看她,“找我干嘛呢迟小绿,你这大晚上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我哥会不会又给我记一笔账啊?”

迟绿扑哧一笑,“说什么呢。”

博盈轻哼,“我哥太小气了。”

她说:“我都不想吃你们狗粮了。”

迟绿摊手耸肩,“正想找你说这事。”

博盈一愣,抬眸看她。

迟绿道:“你之前不是嚷嚷着住这儿去上班要早起半小时,想要个离公司附近的房子吗?”

这话,博盈确实说过,她也挺想搬出去的。

从回国到现在,她一直都住在迟绿这儿。

虽然就她们两的关系而言,她就算在迟绿这儿住一辈子,她都不会嫌弃她,更不会赶她走。

但是呢,博盈总觉得自己该独立了,不能永远做一颗闪闪发光的电灯泡。

她怔了怔,眼睛晶亮,“我哥给我找好房子了?”

迟绿点头,“在君庭湾。”

“啊?”听到这个名字,博盈愣了下,“君庭湾?”

迟绿看她小表情,趴在她旁边,“不喜欢这里?”

“不是。”

博盈拿了个床上抱枕,把自己脑袋捂住一大半,小声说:“贺景修住那里,我哥知道吗?”

“……”迟绿呆了几秒,哭笑不得,“我估计他不知道。”

博延要是知道,肯定不会说把那里的房子给博盈。他这个人,看似对博盈不关心,实际上护短的很。

她垂眸看博盈,戳着她圆嘟嘟的小脸,笑问:“你想住那儿吗?”

博盈眨眼,“那是我哥之前买的房子吗?”

“嗯。”迟绿点头,“不过没住过,你哥说如果你喜欢那儿的话,让人按照你的喜好去重新装修一番。”

房子本就装修过,只需要简单改改。

闻言,博盈毫不犹豫说:“好呀,那我明天下班了去看看?”

“你什么时候去都行。”迟绿看她,“但前提是你得是自己想搬出去,不能是因为觉得在我这儿住不好意思才走。”

博盈忍笑,知道她的意思。

“放心吧,我以后肯定常回来骚扰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