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择偶标准(1 / 2)

磨人 时星草 3819 字 10个月前

博盈很喜欢狗狗,从小就喜欢。

她小时候养过一只小小的博美犬,毛发白绒绒的,长得特别可爱,笑起来憨憨的。

她给狗狗取名叫博美。

当时她哥还嫌弃了一番,觉得她真没取名天赋。

博盈并不这样认为,她反倒觉得自己挺有取名天赋的,她姓博,她养的狗狗当然跟自己姓了,博美这个名字不仅好听还幽默。

可惜的是,狗狗养了不到一年,一周年生日都还没来得及给它过,它便离开了博盈。

那之后,博盈就再也没养过狗狗。

她想,可又怕离开她的那只狗狗认为她把对自己的爱分给了其他狗狗,它会伤心会难过。

所以博盈一直克制忍耐,到长大点了,也没时间养,养狗狗这件事便搁置了。

博盈摸着靠在自己腿边的大狗狗,唇角上翘着,眉眼柔和。

“你怎么不伤心呀。”

她看什么都不知道的大狗狗,笑着说:“你想不想去楼下玩?”

大狗狗围着她的腿撒娇,扒拉着她裤脚,意思很明显。

它当然想下去玩。

博盈弯了下唇角,看了眼不远处的迟小迟。

她思忖了几秒,起身给迟小迟开了个罐头,给迟绿发了条消息,给狗狗套上栓绳,带它出门遛弯。

博盈现在住的这个小区,很大很大,绿化也很好。

另一侧是联排别墅群,他们这边是大平层,活动的空间和范围都很大。

在小区侧边位置,还有一个很大的活动场,那边有篮球场乒乓球场,还有塑胶跑道,和一些小区的基本游玩锻炼措施。

博盈拉着贺景修的狗狗往那边走。

刚开始,是她拉着狗跑,跑了一会变成狗拉她了。博盈平日里不是爱锻炼的人,没一会便气喘吁吁,双腿发软。

“停停停……”博盈有气无力拉着绳子,额间有了汗珠,“你怎么那么能跑啊?”

她忍不住拉了拉绳子,戳了戳它脑袋,“跟你爸一样是吧。”

狗狗一脸无辜望着她,伸出舌头喘气。

博盈根本对他发不出脾气,唇角往上牵了牵,“你叫什么名字呀?”

她这才想起,盛纯交给她的时候根本没提狗狗名字。而贺景修,之前也一直只说狗狗,没说它名字。

狗狗当然没办法回答她。

博盈牵着它在小区遛了半小时,才到旁边休息。

休息间隙,她看了眼时间,给贺景修发了几条消息。她估算着,这人落地了应该会回。

一晚上,博盈都在照顾狗狗,连迟小迟也被迟绿抱回楼下,不来打扰他们。

博盈发现贺景修这狗狗一点都不怕生,也不会乱叫乱咬,特别听话。

一人一狗,相处特别融洽。

贺景修下飞机时,国内已是半夜。

他点开手机一看,收到了不少消息。贺景修敛眸,直接点开博盈的。

看完博盈发来的,他唇角轻弯了下,眉目舒展回复。

祁学真在旁边偷偷瞟了眼,对博盈表示佩服。

从听到分公司消息后,贺景修脸色就一直不太好,飞行十来个小时,脸色就没好转过,黑沉沉的让周围人不敢靠近。

可这会,却已经如沐春风了。

要不是害怕自己丢了饭碗,他真想看看博盈跟贺景修说了什么。

其实博盈没跟贺景修说什么,她无非是问他狗狗的名字,问他狗狗别的注意事项,以及问他怎么突然把狗狗交给她养了,难道不怕她虐待他的狗狗吗。

贺景修当然不怕。

他知道博盈喜欢狗,也知道她会对狗好。

他敛目,神情专注地给博盈回消息。

结尾时,贺景修还给她发了句晚安。不意外的话,她正在梦中。

发完正想退出时,贺景修手指一顿,敲下两字:早安。

日出日落,他想在她这儿做第一个说早安的,最后一个说晚安的。

一天二十四小时,她藏起来的时间,都属于自己。

翌日,博盈醒的很早。

她不知道是还不太习惯家里有狗狗,还是心空落落的,一晚上都没太睡好。

她边起床边捞起手机往洗手间走,刷牙间隙,恰好看贺景修消息。

在看到贺景修发来的狗狗名字后,博盈给他回了一连串问号。

博盈:【你的狗狗叫博美??】

博盈:【你的金毛狗知道它叫这个名字吗?它不抗议?】

贺景修还没睡,她消息一发过去,他便给她弹了个视频通话。

博盈看着,抬头往镜子里看了看,默默改成了语音通话才接。

“怎么醒这么早?”

一夜过去,贺景修的声音听上去不再那么的清冷悦耳,透着电流窸窣声,沙沙哑哑的,听着还有点性感。

博盈微顿,把手机隔在一侧,揉了揉耳朵:“不早了。”

她瞟了眼时间,“待会要遛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