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择偶标准(2 / 2)

磨人 时星草 3819 字 2021-11-20

贺景修一怔,轻笑了声:“晚点遛也没事。”

“喔!”博盈轻哼,“你还没说呢,你给你狗狗取的什么名字呀?”

她皱眉:“哪有喊一只金毛喊博美的。”

贺景修沉默片刻,纠正她,“它叫贺博美。”

“……”博盈噎住,真的很想问问他,加了个姓就不算侮辱金毛了吗。

贺景修感受着她的沉默,嗓音悦耳问:“你觉得这名字不好听?”

博盈总觉得他这名字是故意取的,她胸口那颗小心脏不受控地跳了跳,非常不争气。

博盈抬手按住,轻咳了声道:“一般吧,取的很不艺术也不是很好听。”

贺景修兀自一笑,“我觉得挺好听的。”

博盈对着镜子做了个鬼脸,撇撇嘴,“那你审美和品味有问题。”

“没有。”贺景修并不承认。

“怎么没有。”博盈试图和他争辩,“给一只金毛取这样的名字,你敢说自己审美什么的没问题吗?”

贺景修缄默须臾,忽然问:“你觉得你漂亮吗?”

“?”

这话题转的,让博盈一懵。

她愣了两秒,很自恋地说:“那我肯定漂亮。”

在这方面,她可不是自卑的个性。她不是浓艳,不是让人一眼惊艳的明媚长相,但真属于漂亮行列。

回答完,博盈又觉得这样好像过于直白,她想了想,把‘皮球’丢回去,“难道你觉得我不漂亮吗?”

如果贺景修说她不漂亮,那她现在就把他养的狗占为己有,不会还回去了。

贺景修“嗯”了声:“漂亮。”

博盈眼睛一亮,眉梢一扬:“那不就是。”

贺景修弯了下唇,低沉沉嗓音再次传来,回归到之前话题,“那我审美没有问题。”

“???”

“……”

博盈呆了半分钟,才从他这拐弯抹角中明白他话里意思。

他辩解自己审美没有问题,因为他喜欢她。

博盈如果质疑他这点,那就相当于她怀疑自己。

明白过来后,博盈心情很是复杂。

她哽了哽,没好气嘀咕,“你就不能直说吗?”

“直说什么?”贺景修逗她,“博盈,你知道我意思。”

他不是个爱说直白话的人,有时候说比不上做。贺景修一直觉得,从重逢到现在,他对博盈的态度,对博盈的偏爱,都表现的很明显。

博盈刷牙的动作慢了下来,她垂下眼睫盯着镜子里的自己。

两人无声沉默着。

她不说话,贺景修也不催促,就耐心等待。

博盈不确定时间过去了多久,反正她回过神来时,牙膏已经蹭到她衣服了。

她猛地哀嚎一声,扯过纸巾擦了擦衣领。

“怎么了?”

“没。”博盈快速把牙刷完,含糊不清道:“牙膏掉衣服上了。”

贺景修:“……”

他无奈地捏了捏眉骨,低声道:“不催你答案,你不用那么紧张。”

博盈:“喔……”

她静默了会,看着从外头进来,蹲在洗手间门口等自己的贺博美。

一人一狗对视着,博盈轻眨了眨眼说:“我回国前跟朋友打了个赌。”

贺景修:“什么?”

他在等她答案。

博盈伸手揉了揉贺博美脑袋,浅声道:“我们赌谁先脱单谁是狗。”

她沉吟了会,认真说:“我还不太想当贺博美。”

“……”

贺景修被她的话噎了噎,一时竟无法反驳。

他跟着沉默了会,说了句:“知道了。”

博盈挑眉,正欲说点什么,贺景修问:“跟你打赌的是谁?”

“怎么?”博盈反应慢了点,直接说:“郑今瑶啊,你见过的。”

博盈和贺景修提过郑今瑶这个名字几次,前几天她跟郑今瑶约着吃饭,在公司门口两人还碰巧见了一面。

贺景修“嗯”了声,语气略显沉重:“她择偶标准是什么,喜欢哪个行业,什么类型的?”

“……?”

博盈懵了下,忽然明白过来。

她忍笑,眼睛弯成小月牙,“你是准备给她介绍对象吗?”

贺景修:“有这个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