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抓我的手(2 / 2)

磨人 时星草 3734 字 2021-11-20

这点,博盈并不是很想承认。

她沉吟片刻,找了个不那么丢脸的说辞,“我主要是怕走回头路。”

贺景修看她,“不喜欢走回头路?”

他不疾不徐的声音钻入她耳内,明明是很正常的对话,可博盈却总忍不住去揣摩,去猜想他说的这句话是不是还带了另一层意思。

在喜欢的人面前,人总是这样。

明知道他可能就单纯的在提问,你只要直接回答便好。但你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因为你不想错过他发出的任何一个讯号。

无论好坏。

“博盈。”

贺景修看她,喊了声。

博盈眨了眨眼,抬眸看他,“要看什么回头路。”

她抿着唇,给出一个自己满意的答案,“如果是一条鲜花盛开的,那回头走一次也无妨。”

贺景修微怔,没去设想她会这样回答。

他垂眼看打扮像小女孩的博盈,一时竟不确定他让她走的回头路,是鲜花盛开的,还是布满荆棘的。

注意到贺景修的沉默,博盈抬起头看他,“不走吗?”

“走。”贺景修调整了下情绪,朝博盈伸出手。

博盈不解看他,“这是——”

“不是怕走丢?”贺景修的声音里带了点笑,眉眼也变得明朗,“那抓着我?”

只要你抓紧了,我绝不会再带你走回头路。

即便是回头路,那也一定是你喜欢的,鲜花盛开的一条宽敞大道。

对贺景修提出的邀请,博盈思考了十秒,拒绝了。

“我先跟着你。”她余光扫过贺景修那双骨节分明的手,有点心动,但面上却淡定自若的拒绝,“人多再拉。”

闻言,贺景修了然地点了下头,没勉强她。

两人慢慢悠悠逛着。

博盈选择困难症发作,总要在两个物品中纠结,她刚开始纠结时,是听不进旁边人意见的,而贺景修也颇有耐心,等她纠结到一个必须做出选择的时候,他会替博盈做好她会更喜欢的选择。

有时候,博盈都怀疑他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不然怎么会什么都知道呢。

家居市场真的很大,博盈买到了之前在网上看的全身镜,还有两盏小台灯,以及一张很喜欢的懒人椅。

她想放在阳台上,每天下班后或周末,就窝在懒人椅上看书,看日落。

除此之外,她还挑了很多摆在家里的小物品,每一样东西,都是她精心挑选出来,当作搭配的。

逛累了,两人就近用餐。

博盈在这儿买的部分东西,可以送货上门,有些得自己先带回去。

贺景修愿意当这个搬运司机,她也就没拦着。

回程路上,博盈兴致勃勃地跟贺景修分享自己搬进去后要怎么规划自己一天。

她想在每天忙碌的工作间隙里,有自己的休闲时间。晚饭后,亦或者是所有工作忙完后,卸下疲惫泡个澡,而后坐在阳台边点一份香薰,开一瓶果酒,看电影或看城市夜景。

博盈是个会享受生活的人。

可能是和她从小生活环境有关,她不是个会特别为难自己的人,她比较信奉及时享乐。

她虽学的是法律专业,但她骨子里,私底下,就是一个娇憨的小女生。

阳光通透有活力,迷人的不引人注目,不引人注目的迷人。

贺景修听着,唇角轻弯:“喜欢在阳台看电影?”

博盈正说得起劲,猝不及防听到这么一句,懵了几秒,“啊……好像是不太方便。”

贺景修“嗯”了声,沉思片刻,“也不是不方便。”

他扭头看她,意味深长道:“以后装修可以按照这个方向去做。”

“……”

博盈接住他的眼神,不去多想都难。

她双颊发烫,眼睫忽闪地扑棱着,下意识地拿过一侧的水喝了两口,“喔。”

她默了默,“那等我赚了钱买了新房再说吧。”

贺景修挑眉,想了想说:“也行。”

“……?”

博盈自觉这话有陷阱,但还是忍不住追问:“也行我怎么听着好勉强。”

她直勾勾盯着贺景修,想要个更满意的答案,“贺总你是看不起我还是看不起自己发出的工资啊?”

贺景修哑然失笑,根本没往这个层面想。

他无言,修长的手指敲了敲方向盘,目光深邃看她,“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嘛。”博盈轻哼,“我觉得你就是认为我买不起房。”

虽然按照目前的工资情况和房价来看,她确实买不起。

贺景修轻笑,借着红灯看她半晌,忽然说:“博盈,你知道我的‘也行’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