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回味无穷(1 / 2)

磨人 时星草 4800 字 10个月前

夏日晚风燥热,把暑气稍稍吹散了些。

两旁的路灯明晃晃的亮着,不远处还有来来往往的车声和人流声。

灯光落在两人身上,莫名地把他们身影交叠到一起。

博盈耳朵微动,听到这话时明显怔了下。

她看着贺景修这张英隽的脸,总觉得有几天没见,这人好像又变得更帅气了点,身上的气质,也越发沉稳了些。

也不知过了多久,博盈轻眨了下眼,故意道:“暂时还没有第三个选项。”

贺景修并不意外,他抬手点了下她额头,声线低沉:“真的没有?”

“……”

博盈看他好像很想要的样子,有片刻迟疑。

但脑海里又时不时响起郑今瑶说的话,男人都知道得寸进尺,你今天给他吃糖了,他明天就会想吃肉。

思及此,博盈很认真点头:“真的没有,你再不做选择,前两个选项都没有了。”

贺景修挑眉,“连粥都不给我喝?”

博盈忍着笑,直接给他做决定:“那喝粥吧。”

贺景修“嗯”了声,抬手揉了揉她被风吹乱的头发,“听你的。”

听到这话,博盈眉梢抬了抬,唇角往上牵了牵。

很常见的一句话,但她就很喜欢。

喝粥的店就在小区附近,走路三分钟便到了。

圆圆他们不在家时,博盈下班后或周末都会到这里买东西回家吃。她觉得味道还可以,选择也很多。

两人到店时,店里还有很多人。

很寻常的小店,烟火气息极重。店面窄窄的,只能放下五六张桌子,门外放置着几张折叠桌,看上去稍稍有点拥挤,但又很有生活味道。

博盈带着贺景修走到门口时,才想起来问:“你……介意吗?”

贺景修环视看了一圈,“你平常在这里吃得多?”

“也不算多。”博盈解释:“迟绿的助理在家我们就在家吃,他们出门工作我就在外边吃。”

她不太会做饭,在国外两年也没怎么学会。博盈生来就没有做饭的天赋,尝试过但做的很难吃,她索性就不做了。

贺景修颔首,眼神里含了笑:“你能吃,我就能吃。”

博盈挑眉,直接道:“但你有洁癖。”

“……”

贺景修微顿,叹了口气说:“洁癖也看情况。”

“怎么说?”博盈这就不太懂了,她没洁癖,不懂洁癖人心理。

贺景修看她一脸茫然模样,忽然有种对不懂音乐的博盈弹琴,问她你能不能听出我弹的这首曲子是什么名的感觉。

他盯着她求知欲渴的眼神看了半晌,抬了抬下巴:“以后告诉你。”

博盈噎了噎,觑他眼,“这还是小秘密吗?”

贺景修:“嗯。”

博盈无语。

贺景修失笑,指了指说:“找个位置坐吧。”

博盈点点头坐下,拿过桌上菜单看了看,正想问他要喝点什么吃点什么,余光扫到面前的男人正拿着桌上纸巾在认真地擦凳子,擦桌子。

他的手好看,骨节分明,手指修长,指甲盖修剪的很是整齐,干干净净的。

贺景修做事,不像博盈这么毛毛躁躁,他干什么都是慢条斯理,不急不躁。所以有些简单的事,常见的事落在他那里,便会有不同的感觉。

例如现在。

明明就是擦个桌子,博盈硬是有种他在拍偶像剧的错觉。

对面眼神过于灼热,贺景修擦完桌子,才抬起眼看博盈。

他出其不意问了句:“想我了?”

“?”

博盈愣了下,反应过来他意思。

她睇他一眼,哼哼唧唧说:“谁想你了呀。我就是觉得……你刚刚那一幕还挺适合拍电影的,我想到了我前段时间看的电影男主角。”

贺景修:“……”

他有点头疼,哭笑不得问:“一点都不想我?”

博盈垂眼,端着桌上一次性杯子抿了口水,有点别扭道:“每天都能看见,有什么好想的。”

她说的是视频。

“那不一样。”贺景修垂下眼帘,静静注视着她。

博盈有点受不了他眼神,抿着湿润的唇角,强词夺理说:“我觉得一样。”

贺景修笑了下,并不多解释。

怎么会一样。

视频虽然可以看见她这张让自己魂牵梦萦的脸,听见她悦耳的声音,但不可以真真实实感受到她的存在,没有办法和她呼吸同一片小天地的空气,没有办法听见她真切的呼吸声,没办法闻到她身上散发出的味道。

博盈洗过澡洗过头了,晚上的风吹过时,贺景修能清晰闻到她身上沐浴露和洗发水的味道。

味道很淡,不意外是她喜欢的白茶味道,淡的像白开水,却又让人回味无穷。

贺景修喉结滚了滚,盯着她白皙精致面庞看了会,才别开了眸子。

他没注意到,博盈的脸红了。

粥是博盈推荐的,本来她要给贺景修推皮蛋瘦肉粥,但这人不吃皮蛋,到最后只点了份青菜粥瘦肉粥。

博盈本来不饿,但想着让贺景修一个人吃不太好,过于孤单,她便跟着点了一份皮蛋粥。

只不过吃到最后,她反而比贺景修吃的还多。

看了眼贺景修剩下的,博盈默了默说:“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才是没吃晚饭的那个人。”

贺景修瞥向她,“那就让他们这样以为。”

博盈剜他一眼,这才想起来问:“国外的事忙完了吗?”

贺景修点头。

博盈“喔”了声,看他,“你回来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

害她等了一晚上电话。

贺景修微顿,看她,“担心了?”

“怎么可能。”博盈也欲盖弥彰地拔高音量,“你就不怕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睡着了。”

“睡着也没事。”

博盈撇撇嘴,“那你不就白跑一趟了?”

贺景修弯了下唇,轻声道:“白跑也划算。”

“怎么划算?”博盈想也不想反驳,人都没见到,怎么就划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