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我男朋友(1 / 2)

磨人 时星草 4700 字 10个月前

KTV里震耳欲聋的歌声还在源源不断传出,大门口的灯光闪着光,格外刺目。

秋日晚风刮过,不仅吹动了枝叶,更拨乱了她心弦。

有那么瞬间,博盈仿佛看见自己养了多年的仙人掌开花了。

一夜之间,没有任何预兆,花开了满园。迎着风摇曳,淡淡的花香闯入鼻尖,只让她一人能看见,能闻到。

她的手还被贺景修握住,贴在他单薄的衣物感受他的心跳。

忽然间,博盈忽然不会说话了。

贺景修也不着急,不催她,他安静的等待,等她的回答。

好一会,博盈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她垂眸看向自己的手,用食指戳了戳他心口位置,小声嘟囔:“……你都没说喜欢我。”

贺景修一愣,错愕不已。

他顿了顿,把自己从不说出口,认为稍稍有点矫情的话说给她听。

“喜欢你。”贺景修眸光里浮着光,压着笑,“很早很早就喜欢了。”

多年前没送到你手里的那个答案,现在我亲口告诉你。

忘了什么时候起,博盈便无声无息入驻在他这儿,赶不走,也不想把她赶走。

两人没有任何联系的这些年,贺景修不是没有想过要往前走,没必要把心一直留在没心没肺的小麻烦精身上。可还没来得及有行动,只要一想到她,他那些往前走的想法便会骤然消失。

再等等吧。

他总这样想,说不定哪天便又碰上了。

如果她也还是一个人,那就算她忘了自己,也不能再让人跑了。

他眼神过于灼热,有种说不出口的穿透力,把博盈烧热。

她耳根子发烫,指尖触碰到的温度也开始发热。

她不自在地抿了下唇,迎着他的眼神,轻轻“嗯”了声:“那就……勉强答应你。”

贺景修挑眉,低问:“勉强?”

“对。”博盈斜睨他一眼,“你表白都没鲜花没礼物的,我勉强答应已经很给你面子了。”

贺景修笑笑,俯身碰了碰她柔软的唇,嗓音带着笑:“谢谢小麻烦给我这个机会。”

他的吻落在她唇上。

博盈的手一直放在他心口,感受着他和自己亲吻时跳动越来越快的心脏,感受他因为自己而越发滚烫的体温。

博盈一直都知道,自己其实挺没心没肺的,很多不快乐的事,她会刻意选择遗忘。

就像当初给他拨通电话,知道对面是女生,猜测他有新生活后,她也没过分大哭大闹,她只选择了忘记,让事情随着时间流逝而消失。

得不到的,那就忘记吧,不要让自己痛苦。

可和他再重逢后,博盈发现事情好像没有那么简单。

她刻意不去想起的那些事,忘记的那些过往,总时不时钻入她脑海里,像电影回忆一样,一幕一幕在她脑海里播放,让她不得不去面对。

贺景修含着她的唇亲吻,温柔又细致。

他没有过分深入,只轻轻地吻着,告诉她——

从她让他等的那一天开始,从十八岁到二十六岁,他就一直信守承诺在等。

等她在他怀里,和自己在一起,携手相拥走四季的这一天。

不远处的喧嚣声打破两人旖旎。

博盈的手机铃声也不合时宜响了起来。

感受到她身体的僵硬,贺景修的唇往后撤了撤,松开了她。

“谁的电话?”他嗓子有点哑,滚烫呼吸落她脸颊,微微发痒。

博盈心跳飞快,脸和身体的温度都在飙升。

她抿了下柔软发烫的唇,摇了摇头:“我看看。”

掏出来一看,是郑今瑶的。

博盈这才想起还有同学聚会这回事,她抬眸看向贺景修。

贺景修瞥了眼,大概明白她意思,“想继续同学聚会,还是回家?”

“……回家。”

博盈看他,“但得回去打个招呼再走。”

贺景修了然,低问:“需要我陪你一起过去吗?”

“好……”话刚出口,博盈盯着他清俊的脸眨了眨眼,改口道:“不用。”

贺景修抬了下眉。

博盈承认:“不想让她们看见你。”

虽然说就算看见了,她的那些女同学们也不一定会喜欢上贺景修。但博盈就是很小气,看都不想让她们看。

贺景修盯着她,轻笑:“为什么?”

“……”博盈默了默,理直气壮说:“我刚交的男朋友,自己都还没看够,怎么可能给别人看。”

贺景修错愕一瞬,完全没想到是这个答案。

他瞅着博盈红了的耳根,唇角往上牵了牵,配合道:“好,那我在门口等你。”

“嗯。”

博盈指了指,“我很快就好。”

回到包厢,里头的人齐刷刷转头望着她,眼睛里闪烁着八卦光芒。

博盈不太好意思地咳了声,走到郑今瑶旁边,主动拿起桌上摆着的酒致歉:“抱歉,我有点事需要先走,就不陪大家到后面了。”

她笑笑:“我自罚三杯给大家赔罪。”

“不用了博盈。”有同学出声,“是你喜欢的人来了?要不带过来介绍介绍?”

“不了。”博盈直接拒绝,“他比较害羞。”

众人:“……”

郑今瑶陪她站了起来,“那我也陪大家喝一杯,我们盈盈酒量不太好。”

博盈看她,“我自己来就行。”

郑今瑶觑她一眼:“你只能再喝一杯。”她凑在博盈耳边,小声道:“在一起了?”

博盈:“嗯。”

郑今瑶点点头,“那我更不能让你喝醉了。不然你会后悔。”

“……”

她轻轻撞了撞博盈肩膀,压着声:“记得让贺总请我吃饭。”

话落,她帮博盈喝了两杯。

博盈根本阻止不了,她把剩下一杯喝完,和她嘀咕:“那你要结束了跟我说一声,我安排人过来接你。”

“我自己能回去。”

“……”